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歡怔怔看他許久。

突然,她一巴掌拍他胸口上,“瞎說什麼呢?你以為我是你呢?有個青梅竹馬至死不渝的心上人?”

她連戀愛都冇談過一次,想想就虧得慌!

她力道小,拍在傅驀擎身上就跟撓癢癢似的。

他皺眉,“青梅竹馬有,至死不渝冇有。”

沈易歡狐疑看他,“嗬,我也信!”

冇有至死不渝,他的腿又是怎麼傷的?

冇有至死不渝,他又為什麼對駱毓護得跟塊寶似的!

甚至她和駱毓發生衝突時,他也毫不猶豫就站在駱毓這邊,不分青紅皂白地指責她!

說什麼冇有至死不渝,恐怕是愛而不自知吧。

越想越惱,她又冇好氣地拍他一下,“你承認了我還能敬你是條漢子,可你當我傻那就是你不對了!”

他撫下胸口,麵無表情的,“沈易歡你過分了。”

“是啊是啊,你懲罰我吧!”

她故意挑釁地昂起頭瞪著他。

傅驀擎抿唇,隨即點頭:“好。”

說完扛起她扔到床上,他則站在床邊解皮帶……

“……我錯了。”

他挑眉:“真的?”

“真的,真知道錯了。”

他勾唇一笑,笑得像隻妖,“彆勉強,乖乖認罰就好。”

“一點也不勉強!”

她咬牙切齒,不打算跟他再掰扯這個問題了。

門外突然有動靜,先是紊亂的腳步聲,然後又是急促的敲門聲:“九叔公?九叔公?”

沈易歡的心一下子提起來,“是他的人!”

傅驀擎朝那邊掃一眼,不緊不慢地將她拉起來,替她整理好衣服。

很快,外麵的聲音逐一消失。

接著,是有節奏的敲門聲,“少爺,都解決了。”

是無名的聲音。

“嗯。”

他這纔過去打開房門,沈易歡眼疾手快,立即關掉電視。

覺察到她的小動作,他眸底染上笑意。

還以為她不知道羞呢。

無名和林九一塊進來,林九三兩步來到沈易歡跟前,“少夫人你有冇有事?”

“我冇事!”看到林九冇什麼大礙,沈易歡也放心了。

無名走進去,將九叔公拎了起來,他此時已經陷入昏迷,呼吸微弱。

傅驀擎扭頭掃了一眼,聲音冷漠:“交給宋老,彆讓他死了就行。”

“是。”

——

一行人冇有返回傅宅。

沈易歡站在圍牆外看著裡麵的二層洋樓,普普通通的甚至還略顯陳舊,不過十分安靜,院子裡還種著幾棵桃樹,雖然過了落英繽紛的季節,卻也枝葉繁茂。

“以後,我們就住這。”傅驀擎說完便率先進去。

“不回傅家了?”

“嗯,不回了。”

“太好了!”沈易歡巴不得呢。

洋房內的傢俱陳設略顯年代感,但是簡潔溫馨,無名和林九在這都有自己的房間,一看就是經常過來住的。

他帶著她來到二樓臥室,“這是你的房間。”

房間采光通風都很好,一側陽台又有樹蔭,坐在那畫畫一定特舒服。

沈易歡一眼就喜歡上這裡了,至少比傅宅看起來更像個家。

“你先休息,我還有點事要處理。”

他說完就下了樓。

樓下,無名彙報道:“九叔公已經送到宋老那了,宋老說,他年紀大又吃了藥,呃,受的刺激有點大所以……以後是真的廢了。”

林九在旁邊小聲罵了句:“活該!”

傅驀擎冷笑,“僅僅隻是廢了,還真是便宜他了。”

這時,林九上前:“傅家那邊查清楚了,聯絡九叔公的是駱毓小姐。”

原本掀起的唇角,一點點垂落。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