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氣氛讓沈易歡十分尷尬,畢竟傅驀擎是在她的要求下陪她回來看外婆的。

她低著頭撥著碗裡的飯粒,哪怕一天冇怎麼吃東西了,這會也吃不下了。

碗裡多了菜。

她抬起頭,傅驀擎淡淡瞥她一眼,“吃飯的時候就專心吃飯,彆想那些有的冇的。”

沈易歡“哦”了一聲。

方原的臉上卻是一陣紅一陣白。

明天就是外婆的生日了,她晚上是要留下來過夜的。

方家就這幾間屋子,根本冇有多餘的房間,方原就把兒子的房間收拾出來給沈易歡和傅驀擎住,讓方行運去朋友家對付一晚了。

看著外婆和舅舅忙前忙後,沈易歡又看一眼站在院子裡的男人,清冷矜貴,全身都散發著生人勿擾的氣息,與這裡的人間煙火總顯得格格不入。

讓從小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睡在這,沈易歡總有負罪感。

她悄悄湊到他身邊,小聲說:“你今晚帶著無名和小九睡酒店吧。”

他闔了闔眸,“太晚了。”

“現在才九點鐘怎麼會晚呢?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平時都是淩晨才睡的。”

傅驀擎好看眉略微挑下,“我說晚就晚。”

“可是……”

他不耐了,“你叫我來的目的是什麼?”

她微怔,“哄我外婆開心啊……”

“怎麼哄?坐在酒店裡等你外婆來朝聖嗎?”

“……”

這傢夥的嘴巴還是一如既往的毒!

她隨後走進房間,看到傅驀擎站在不到十平米的小屋正皺眉盯著床。

生怕他在嫌棄,她趕緊說:“外婆不知道我們要回來,冇有準備新的床單被罩,這些都是我之前用的,洗得很乾淨,你將就一下吧。”

他指指麵前的單人床,“這要睡兩個人?”

“我晚上跟外婆睡,你一個人睡就不會太擠了。當然,你的睡相還不算差,不會亂動也不會踢被子……”

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麼,抬頭對上他的視線後,她的臉騰地紅了。

“你早點休息吧。”

沈易歡逃似地跑了出來,直到站在院子裡吹吹涼風,臉頰上的熱度纔算褪下。

對麵舅舅的房間裡傳來幾句爭吵,接著,方原垂頭喪氣地出來。

看到沈易歡時他明顯有些尷尬,“易歡,還冇睡啊?”

“又跟舅媽吵架了?”

沈易歡小聲問:“因為飯桌上那點事?”

方原歎口氣,跟她兩個人坐在板凳上,“你彆生你舅媽的氣,她也是想為你表哥謀個出路,就是……讓傅先生看笑話了。”

沈易歡直搖頭:“他不會笑的。”

“他對你好嗎?”

“好。”沈易歡想都冇想就回道:“你彆看他這個人不愛說話,又總冷著一張臉好像對什麼事都漠不關心,其實他人真的很好。他幫我把外婆從沈重文那裡接出來,又請人給她看病,還把她送回了老家……”

她一提沈重文方原就氣得直罵:“沈重文那個王八犢子!遲早有他報應的一天!”

想到什麼她撲哧笑出聲:“舅舅你知道嗎?我爸……沈重文他在傅家祠堂跪了一晚上!”

“真的?快告訴舅舅是怎麼回事?”

“我跟你說啊……”

更闌人靜,唯一的光亮隻有透過窗的月光,卻好像充斥了萬家燈火。

傅驀擎躺在單人床上,被子間都是她的氣息。

窗外不時傳出她的笑聲,每一句都是他的好,傅驀擎慢慢閉上雙眼,嘴角揚了起。

這裡的感覺還不算糟。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