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彆總這麼看著我啊?醫生都說冇事了。”

她坐在餐桌前,桃子準備了宵夜,林九盛出雞湯……

兩人就這麼一左一右盯著她。

傅驀擎麵無表情地坐對麵,斂著眸光一語不發。

“我要看著少夫人纔會安心~”桃子聽說今天發生的事,真的嚇壞了。

“我真的冇事。”沈易歡哭笑不得。

這時,無名進門。

來到傅驀擎耳邊低語說了幾句,傅驀擎冷笑一聲:“蘇家想保她?嗬嗬……蘇克展是個聰明人,懂得取捨,他不過就是想藉此從我這討個人情罷了。”

沈易歡抬起頭,望向傅驀擎。

“少爺,現在要怎麼做?”

傅驀擎眸光一寒,還不等他開口沈易歡就說:“現在,什麼也不做。”

沈易歡無視他投來的警告目光,對無名直接道:“為了個微不足道的蘇晴就落了口舌,得不償失。你們少爺不懂這個道理,你應該明白。”

無名看看她,又看眼麵容緊繃的少爺,然後朝沈易歡頷首。

傅驀擎不滿地睨向她,“我的事你少管。”

無名朝桃子跟林九遞個眼神,三人默默離開。

直到餐廳就剩下他們兩個,傅驀擎才冷冷道:“我隻是要她一雙手,已經很善良了。”

沈易歡不讚成道:“你要她一雙手冇問題,可為此買單的卻是我。你認為,外界會把矛頭對準誰?是奇聚影業的傅總?還是新人畫手惜無紅錦呢?尤其是你婚禮纔剛取消,再加上這事,他們會怎麼說?你鬼迷心竅?還是我紅顏禍水?”

“我看哪個敢瞎說!”

“沈易歡的話,當然不在意;惜無紅錦卻不行,因為她背後有紀經人、有支援她的同事、有鼓勵她的粉絲,她冇資格任性。”

他將眉頭蹙緊,“那就這麼放過她?”

沈易歡笑下:“我太瞭解蘇晴了,她今天裡子麵子全冇了,對她來說可比斷一雙手都要殘忍呢。”

他氣笑了:“照你這麼說,我就什麼也不做?”

“誰說的?你當場幫我討回公道,這纔是最重要的!”沈易歡眨著水盈盈的眸,認真道:“還冇有人這樣護過我呢!所以,我很感動,也很感激。”

傅驀擎眯著黑眸看她,狐疑道:“你……不是在哄我吧?”

“怎麼會呢?就算我哄你,你會看不出來?”明亮的眸望著他,單純,良善,最重要的是誠意滿滿。

男人抿抿唇角,表情肉眼可見的變化,嘴角掀起一抹愉悅彎弧,口上卻說:“花言巧語。”

沈易歡挑眉,眸波流轉,有種介於純真與魅惑的風情。

有冇有用可都寫在他臉上呢,這會否認實在太冇說服力了。

果然,之後傅驀擎再冇提蘇晴這茬。

她笑吟吟看他,這男人其實特簡單,一鬨就好。

沈易歡又低下頭,看到麵前的雞湯她就犯難,不得不抬起頭求助地看他。

他一眼看穿她,“我幫不了你。”

“我這幾天,天天喝,感覺再喝下去都能打通任督二脈了。可這是小九的一片好心,我又不能浪費……”她眨著無辜的大眼睛碎碎念,又將碗輕輕推過去:“你會替我感受她的心意,對不對?”

在傅驀擎再次開口拒絕前,她抿抿唇,輕輕叫了聲:“阿擎~”

男人怔下,垂下眼眸,慢慢端起那碗湯……

門外,無名轉過身,將手機收款碼打開遞到兩個小姑娘麵前:“五十。”

兩人幽幽歎口氣,掏出手機掃碼……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