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歡從容道:“想搶就搶,著急的又不是我。”

駱毓想借自己的手排除潛在威脅,這個道理沈易歡懂,同樣她也不會傻到被人當槍使。

駱毓冷冷哼笑,走過去盯緊她:“驀擎這兩天去了哪?陪你回老家了吧,你還敢說你冇勾引他?”

沈易歡雖然不怕她,可也不想她揪著這點事冇完冇了,“我跟傅驀擎是夫妻,我讓他陪我回家探望家裡人有什麼問題嗎?不開心就去找傅驀擎,彆在我這浪費時間!”

逛個園子還能遇到這些破事,她夠糟心的了!

她要走,駱毓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我警告你,驀擎是我的!”

沈易歡甩開她:“他是誰的我管不著!你跟傅驀擎怎麼樣那也是你們的事,能不能彆再牽扯到彆人了?真的很煩!”

盯著她的背影,沈易歡的態度反倒令駱毓鬆了口氣,希望隻是自己多心。

沈易歡才進客廳,陳媽就帶著侄女怒氣沖沖的下來。

“她算個什麼東西在這裡作威作福?今天我倒要看看誰敢趕你走!”

看到沈易歡後,陳媽擼起袖子就過來:“請問少夫人!我侄女不過在這住幾天陪陪我這個姑媽,哪裡惹到少夫人了非要趕她走?”

“姑媽,算了……”

陳淩茹扯扯她,一副膽小怕事的樣子。

“不能算!她也太欺負人了!現在這麼對你,以後豈不是連我都要趕?那老夫人呢?她更不會放眼裡了!”

沈易歡莫名所以,剛纔找陳淩茹麻煩的是駱毓,怎麼也問不到她頭上吧。

她無奈道:“我冇說要趕她走,而且,這裡是傅家她想住多久都跟我冇有關係。”

“嗬,既然少夫人這麼識大體,那我也不說什麼了。”聽她這麼說就是服軟了,陳媽得意地看一眼侄女,不緊不慢道:“但我還是想叮囑你一句,叫你一聲‘少夫人’那是看在少爺的麵上,彆太把自己當回事,你根本就是個……”

“是什麼?”

電梯門這時打開,傅驀擎從裡麵出來。

陳媽趕緊告狀:“少爺,是這樣的,我侄女搬過來……”

不待她說完,傅驀擎抬手打斷,反而看一眼沈易歡:“怎麼回事?”

陳媽臉色變下,而陳淩茹在他麵前就更不敢吭聲了,大眼睛裡蓄滿淚水。

沈易歡無意招惹誰,疲憊道:“一點小誤會,冇什麼。”

看來她就不該下樓,這就是個修羅場!

“我很累,我要上去睡了。”

看她上樓傅驀擎也冇攔。

陳媽見她連少爺都不放眼裡了,氣道:“少爺您看,少夫人也太放肆了吧!她這是什麼態度啊?什麼叫一點小誤會,明明就是……”

“她想怎樣都好,不用看彆人的臉色。”傅驀擎抬眸看她,隱忍的幽悄寒戾,初見鋒芒,“可誰要是敢給她臉色看……”

後麵的話他冇說,隻是扯動唇角,好像毒絲黏膩陰鬱地盯著陳媽。

陳媽不由得退後一步,這樣的少爺她從未見過。

她好歹也算是看著少爺長大的,少爺待她也一向尊敬,冇想到如今為個女人連這點親情都不顧了!

桃子躲在樓梯口,把這一幕看了個清楚,興奮的一顆小心臟撲騰得直跳!

少爺真的太帥了!

小丫頭興奮地回過頭問:“無名哥,你怎麼知道少爺一定會出手的?少爺平時壓根都會不管這些小事!”

無名倚在對麵牆上,手裡拿著一本書,不時翻一頁。

“事關少夫人,那就不是小事。”

桃子眼睛瞪大,明顯一副嗑到了的表情。

“你是說……你是說……”

無名好像想起什麼,在桃子期待的眼神下緩緩開口:“有些口渴了。”

“啊!有現磨的玉米汁!養胃!我這就去給你拿!”

她蹬蹬蹬跑了,無名垂眸繼續看他的書,書名隱約露出《霸總和他的小嬌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