-沈易歡打過去的時候,電話響了很久都冇人接,以為他在忙她就冇再打。

但是很快她收到了季懷準發來的微信,原來是奇聚影業那邊約了他和《靈妖》的導演見麵,提前瞭解一下腳本,她這個原作者最好也碰下頭,順便將定位發給她。

沈易歡從床上爬起來,四下嗅嗅自己,身上到現在還留有他的味道和痕跡,十分不舒服,她洗了個澡才下樓。

傅家的早餐很重視也很講究,尤其是傅驀擎外婆暫住後更是把規矩刻在了骨子裡。

逄霞綺抬眼看從樓上下來的人,“長輩都坐在這裡了才起床,不是大門戶出來的還真是一點規矩都冇有。”

傅長關瞥她一眼,哼笑一聲:“看來,逄老夫人也冇教會些什麼啊!”

逄霞綺也冇給他好臉色,“我自會調教的,不勞你費心了。”

沈易歡就當冇聽見,一個無時無刻都想為一根鞭子報仇,另一個直接就是公報私仇,反正都冇盼她點好,她何必在意他們說什麼?

她才坐下,傅驀擎突然出聲:“她昨晚太累了,是我讓她多睡了會。”

要不是他外婆在,依著他的性子恐怕是連解釋都不屑。

他的女人,想睡多久就睡多久,何需看彆人臉色?

他的話太引人遐想,沈易歡的臉又一下子紅透了,頭差點埋進胸口。

駱毓突然手一滑,牛奶杯子脫手弄濕了衣服,忍著心頭的慌亂,起身微笑道:“我去換件衣服。”

離開餐廳後她就不由得加快腳步。

昨晚的藥,到底有冇有失效?

傅驀擎朝她離開的方向掃一眼,又淡漠收回視線。

逄霞綺嫌棄地看一眼沈易歡,“吃完早餐後你需要……”

她纔剛開口沈易歡便道:“我上午還有工作要做。”

逄霞綺不悅,強勢地命令道:“我不管你有什麼工作,都必須推了。”

“不好意思啊老夫人,很重要冇法推。”

“你——”

沈易歡冇看她,直接扭頭看傅驀擎,主動握住他的手,嬌滴滴地說:“親愛的,待會你能送我嗎?”

傅驀擎揚眉,看她的眼神儘是戲謔。

小狐狸,還挺聰明,知道拿他來當擋箭牌。

半晌他才懶洋洋點頭:“嗯。”

傅驀擎都開口了,逄霞綺自然也不便再說什麼了。

傅長關看了孫子一眼,口吻溫和道:“驀擎啊,你身體不大好,公司的事就彆操心了。這樣吧,我讓小謙過去接管一下吧。”

逄霞綺聽罷臉色變得很難看,老東西!打奇聚影業的主意還打得這麼明目張膽!

她氣得剛要開口,沈易歡竟笑眯眯道:“爺爺,您恐怕是誤會什麼了。驀擎怎麼會身體不好呢?他不知道有多強壯呢,就算是四體健全的都未必有他體力好呢~”

她說話時含嬌帶怯的,嬌媚地靠向傅驀擎,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傅長關一愣,接著又是尷尬又是氣憤,“簡直不成體統!”

做為長輩,聽不得這個,起身就走!

雖然沈易歡剛纔那麼說實在不合規矩,但看到傅長關被氣走,逄霞綺這個解氣啊,竟意外冇訓斥沈易歡,臨走時看她的眼神也多了幾分審視。

餐廳就剩下沈易歡和傅驀擎,她尷尬得坐直身子。

“那個我剛纔就是……”

“……所以,我的體力很好。”

旁邊的男人抓住了重點。

沈易歡臉紅得不行,就當冇聽懂,隻顧低頭吃東西。

唉,衝動了!

其實剛纔說完她也覺得丟臉。

可傅長關實在太過分了,搶孫子的東西還搶得這麼直截了當,她就是看不慣他這吃相!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