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嫁的男人?”

彭鈺獰笑著,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低下頭慢慢靠近她:“那個瘸子能在床上滿足你嗎?”

他的身體緊緊貼著她,意識到他想做什麼,沈易歡一慌,忙說:“彭鈺!我現在是傅驀擎的老婆,你敢動我,他不會放過你的!”

“嗬,他給我戴綠帽子,我就玩他的老婆,你說這是不是很公平啊?”

他猛低頭,狠狠吻上她!

可是很快他就變了臉,猛地抬起頭,嘴裡全是血,舌頭疼得發麻。

“你找死!”他氣得抬手就要落下——

沈易歡也不慫,瞪著他抬起下巴,“打女人是吧?行啊,你打啊!至少,傅驀擎就從冇動過我,他比你更像男人!”

“你——”

彭鈺氣得臉漲紅,可抬起手的還是恨恨放下。

門外,一聲驚呼。

“鈺哥?”

看到站在門口的人,沈易歡嘲弄地挑下眉梢,“你最純潔最善良的蘇晴妹妹來找你了,你還不趕緊過去跟她解釋一下?”

好像受不了她的諷刺,彭鈺仍保持著在她身上曖昧的姿勢,手臂的肌肉緊繃著,咬牙生硬道:“晴晴,你先回去。”

“鈺哥!你、你跟我一塊回去好不好?我一個人睡會怕~”

蘇晴是個能忍的,要不是她耍了些手段,以彭鈺的家世和背景,都是她遙不可及的!

即便這種情況,她都能裝出可憐兮兮的樣子,這功力沈易歡真是服了。

她被彭鈺壓得動彈不得,身上的傷口更痛了,咬著牙看他挑釁道:“蘇晴,你看到了吧?你費儘心力搶到手的男人,這會纔不捨得走呢!”

“你、你閉嘴!”

蘇晴衝過來就要去打她,彭鈺想都冇想就翻身下來,擋住她的手把她推到一邊。

“我不過就是來看看,你發什麼瘋!”

“我……”

她撞到桌角,委屈地扭頭看他,唇快要咬出了血。

“走吧。”

彭鈺黑著臉,轉身就走。

蘇晴去看沈易歡,臉上的委屈不再,離開前怨毒地瞪了她一眼。

呼——

沈易歡這才鬆口氣,本來就受了一身傷,剛纔還是強撐著麵對彭鈺的,結果現在精神放鬆下來,動一下就痛出一身汗。

也不知過了多久,樓下突然傳來汽車轟鳴聲,聽上去還不止一輛。

很快,車子全部停在了沈家大門外。

門外保安一瞧,這陣仗有點熟悉啊,趕緊電話通知沈重文。

等沈重文和席春梅兩人急急忙忙從樓上下來,看到坐在車裡的人時立馬就懵了。

淩晨一點。

沈家彆墅外,燈光通明。

七八輛國外軍用級悍馬越野排成一隊,頭頂碩大的探照燈刺得人睜不開眼。

傅驀擎的輪椅從改道的通道緩緩下來,抬起黝黑冷淡的眸睨了兩人一眼。

“人呢?”

“人、人人……”

沈重文有點懵,下意識去看老婆。

席春梅反應很快,忙道:“你是來接易歡的吧?可是這麼晚了,人都睡了呀。”

“對對對!睡了,睡了!”沈重文輕拭下額頭冷汗,懲跪傅家祠堂的畫麵,他可還記憶猶新啊!

“睡了?”

傅驀擎略挑下眉,勾勾手指。

“是。”

無名自動上前,對著保安冷聲:“開門。”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