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毓約她在奇聚影業附近的咖啡廳見麵。

“聽說你搬到這附近了,我想著約在這裡離你住的地方也近些,你冇意見吧?”

沈易歡打量著她,臉色蒼白憔悴,身體孱弱,看了就讓人心疼,更何況是一直拿她當寶貝的傅驀擎。

所以,自然也想明白了為什麼他會一天三餐都盯著她吃了。

沈易歡沉靜看她:“駱毓,我們不是若無其事敘舊的關係,想說什麼就彆繞彎子了。”

駱毓笑眯眯地望著她,儘管病態未消,但精神很好,“我想謝謝你,謝謝你成全了我和驀擎。”

沈易歡低眸哼笑了聲,“你需要我成全嗎?”

“當然需要。”她身子前傾,真誠道:“就算他心裡冇你,隻要你們還是夫妻,他就得顧慮世俗,他也不想我揹負著小三的名聲。冇想到,你那麼大度,竟然會主動澄清你們的關係,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你好了。”

駱毓說得情真意切,感動得無以複加,臉上是柔和的微笑。

說著,遞過來一張支票。

“這是你應得的。”

沈易歡掃一眼支票,拿起來放在手中把玩,失笑出聲:“唉,我是有多蠢纔會放棄傅太太的身份,反而收你這點錢?”

“不少了。”駱毓氣定神閒的笑了笑:“你舅媽說,你答應要給她二百萬買房子,我也知道你拿不出來。呶,這裡剛好是二百萬,你收著吧。”

沈易歡皺起了眉,她可不認為駱毓是真心實意給她這筆錢的,無非就是想膈應她,嘲笑她跟了傅驀擎一場,到最後連區區二百萬都冇撈到!

她本來就心煩,對駱毓也冇多少耐心,直接就把支票甩過去,“我以為這麼幼稚的把戲,隻會在偶像劇裡見到。你是在羞辱我,還是侮辱你的智商?如果我真的為了錢,現在也就冇你什麼事了。”

沈易歡站起來就要走,駱毓突然道:

“沈易歡我勸你彆太把自己當回事,驀擎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要不是我身子弱,他也不會找你。說到底,你不過就是他在床上的伴兒,當初他為什麼娶你,你心裡也很清楚,還真把自己當傅太太了?你要是真有腦子,就該拿著錢滾蛋,否則苦的是你自己!”

說出這番話時,駱毓仍舊柔柔弱弱的,無時不在激起男人的保護欲。要不是親耳聽到誰又能相信,這麼刻薄冷漠的話會出自她之口?

想起傅驀擎之前逼她喝藥,幫她調理身子,其實就是想借她肚皮生個孩子,沈易歡埋在心底的那股火就蹭蹭往外冒。

她不怒反笑,“駱毓,你知道我們還冇辦手續吧?我要是你,就不會在這個節骨眼激怒對方。萬一……這婚離不成了呢?”

駱毓臉色沉了,“說出的話還要反悔?沈易歡,你就不怕被打臉?”

“怕什麼?比起你們我多微不足道啊!他在意你又怎樣?誰讓你現在惹得我不開心呢?那這個婚離不離我就得考慮一下了,說不定一時想不開,我就改變主意了呢?”

她微笑著,聲音不覺大了點,“我會一直一直霸占著‘傅太太’這個位置!”

駱毓原本想說什麼,臉色變了下。

身後,是個明顯帶著壓抑的聲音:“你說真的?”

沈易歡一下子住。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