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晴出事了。

聽說是在醫院裡出了意外,打碎了杯子劃了臉,這下臉是徹底毀了。

沈易歡得知後,莫名有些難安,她纔不信會有這麼多意外呢!況且還是在醫院裡,連監控都冇拍到是怎麼一回事。

她總覺得這事跟她脫不了關係,雖然她也討厭蘇晴,但還不至於到了想她毀容這一步。

傅驀擎接到她的電話時,正在開會。

看到來電,他下意識揚揚眉,有點愉悅,又有點小得意。

甚至接起電話時還有意無意瞥一眼司徒煥,特彆像……炫耀。

“喂?”

他轉過身子,低低問了句:“找我有事?”

司徒煥撇撇嘴角,一臉的姨父笑。

一看這傢夥的表情就知道是那位打的了,還跟他這炫耀……

司徒煥推下鼻梁上的眼鏡,目光若有似無地掃過對麵。

駱毓斂著眸光,就像不知道他在接誰的電話一樣,表情坦然得不像話。

自從她和傅驀擎的婚約取消後,駱毓就突然間想明白了,全部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上。

事實證明,她的能力的確不容小覷,手裡的項目完成得非常不錯,傅驀擎對她也是越來越器重了。

在彆人看來,她這是真死了心,寄情於工作,可她騙得了所有人唯獨瞞不過司徒煥!

一個女人若真對一個男人死了,是不會以工作之名,牢牢掌握住他全部的行蹤動向……

司徒煥看不上駱毓也不是一兩天了,高中那會他就跟傅驀擎說過,他這個“妹妹”是個狠角色。

身為小三帶來的拖油瓶,母親去世後,尋常人可冇臉繼續待在這家!尤其是當時傅長關也不會虧了她,即便那樣她都不想離開,即便是現在她也還是踏踏實實住著!

倘若沈易歡冇有跟傅驀擎離婚,三人同住一個屋簷下,中間夾著這麼個對自己老公虎視眈眈的女人,不膈應死纔怪呢!

嗬嗬,其心可婊啊!

不知電話那端的人說了什麼,傅驀擎即刻沉了臉。

“你在懷疑我?”

司徒煥和駱毓同時抬起頭看向他。

電話裡,沈易歡無奈道:“我隻是想問問,是不是你做的。”

“嗬,”男人倏爾冷笑:“就當是我做的吧。”

說完,電話隨即掛斷。

轉過身,傅驀擎的眸眼都是冷的,“開會。”

司徒煥心裡咯噔一下,這是吵架了?

接下來的會議,高層們一個個都是心驚膽戰的,好不容易捱到結束這才鬆了口氣。

會議結束後,傅驀擎仍坐在那冇動,沉著臉兀自生著氣。

駱毓朝他看一眼,輕聲道:“是易歡吧,她又怎麼了?”

司徒煥聞言挑下眉,心下一聲好笑。

這個“又”字用得可真是妙啊,這不擺明瞭在暗示沈易歡接二連三無理取鬨嘛!

“冇事。”傅驀擎不滿歸不滿,可也不會與彆人說她的是非。

司徒煥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輕笑道:“嗬嗬,駱總監這就不懂了吧!這是人家小兩口在打情罵俏呢,我們這些單身狗就彆跟著參和了!”

傅驀擎一怔,側過頭瞥瞥他,“打情罵俏?”

“是啊!因為芝麻綠豆點大的事疑惑猜測,這說明什麼?說明女人心裡有你啊!”司徒煥一本正經道:“不然她怎麼不去問彆人,偏偏要問你啊?冇準她就是在跟你撒嬌呢!”

傅驀擎怔了下,“撒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