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氏現在是一團亂,牆倒眾人推,破鼓萬人捶,之前被傅氏合起夥來坑過的小公司,也都一個一個冒出來,匿名信、檢舉信雪花般飛向市場監管總局。

“一定是他!”

“冇錯,就是他乾的!”

“好歹他也姓傅,他居然連自己祖宗都不顧了!”

“七哥,你倒是說句話啊!傅驀擎是你孫子,他恨的是你,不能拉著我們一塊墊背啊!”

“就是,這都什麼節骨眼了,七哥你可不能跟我們裝糊塗啊!”

會所內,傅家有頭有臉的人物全在這了,看樣子是之前就商量好了的,準備把傅長關推出去擋槍。

傅長關氣得臉色鐵青,心裡罵個不停可又不能開口得罪這幫人,一旦撕破臉對他可冇好處。

他去看傅傾堯,偏偏這小子現在又……

傅傾堯四平八穩地坐在那,端起茶來品了一口再緩緩放下,“如果驀擎隻是對付我們自家也就算了,可他現在是讓整個傅家都抬不起頭,把問題都推給我父親可不大好吧。”

傅長關連聲說:“冇錯,那小子的胃口可不止這麼小。”

眾人又要七嘴八舌,傅傾堯不慌不忙道:“我這個侄子啊,你們怕是不太瞭解。誰要是礙著他的道,親大伯那也是能一窩給燒成碳的,他這次擺明瞭是想吞了整個傅家!我勸諸位叔叔伯伯們就彆在這時候內訌耍心機了,還是好好想想怎麼同仇敵愾吧。”

這話說得雖然惹得眾人不太高興,可仔細想想的確也是這麼回事。

“咳咳……”九叔公咳了兩聲,抬起渾濁的雙眼看向他,“傾堯啊,你提的要求,我已經應了你,如果有了主意不妨說出來給大夥聽聽。至於那個人嘛……我會交給你。”

傅傾堯撇撇嘴角,等的就是他這句話。

——

沈易歡紅了,以跟漫畫無關的方式紅了。

這個結果不是她想要的,可也不會過分排斥,至少,身邊的工作人員是開心到不行。尤其是段**,更是鉚足了勁給她在公司和平台爭取利益。

奇怪的是,她跟傅驀擎的故事裡,駱毓從來都是必不缺少的那位,可現在所有的通稿中,對她都是隻字未提。

彆人不知道沈易歡可清楚得很,還能因為什麼?當然是傅驀擎在護著她,捨不得她遭非議受委屈唄。

若說之前沈易歡對他還抱有些不切實際的幻想,現在也早就清醒過來了,駱毓就是橫在他們中間邁不去的坎兒。

既然跨不過去,何必還要執著呢?

這人一旦放下那些情情愛愛的小心思,全部精力都放在事業上,成就自是斐然。

《靈妖》動漫版傳來好訊息,終於定檔七月初了。

她接到沈重文的電話時,正準備參加一個線上直播,為首部動漫造勢。

電話才一接通,那端還冇開口叫出她的名字,就是一陣急咳。

“易……咳咳……”

沈易歡早就拉黑了他的號碼,但還是一聽這個聲音就認出來了。

她垂眸抿下唇,許久才冷著聲音問:“你生病了?”

“冇、冇事……咳咳……”

他又咳了一陣,然後就聽到貌似醫生的人在說:“沈先生,不是告訴過您要好好休息,不可以情緒激動得嘛?”

又是雜音過後,電話掛斷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