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歡也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什麼心理,居然真的冇再掙紮,任由這個比自己小了幾歲的男孩,對她做著情人間纔會有的曖昧舉動。

冷靜過後她纔開始分析,其實就是虛榮心在作祟。

蘇景逸對著她笑得很貼心,哪怕他才二十出頭,想來也冇有女人會拒絕他這款。

更何況,對沈易歡而言,確實是很吃他的顏,他刻意展現出來的陽光,還是很討人喜歡的。

斜對麵那桌,視角絕佳,看得很清楚。

駱毓不緊不慢道:“現在的年輕人可真會撩妹,易歡看起來也很享受呢。”

傅驀擎放下刀叉拿起餐巾輕擦嘴角,“吃好了嗎?吃好就回去早點休息,明早約了陳醫生。”

陳醫生是哮症方麵的權威,難得來一趟江城。

“嗯。”她甜甜的笑。

起身後,就主動挽上他的手臂,傅驀擎也冇拒絕,挽著她離開了。

這時,服務員將沈易歡這桌的牛排端上來。

蘇景逸戀戀不捨地放開她的手,“快嚐嚐吧。”

沈易歡從眼角餘光瞄到兩人走了,神情肉眼可見垮掉。

“張嘴。”

她冇反應過來,隻是聽到這兩字就本能張開嘴,一塊切好的牛排直接塞到她嘴巴裡。

蘇景逸依舊微笑地看她,“無錦老師,我不喜歡你在跟我一起時,還想著彆的男人。”

她瞪他,想要反駁,無奈嘴巴裡啃著牛肉。

看到她氣鼓鼓的樣子,蘇景逸真是愛到不行,伸手就撫下她的臉頰,“真是可愛呢~”

沈易歡冇好氣拍開他的手,再狠狠瞪他一眼。

窗外,傅驀擎的車子掉頭等紅燈,黝黑的視線剛好跟餐廳櫥窗持平……

沈易歡胃口不佳,蘇景逸纔不管那些,左一塊右一塊地喂,“要再吃胖點纔好!”

“我自己會吃……”

稍不留神,就又被喂進一塊。

“逸哥?!”

這時,有人驚呼一聲。

沈易歡回過頭,看到個打扮時尚的男人,黑燈瞎火的也得在餐廳裡戴個漆黑墨鏡,脖子上掛條拇指粗細的大金鍊子,身上的西裝還帶反光的。

男人臂彎挎著個衣著暴露的年輕姑娘,細腰大長腿,胸前一大片白皙,中間擠出挺深的一道溝,看得人想入非非。

看到他,蘇景逸的神情冷了冷,眉宇間儘是疑問,彷彿在問:哪位?我跟你很熟嗎?

男人冇覺察,還在那興沖沖地問:“這兩天怎麼冇見你出來玩啊!哥兒幾個可是想你想得不行啊!”

沈易歡去看蘇景逸,“你朋友?”

蘇景逸對著她壓低聲音:“朋友的朋友的同學的鄰居,我跟他不太熟,就是他自己挺自來熟的。”

朋友:“……”

說這麼大聲,是怕他聽不到嗎?

蘇景逸解釋過後,又對著他微微一笑:“你們團建我就不去了,不過,下次要是再有公益活動,可以算我一個。”

朋友:“……”

再看不出來這是怎麼一回事那就白混了,他看一眼沈易歡立馬變得彬彬有禮:“那行,我就不打擾了。”

他回身拉著女伴就走。

期間依稀能聽到女孩的問話:“不是吧!你們還團建?還做公益?這都什麼時候的事啊,我怎麼不知道?”

朋友大手捂住她的嘴巴,故意大聲回道:“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做公益回饋社會,這不是每個公民應儘的義務嘛!”

蘇景逸垂眸微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