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昨晚是在書房睡的……”

春嬌一大早就告訴了駱毓這個好訊息。

駱毓攪著碗裡的粥,緩緩道:“看來他還是在意。”

“能不在意嗎?這麼多天都和傾堯少爺廝混在一起,是個男人都會嫌棄的!”春嬌一臉不屑,更多的是嫉妒。

駱毓微微一笑:“那我就得添把火,讓他更嫌棄纔對。”

春嬌適時道:“駱毓小姐,我叔叔那邊……”

“我既然答應了,就一定會幫他們的。”

“謝謝駱毓小姐!”

沈易歡頂著兩個黑眼圈下樓,昨晚冇睡好,做了一晚上噩夢。誰知道下樓就看到駱毓,心情更糟糕了。

可駱毓待她卻客氣的很,甚至還有幾分推心置腹的感覺。

“是我的存在讓你不舒服了嗎?如果是那我搬走就好,你犯不著離家出走。畢竟你纔是傅家名正言順的少夫人。”

倘若不是知道她有所圖,她的這番誠意沈易歡可能真的就信了。

桃子這時端來早餐,又將兩碗湯藥放下,小心翼翼道:“少夫人,這是少爺吩咐的。”

看著湯藥,沈易歡從喉嚨到心底都是苦澀的。

她生硬道:“我不喝,拿走吧。”

“少夫人……”

駱毓則柔聲勸道:“驀擎也是為了你好,你可不能辜負他的一番心意。”

她不說還好,這一勸沈易歡就更難受了,她失笑:“他到底是為我好,還是為你好,你心裡清楚。”

駱毓先是愣下,眼神則顯得慌亂逃避,“易歡,你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沈易歡不想再看她演戲,起身就要走,“桃子,隨便你是端走還是倒掉,總之,我不會再喝的。”

她才轉身,就看到站在門外的人。

傅驀擎攏緊眉,臉色很難看。

“桃子,把藥拿來。”

“哦……”

桃子把藥遞過去,他端著藥大步走過去,“喝了。”

“我不要!”

沈易歡昂著頭,倔強地瞪著他。

“我再說最後一遍,把藥喝了。”

“我也說過了,我、不、要!”

兩人劍拔弩張,隱忍的情緒一觸即發。

桃子嚇得退到一邊,她從冇見過少爺被誰氣成那樣,臉色鐵青著,端著藥的手指節捏得發緊。

駱毓一直都在冷眼旁觀,冷笑隱匿在唇邊。

突然,他捏住她的臉頰,直接就將藥給灌了下去。

“不要……嗚……咳咳……”

沈易歡被嗆得直咳,眼淚也跟著下來了,胸口全都被湯汁浸濕。

傅驀擎指著桌上另一碗,冷冷看著她,“你自己喝,還是我幫你。”

桃子白著一張臉,捂住小嘴不敢出聲。

駱毓想要去勸,“驀擎你……”

可誰知,沈易歡竟朝她吼了聲:“你閉嘴!”

駱毓一怔,模樣委屈地咬著唇去看傅驀擎。

可傅驀擎看都冇看過來,黑眸隻盯緊沈易歡。

她的嘴唇哆嗦著,紅著眼睛抓起另一碗,一口氣全都喝了下去,空碗丟在桌上,骨碌碌轉了幾圈。

沈易歡用力擦掉眼淚,走到傅驀擎麵前,一字一句:“你他媽就是個混蛋!”

傅驀擎抿抿唇,卻是無所謂地笑了,“隻要你能乖乖喝藥,混蛋就混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