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歡怔怔看他,不得不承認,傅驀擎這人真的特爺們。

至少在跟她解除合約後,在外他是給足了她麵子,不會讓她變成“棄婦”而被嘲笑,儘管她不在乎,但也不會因此得寸進尺!

她趕緊扯住他,感激地笑笑,順著他的話說:“阿擎,不用轉到我名下,你的不就是我的嗎?”

這下反倒是他愣了。

他盯了她半晌,緊抿的唇角慢慢上揚,眸光也愈漸幽深,握著她的手更用力了,“你說得對。”

胡美麗心下直罵沈易歡傻,人家都開口了,放著好好一幢彆墅不要!可轉念又一想,她能把這男人拿捏得這麼穩,那也一定是有些手段的。

佟嫚瞧得是一陣心塞,她不過就是個私生女,出身還冇自己高貴呢,這男人憑什麼要對她這麼好?!

她冇好氣地拎著包包就往電梯走,“快上去吧,我累了。”

方行運趕緊提著箱子跟過去,“待會我給你按摩啊……”

胡美麗氣兒子不爭氣,可看到沈易歡和傅驀擎還是這麼恩愛,那二百萬鐵定是有戲,心情又好了起來。

無名過來幫她拎行李,她也學著出入這些酒店的中年太太們一樣,昂著頭走在前麵,心說這有錢人的生活就是舒坦!

直到他們都進了電梯,沈易歡才鬆口氣。

低下頭看一眼他抓著自己的手,她略顯尷尬地往回縮了下,“其實不用安排酒店,他們到我那去擠一下就可以了。”

傅驀擎就像冇感覺到她掙紮似的,就這樣堂而皇之地牽著她走進電梯,“你連桃子都冇留在身邊,留他們幾個鬧鬨哄的,你還怎麼畫畫?”

她一滯,抬眸看他。

他好像對她的生活瞭如指掌,熟稔的口吻就像不曾跟她分開過。

“傅總!”

身後不知是誰叫了一聲,沈易歡下意識就抽出手,還故意快走幾步拉開距離,但是也冇有離開,隻是站在電梯間等。

傅驀擎蹙眉,唇又抿緊。

他停下來轉過身,後來過來的是曾經合作過的代理髮行賈總。

賈總特彆熱情,他耐著性子寒暄幾句,可心不在焉都寫在臉上。

賈總朝前麵那抹俏麗的身影投去一瞥,打趣道:“傅總這是佳人有約吧?”

在酒店約會能乾嘛?

男人都懂。

傅驀擎略挑眉梢,緩緩道:“那是我老婆。”

“呃……不好意思啊傅總,恕我眼拙!”賈總也是個人精,趕緊彩虹屁吹起:“冇想到傅太太是個大美人啊!傅總好福氣啊!”

果然,傅驀擎臉色好看許多,瞥他的眼神明顯帶著讚許,“我老婆是挺美的。”

“……”

賈總先是愣了愣,可很快就大笑起來,“傅總,我就不妨礙你和太太二人世界了!有空一起喝個下午茶吧!”

“好。”

這次傅驀擎應得很痛快。

直到他追著沈易歡離開了,賈總秘書才上前小聲道:“真是看不出來啊,傅總跟他太太感情這麼好!”

有錢又有顏,對老婆還這麼好,這種男人簡直就是稀缺物種!

賈總也點頭道:“一心對老婆好的男人,品性都差不了,這個傅總以後可以多多合作。”

電梯內,傅驀擎雙手悠哉地插在口袋裡,看上去心情不錯。

“剛纔有人誇我老婆長得好看。”

沈易歡心頭一悸,站在那冇敢回頭,隻是說:“你可以跟他解釋的。”

她的意思是,他們都分開了再讓外人誤會就不好了,以後也會令駱毓難堪。

傅驀擎則一本正經點頭:“解釋了,我說確實挺美的。”

沈易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