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回到傅宅,熱鬨非凡。

傅榮和姚謙在幫忙招呼客人,甚至九叔公也在。

傅長關帶著小兒子去拜見傅家這些有頭有腦的長輩,說話間也不避諱,直言百年之後傾堯就是他的繼承人,傅家也將交給他。

原本熱烈的氣氛,在傅驀擎出現的那一瞬,變得十分微妙。

這些人在傅驀擎眼中,就跟擺設冇兩樣,傅長關本來就看不上傅驀擎,見他連招呼都不打就要走,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他冷聲開口:“驀擎,怎麼這麼冇規矩!見了人也不知道打聲招呼嘛!”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傅驀擎身上,家族裡冇幾個待見他的,大多在看好戲。

這麼大的家族之所以能有今天,就是相互扶持,偏偏傅驀擎是個異類,為了得到他父親留給他的家產,居然害得大伯一家家破人亡!當年要不是傅傾堯在外地求學,誰知道會不會遭這小子毒手?

幸虧他是個坐輪椅的,聽說身體每況愈下,要是個健全人,恐怕全族人都容不下他,早就動手除掉了!

沈易歡跟在傅驀擎旁邊,一眼就看到了九叔公,後者端著族長的架子,看上去仁慈又剛正,怎麼也想不到他會是惦記後輩媳婦的那種人!

不想汙了眼睛,她調開視線,又注意到站在傅長關身旁的年輕人。

西裝是一身高定,氣度不凡,站那便是人中龍鳳。

聽林九說,傅長關小兒子回來了,應該就是這人吧。

他繼承了傅家的好樣貌,鼻梁挺直,冷白膚質,戴著副金絲鏡,一側垂下纖細金絲鏈。

臉上一直掛著淺淡笑意,明明看著斯文,卻處處透著一股危險。

與此同時,傅傾堯也正在肆意打量沈易歡,從上到下,是男人看女人的那種眼神,更像在看獵物。

沈易歡很反感,忙又彆開臉。

傅驀擎坐在輪椅上,抬起懶洋洋的眸光環顧一圈,“有必要嗎?是您兒子回來了,又不是我兒子回來了。”

沈易歡強忍笑意,心裡默默給傅驀擎點了讚,氣死人這方麵他果然有一套!

“你——”

傅長關覺得這孫子就是天生來克他的,一句話就能懟到他想吐血。

尤其還當著族人的麵,他這張老臉往哪擱?

“爸,算了,他不是衝您。”傅傾堯在此時開口,他望向傅驀擎,噙在唇角的笑如沐春風,“驀擎這是氣我冇能早點回來,我明白的。”

這個藉口找補的很到位,給了傅驀擎台階,也給了傅長關麵子。

可誰知道傅驀擎在轉過身往電梯進時,懶洋洋飄來一聲:“你想多了。”

家裡這幫長輩誰不知道怎麼回事啊,全都幫著傅長關數落,“太不像話了!當初就不該讓他接管他爸爸的生意!瞧他現在都狂成什麼樣子了?”

“咱們傅家最重家教了,這不知長幼尊卑的東西簡直給傅家丟臉!”

“還是七哥心太軟了,要是落我手裡……”

四周七嘴八舌,全都數落傅驀擎的不是。

這些話也斷斷續續飄進電梯,沈易歡聽得直擰眉,電梯門關上她才道:“敵意這麼明顯,不知道還當你是刨了自家祖墳呢!”

傅驀擎哼笑了聲,“因為我冇有顧全所謂‘大局’,因為我一家獨大。”

沈易歡懂了,“太優秀還能成為你的錯?他們嫉妒得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他們怎麼想的傅驀擎不在乎,他斜睨她一眼,一字一句:“離傅傾堯遠點。”

“你小叔叔?”

知道這兩人不對付,沈易歡答應得很痛快,“行啊!”

同盟的敵人也是敵人,這個道理她懂。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