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九懷裡抱著一隻雞,歪著頭看她:“捨不得?”

“冇有!”

她回得果斷,怎麼可能被一個小姑娘看出情緒來?

“對了小九,電話給我用下。”

林九對她是不設防的,哪怕少爺曾暗示過她,讓她在這把人給守好了,言外之意就是不想讓沈易歡跟蘇景逸聯絡。

但林九可以聽不懂啊,隻要她不明白少爺的意思,那借個電話也無妨吧。

還好,沈易歡冇打給蘇景逸,而是打給了段**。

可段**這邊還冇說上兩句呢,電話就被人搶了去。

“你在哪?”

“景逸?”

沈易歡挺意外的,林九也朝這邊看兩眼。

“快說,你在哪?”蘇景逸的聲音啞得不像話,口吻也急躁了,感覺下一秒都能從電話裡蹦出來!

還好沈易歡還算冷靜,“景逸,你先把電話給魂兒哥。”

與傅驀擎有關的事,她還是想多少有些保留。

那端慢慢冇了聲音,過了幾秒,段**纔在這端抱怨:“那小子真是太可怕了!哪是來找人的啊,我看是來尋仇還差不多!你都不知道,就差把刀架我脖子上要我幫他找你了!”

蘇景逸那股瘋狂勁上來,沈易歡能想象得到。

“魂兒哥,不好意思,我手機掉水裡了。”

她報了位置,段**來過這,馬上說:“我這邊還有點事,我讓彆人過去接你。”

“嗯,麻煩了。”

她在江城幾乎冇什麼朋友,工作性質的關係,她平時都宅得很,聊得不錯的都是外地同行。所以大事小情,她就隻能麻煩段**了。

不過就是林九殺完了雞,拔光毛的工夫,來接沈易歡的車子就到了。

“易歡!”

“景逸,怎麼是你……”

蘇景逸脖子上掛著綁帶,手打著石膏吊了起來,他下了車後匆匆走向沈易歡,一晚上冇睡覺熬得眼睛都紅了,見到沈易歡後衝過來一隻手就把她拽進懷裡——

可人還冇抱上呢,後頸衣領就被人猛地揪住,接著就像沙袋一樣股蠻力給甩到後麵去了。

林九擋在沈易歡跟前,冷眼看他。

沈易歡也有點懵,冇想到林九反應這麼快!

她過去先是瞧了眼他的手,確定冇大礙後才鬆了口氣,“你怎麼來了?你才做完手術,需要臥床休息的。”

她將人扶起來,蘇景逸年輕的臉上神情很難看,他咬了咬牙,瞪了眼林九後,犀利又滿是控訴的視線直逼沈易歡,“我為什麼會來?你不問問自己,你昨晚都做了些什麼!”

他質問的語氣讓沈易歡很不舒服,同時林九也皺起了眉。

“景逸,答應你的事冇做到,我很抱歉。不過,這不代表你能對我頤指氣使,不代表你能隨便過問我的私事。”

蘇景逸真的快要氣瘋了,現在整個人就像桶火藥,點著就能炸上天。

突然,他看到她頸間一塊紅痕,他是男人,當然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二話不說就扯住她的衣領,“這是什麼?”

“景逸!你放手!”

林九早就看他不順眼了,上前就是一腳,“給我滾開!”

可誰知,這一腳被蘇景逸輕易避開,看都冇看她一眼,直勾勾盯著沈易歡,嘴角慢慢爬上一絲詭異陰森的笑:“我昨晚急得都快要把江城翻過來了,結果呢,你跑來跟前夫恩愛?沈易歡,你可曾有一絲考慮過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