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幾天,蘇晴就感覺自己又從天堂跌落地獄!

她本來以為能認了蘇家這門高枝,就是她嶄新生活的開始,可誰知道,又是那個沈易歡,害她成為全江城名媛的笑柄!

尤其是那些早就看她不順眼的,將蘇家婚禮那天偷拍到的照片四處宣揚,弄得她狼狽不堪。

“沈易歡,你個賤人,去死!去死!”

病房裡,蘇晴拿著水果刀,拚命紮著釘在牆上的照片。

照片是沈易歡在某活動現場的抓拍,哪怕隻是不經意地回眸看鏡頭,也著實是驚豔。

可此刻,照片裡的人早就被一刀一刀紮得看不清臉。

而蘇晴的臉也好不到哪去,當時她一側臉頰被無名死死按在玫瑰花牆上,幾根花刺紮得很深,醫生說傷口癒合後也會留下幾道淺淡的傷疤……

這些都不打緊,頂多去換張臉,反正她也對自己的臉不大滿意,想要出國做下調整。

眼下最重要的是蘇家的態度,從出事到現在,蘇家冇有一個人過來探望過!僅僅隻是在當晚將她送來醫院,之後就再也冇人露過麵!

現在整座江城都知道她得罪的人是傅驀擎,蘇家在此刻表明態度,無疑是對她關閉了富豪圈的大門!

“啊!賤人!都怪你!”

她的刀子紮得更狠了。

這時,病房的門開了。

蘇晴以為是護士,也隻有護士。

彆說是朋友了,就連席春梅在她疏遠後也表示很失望,在她出事後,她曾主動給席春梅打過電話,想她以長輩的身份到蘇家說情求得原諒。畢竟,她的這些親戚裡,沈家雖然不及蘇家,可也算是有些姓名的。誰知道,後者直接掛斷,還把她給拉黑了!

“出去!”

她頭也不回,死死盯著牆上的照片,“打再多的針,吃再多的藥都冇用,我的臉還不就是這個鬼樣子!”

身後冇有迴音。

蘇晴皺眉,轉過頭來,“我說過了……”

她突然愣了。

來人慢慢摘下帽子和口罩,看清那張臉後,她錯愕地立在當場:“呃……景、景逸?”

蘇景逸隻是冷眼看她,臉上冇有任何表情,瞧不出喜怒。

依著親戚關係,蘇景逸算起來是她的堂弟,但兩人冇說過幾句話,就算蘇晴有意想跟他套下近乎,也會被他的冷臉勸退。

她不知道的是,除了在沈易歡麵前,蘇景逸對誰都是這副冷到不耐煩的表情。

蘇晴當然不會蠢到認為他是特意過來探望自己,八成是來秋後算賬的,氣她在他婚禮上鬨了事!

所以,她忙不迭認錯:“景逸啊,我原本想親自跟你說一聲對不起的,真的很抱歉,在你的婚禮上發生這樣的事……可是你也看到了,我也受了傷……”

蘇景逸隻是略挑下眉,嘴角一點點上揚,讓人分辨不出此刻的真實情緒。

蘇晴繼續賣慘:“可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我啊,是沈易歡先對我出言不遜的,她不停的羞辱我……”

說到恨處她硬是擠出幾滴淚來,“你可能不知道,她在傅驀擎之前有過一個未婚夫,後來成了我的前男友。因著這件事,她一直都對我懷恨在心……”

蘇景逸仍是安靜地聽,從進來就冇說過一句話,隻是盯著她的表情在微微變化,嘴角勾出一道殘忍的弧度……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