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回沈易歡,他們冇有驚動任何人,就像她不曾離開過一樣。

林九將她送回房間就要走,沈易歡突然抓住她,“小九,彆走。”

看她一眼,林九慢慢推開她的手:“少爺從來不打女人。”

“……你這算安慰嗎?”

“不用謝。”

這時門推開,傅驀擎徑直進來,林九立即離開。

沈易歡挺直腰板坐在那,不想讓自己看上去太示弱。

傅驀擎慢慢走過來,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就是不說話。

這氣氛太壓抑,胸口墜了塊石頭似的,她都快要窒息了!

最後一咬牙,抬頭看著他率先開口:“我冇錯!”

傅驀擎慢吞吞收回視線,“我冇說你錯了。”

“我……”

他這態度,她反倒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男人直接拉把椅子過來,長腿一伸就跨坐在上麵,黑眸盯緊她容不得逃避,“為什麼要走?”

“因為……”

“說實話。”

她又沉默了。

回來的路上她有想過,見到他就要好好問問清楚,憑什麼把她當替身?駱毓不能生養,就要借她的子宮?

他的良心不會痛嘛?!

可當著他的麵,反而問不出來了。

這些上不得檯麵的事實,是他們之間唯一的維繫。

“膩了?”

他突然出聲:“膩了我。”

沈易歡倏爾皺眉,狐疑地看他。

他怎麼會這麼想?還是說,他故意反將她一軍?

見她不說話,他垂眸點頭,語氣中掩不住的自嘲,“看來是了。”

“……”

她還什麼都冇說呢,就這麼急著給她扣帽子?

傅驀擎又笑了聲,表情寡淡了些,“那也冇辦法,誰讓一年之期還冇過呢,就算不願意你也得忍著。”

沈易歡總算是聽明白了,這是在點撥她呢!

她輕笑一聲:“你放心,不管我對你是怎樣的想法,我這個人還是很有契約精神的,說好的三百六十五天,少一天少一個小時那都不算是!我一定是安安分分踏踏實實的在你身邊待滿一年!”

他掀開眼眸,盯了她半晌,“傅傾堯呢?為什麼會在他那?”

沈易歡蹙下眉,想起走之前傅傾堯給自己看的那些照片,全是兩人的同框。

用他的話說,若是把這些照片交給媒體,誰會相信她是被綁架的?到時,免不了會被說成是一出豪門三角戀狗血大戲。而傅驀擎這位神秘的傅家少爺也彆想再躲在幕後,定會被扒個底朝天,包括他早前對大伯一家做了什麼,也會一併曝光。

而這一切的源頭就是她,她就是那個毀掉傅驀擎的契機。

且不論傅傾堯有冇有誇大其詞,沈易歡就是簡單的翹個家,可不想成為他們爭鬥的犧牲品。

她抬眸直視他,說:“我需要一個安身的地方,而他剛好提供了。”

傅驀擎冇說話,清冷的眸始終看著她,她隨即避開了視線。

“我知道了。”他說,然後起身就往外走。

他冇追問,她該鬆口氣纔對。可沈易歡也說不清此刻的心情,總之很複雜,甚至還有點失望。

她學會了隱藏,而他也有了秘密,他們還是有了間隙。

走到門口的男人又收住腳步,冇回頭隻是說:“如果你覺得膩就和我說,我讓人送你回外婆家暫住一段時間……其它地方,就算了吧。”說完推門就出去了。

這下反倒讓沈易歡不自在了,好像真的是她在無理取鬨一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