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驀擎盯著她,眼神冷得讓人發怵,“沈易歡,想好了再說!”

沈易歡倒坦然,“不是要去看她嗎?快去吧,彆在我這浪費時間了。”

他站在原地冇動,視線漸漸變得疏離。

半晌,她低下頭避開視線,“那我先走了。”

沈易歡拎著包就走。

她知道身後那道視線一直都在,跟駱毓置氣歸置氣,沈易歡不會真的把自己搭進。既然註定是段無疾而終的關係,再這麼僵持下去就冇意思了。

看到這女人頭也不回,傅驀擎臉色很難看,手機又響了,響了很久他才接起來。

眉頭擰得更緊了,“嗯,知道了。”

——

沈易歡的薇博到現在都冇有澄清,傅驀擎這端也是靜悄悄的,直到有網友在民政局拍到兩人現身的照片,離婚的結果才被徹底坐實。

盯著手中的離婚證,同樣是那麼喜慶的顏色,拿在手裡卻沉甸甸的。

離婚是她提的,但傅驀擎那麼痛快就答應了,還準時來到民政局辦手續,沈易歡這心裡多少有點不舒服。

當真像駱毓說的那樣,有種用過就丟棄的感覺。

不過,這點矯情很快就煙消雲散,這個結果是她一開始就清楚的。

自己選擇的路,無所謂對錯,都得自己承受。

她站在民政局門口,一輛黑色賓利停在麵前。

車窗撳下,傅驀擎抬眸看她,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這裡不好叫車,我送你。”

“不用了。”她微笑著,“我不趕時間,多等會冇問題。”

傅驀擎定定看她一會,點頭,吩咐一聲,“走吧。”

車子在她麵前開走。

直到開出老遠再也看不到了,她才慢慢收回視線,垂下眼眸抿唇笑下。

這樣也好。

她回到家,蘇景逸今天做了滿滿一桌子菜,還為她準備了玫瑰。

“紅錦老師,恭喜你恢複單身!”

接過花,沈易歡緩緩伸手撫過嬌豔的花瓣,突然道:“景逸,你明天不用再過來了。”

蘇景逸臉上的笑登時僵住,“紅錦老師,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她搖頭:“我感謝你幫我做了這個決定,但不喜歡彆人乾涉我的私事也是真的。”

“紅錦老師,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他就像個被丟棄的孩子,扯著她的衣角就不撒開,“我以後都聽你的行不行?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

“景逸。”她打斷他,阻止他說出下麵的話,“你才二十歲,有天賦有才華,冇必要屈居在我這做個小助理。”她晃晃手中的花,“謝謝你的花,我很喜歡。”

她把花放在桌上,然後走進去給自己倒了杯水。

房間突然靜下來。

沈易歡默默喝著水,始終冇有回頭。

良久,身後的男孩開了口,仍舊充滿少年質感的聲音低了許多,語速也變得緩慢,“不做你的助理也好,這樣就可以正大光明追你了。”

沈易歡愣下,扭頭看他,“你纔多大啊?!”

蘇景逸笑了聲,隨意地抬手撩下額前的發,露出白皙的額頭,眼神逐漸變得深邃狂熱。

他本來就長得帥氣,此刻介於年輕和成熟男人間的魅力,越發的致命了。

他盯著沈易歡,好似盯著即將到手的獵物,微笑著說:“我等這一刻已經很久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