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我能把相宜集團痛快還給您,自然也有本事收回。”他略抬手示意,無名便果斷拽著傅長關上了樓。

“傅驀擎!你這個不孝子!小心天打雷劈!”

他的聲音消失在樓梯間。

傅驀擎隻是淺笑。

天打雷劈?

老天要是真有眼的話,他這些年又在做什麼。

駱毓急了,雙手撐在桌上騰地起身,“驀擎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你現在得罪你爺爺,你這麼多年的努力就都白費了!”

傅驀擎拿起餐巾隨意擦了擦手,“這件事你不必攪和在裡麵。”

駱毓壓下所有的情緒,逐字逐句地問:“是因為沈易歡吧。”

他冇否認,起身往外走,彭叔這時被幾名黑衣蛟架著走過來。

“驀擎少爺,我現在知道你翅膀硬了,不把傅家和老爺放眼裡了!不過,我還是要勸你想清楚了,整個傅家可不是你一個小輩能撼動的!老爺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人短,你小心遭報應!”

傅驀擎懶得聽,輕蹙眉頭,“吵死了。”

彭叔也被推搡著進了房間裡,門直接落了鎖。

傅驀擎走出去,望著他的背影,明明七月酷夏,駱毓卻是全身冰冷。

坐進車裡,他拿著個手機,手機螢幕碎個四分五裂,指腹慢慢撫過上麵的裂紋,“有他訊息了嗎?”

林九搖搖頭。

傅驀擎冷笑,收起手機。

“那就慢慢等好了。”

望著他的車子越走越遠,駱毓抬眼看向樓上,轉身又上了樓。

她要阻止傅驀擎,不能讓他再這麼瘋下去了!

——

夜裡,沈易歡被樓下的聲音驚醒。

這裡太安靜,任何一丁點聲響都被放大了無數倍,她從床上爬起來,抓過旁邊花瓶當武器,躡手躡腳地下了樓。

一樓客廳,空酒瓶東倒西歪,傅傾堯伸著大長腿靠著沙發坐在地上,已經喝得爛醉。

沈易歡悄悄走下樓,盯著他看了一會,小心翼翼地蹲下來試探性叫了幾聲。

傅傾堯支著一條腿,胳膊架在上麵,頭抵在胳膊上,完全冇有反應。

沈易歡胸口開始狂跳,她抬頭看一眼大門,機會隻有一次,她絕不能錯過!

連鞋子都顧不得穿,她就這樣跑到大門口,眼看就要摸到門了,突然腰間一緊,被人用蠻力給拖了回去!

“不要——”

黑夜,隻有她絕望的叫聲在迴盪……

客廳的燈亮著,原本喝醉的人,正拿著消毒棉球在清理她腳上的傷口。

“你說你何苦來哉,老實待在這裡不好嗎?為什麼要逃?”傅傾堯細心地處理完傷口,抬起頭無奈看她,“受苦的還不是自己。”

沈易歡這會連討好都不屑了,這幾天的軟禁快要折磨得她發瘋!

她冷笑著看他,“不逃難道要被困在這裡一輩子?像她一樣?”

她知道這是傅傾堯的逆鱗,所以就是要故意刺激他。

果然,傅傾堯聽到後眼神就變了,儘管臉上的笑容不變,可眼中見了戾氣,“可我從頭到尾冇有傷害過你。”

“這種說辭恐怕你自己都不會信。”

他做了個深呼吸,再次微笑:“彆再逃了,乖。”

沈易歡睜著漂亮的大眼睛,帶著決絕的笑靠近,“隻要我還活著,我就不會放棄。”

“你到底要我怎麼做?!”

他突然爆發,衝著她歇斯底裡,“我把你帶到這是保護你!你不明白嗎?他不愛你的,你留在他身邊就會一直受傷!這世上隻有我,隻有我不會傷害你!”

沈易歡始終冷眼看他,從他逐漸癲狂的視線裡,她看到了他壓抑到極致的情緒,接近臨界點,就要爆發。

他上前,一把按住她的肩,死死地盯著她,嘴角漸漸上揚,笑得幾近瘋狂,“那我就隻能讓你永遠也見不到他!”

突然,他吻上她——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