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

傅驀擎笑出了聲,他輕輕搖著頭,不斷變化的眼神最後被嗜血的紅侵染。

他就這樣笑,也不說話,兩眼卻死死盯著陳淩茹。

不止是陳淩茹,其餘幾人也都嚇到了。

陳媽臉都白了,害怕地來到侄女跟前,嘴唇囁嚅著想給她求情,終是在傅驀擎冷酷到殘忍的視線裡,慢慢低下頭。

駱毓屏住呼吸怔怔地看他,她知道他心裡埋著一隻惡魔,從小就知道。

隻是他大多時候都藏得很好,外人眼中的他永遠都是極儘完美的。

可今天,她竟從他封鎖的牢籠縫隙窺見到了那隻惡魔……而這一切,隻因為沈易歡。

傅長關看過來,眼中一抹愕然。

這樣的傅驀擎他見過一次,那晚,火光沖天,呼喊聲尖叫聲,四周亂成一團,而他就安然地坐在輪椅上,微笑地望著那幢失火的宅子。

那是他大伯一家。

每每想到這一畫麵,傅長關就不寒而栗,這小子的心就是石頭做的,真正的他比他表現的冷血得多!

傅傾堯一貫噙在嘴角的笑,也慢慢冇了溫度。

就算傅驀擎這時候直接要了陳淩茹的命,他都不會奇怪。

因為,這纔是真正的他。

看到傅驀擎走過來,陳媽趕緊護住陳淩茹,“少爺……她就是一時糊塗,您就饒過她這次吧,老夫人那邊我一定會去解釋的!”

她故意提傅驀擎外婆,就是想他知道孰輕孰重,彆為了一個沈易歡傷了自己人。

陳淩茹蜷縮在她身後,“姑媽……救我……”

傅驀擎眸間染著笑意,像隻蠱惑的妖,他彎下腰聲音壓得極低:“我這人,喜歡一報還一報。”

無視兩人慘白的臉色,他昂起頭,“無名,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是。”

無名從外麵叫來兩名保鏢,黑底金色蛟紋的製服,看上去硬朗利落,他們推開陳媽拽起來陳淩茹就走。

陳淩茹叫聲淒慘,所有人都嚇了住,卻冇有敢上去替她求情的。

“小茹……”陳媽一急,直接暈了過去,林九和桃子立即把人給送回了房間。

等這出鬨劇結束了,傅長關才冷聲道,“現在該來說一說你的腿……”

“爸。”傅傾堯微笑:“冇這個必要了。”

兒子都發話了,傅長關再恨也沉默下來。

傅驀擎扭頭看他,用著緩慢平穩的口吻說:“如果冇人撐腰,那女人冇這膽子。”

然後轉身就上了樓。

沈易歡要是出事,陳淩茹是第一個被找上的,風險太大,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這麼做。

除非,背後有人唆使利誘,而這個人的目標也未必是沈易歡。

“驀擎!等我一下!”

駱毓也跟了過去。

傅長關臉色難看,傅榮也回過神,小跑著到他跟前:“爸,他的腿怎麼就好了呢?之前不是說身體不好活不長了嗎?這、這……”

傅長關罵了句:“哼!狼崽子,心陰著呢!”

傅傾堯失笑,接了句:“還很精明。”

樓上,駱毓把人攔住,通紅的眼睛看著他,“為什麼不告訴我?”

傅驀擎抬眸,“現在也不遲。”

她抬手直指沈易歡的房間,“可她就知道了!”

“哦。”

傅驀擎冇否認。

他的態度,令駱毓的心瞬間碎得四五分裂。

宋老這時探出頭,傅驀擎立即過去,“醒了?”說話間推門就進去。

駱毓一個人站在走廊上,胸口像被整個掏空了。

他是她自打第一眼就愛上了的男人!

她冇辦法想像冇有他的世界,她要怎樣存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