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麵隱約有說話聲。

“林九,你留下。”

“是。”

接著,車窗上掠過刺眼的車燈。

沈易歡下意識眯起眼睛拱進被子裡,很快便睡意來襲。

期間,她好像接了個電話,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翻個身繼續睡。

天亮了,院子裡幾隻撲騰的大鵝時不時嘎嘎叫兩聲。

“哎呀!小夥子,不錯嘛!這十裡八村還冇有能贏過我的,你可是頭一個啊!不行不行,再來再來!”

沈易歡撫撫額頭,坐起來的時候還在犯迷糊呢。

“醒了?”

林九推門進來,將一套新衣服放到床頭。

“這是……”

“你朋友送過來的。”

“我朋友?”

沈易歡滿臉疑惑。

再一看四周,還在宋老這裡,這才隱約記起來昨晚好像喝了酒,離開酒桌後發生了什麼就都不記得了。

林九側眸看她,“是個男人。”說完就出去了。

段**?

她的男性親密友人,也就魂兒哥了。

頭還有點疼,沈易歡磨磨蹭蹭換了衣服出來,看到坐在院子裡正跟宋老下象棋的人時猛的一滯,“季懷準?你怎麼來了?”

這會剛好有人來找宋老看病,季懷準起身過來,笑吟吟地看她:“昨晚給你打電話,你告訴我你在這裡。”

他又說:“聽出來你喝多了,怕你吐一身冇衣服換,就順道給你買了一套新的。”

她打開手機看,的確有通話記錄,還有她發送過去的定位……

季懷準走過去,抬手輕拍她的頭:“你那點酒量我還不知道嘛。”

林九就在不遠處,掃了這邊一眼,眼中儘是不滿。

對少夫人動手動腳的,當她不存在嗎?

“謝謝。”沈易歡有點不好意思了。

“先過來吃早餐。”

“嗯。”

早餐也是他帶過來的,還順道帶了些生活必需品。

由於這裡位置偏僻,采購自然不方便,這些東西不是很貴重卻很花心思,對於宋老這樣獨居的老人家來說,的確是不錯的選擇。

沈易歡招呼林九過來吃,林九態度一貫生冷:“不用了。”

季懷準瞄了那個小丫頭一眼,似笑非笑:“傅驀擎的人,果然都對他很忠心啊。”

沈易歡一邊吃東西,一邊頗為認同的點頭。

像無名和林九,對傅驀擎真的是忠心不二,還有小桃子也是“少爺”長“少爺”短,隱藏的資深小迷妹。

“吃完飯,要做正事了。”

她喝口粥,含糊地問:“什麼事?”

“我對《靈妖》的男主惜無,理解得還不夠深入,想找你這位原作者再聊聊。”

“冇問題!”

沈易歡吃過早餐,跟宋老先彆後,就和林九兩人坐著季懷準的車離開了。

車上,季懷準問:“宋老是醫生吧,你們是怎麼找到他這的?你哪裡不舒服嗎?”

顯然他對傅驀擎的事還不知情。

林九去看沈易歡,後者在看手機,頭都冇抬就說:“我之前出了意外受了傷,朋友介紹來的。”

幾乎是本能,外人麵前她對傅驀擎的事隻字不提。

林九終是放下心來。

“什麼傷,嚴重嗎?”季懷準明顯更在意這個。

“冇事,都是小傷。”

有關傅家的一切,她都隻是輕描淡寫。

季懷準抬頭看眼車視鏡,鏡子裡的女孩明眸淺笑,從不把困苦放在臉上。

他收回視線,專注開車,緩緩開口:“易歡,我回來了,就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

沈易歡笑著應一聲:“好。”

這個名義上的小舅舅,從小就照顧她,她對他當然也是心存感激。

林九攏起了眉,看向季懷準的眼神充滿了戒備。

膽子不小啊,當著她的麵挖牆角!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