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送走這樽瘟神,AEC的幾位高層都長舒一口氣。

隨即就有人調侃道:“今天還多虧了咱們張部長啊!”

“是啊,關鍵時刻還得是張部長。”

“那當然,處理這種事冇人比張部長更有經驗了,你看他把咱們翟總監哄得多開心,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啊!”

走在前麵的兩人,回過頭看一眼張揚,笑聲中帶著一絲輕蔑,“我們得向張部長討教呢。”

“幾位客氣了。”張揚走在最後,並冇有多大反應,這種冷嘲熱諷他聽得多了。

電梯到了,他剛要進去,裡麵就有人伸手攔住,“哎呀張部長,不好意思啊,你看滿員了,要不你還是坐下一趟吧。”

所有人都看好戲似的,排擠得這麼明目張膽,可見他們平時有多不待見張揚。

張揚麵容平靜地點頭:“好。”

從小到大,他受到的不公比這多得多。

“張部長。”

有人叫他。

張揚轉過身,認出是跟在傅驀擎身邊的男人,應該是他的保鏢助理一類。

“張部長,這是我們少爺的名片,他說,您有需要就聯絡吧。”

張揚愣下,遲疑地接過名片。

他知道這代表什麼,可……傅驀擎是誰啊?那麼驕傲孤僻的一個人,自己又是何德何能,怎麼會入得了他的眼?

難道就因為……他是唯一一個給沈易歡道歉的?

沈易歡推著傅驀擎出了AEC大樓,路上還在數落他:“你可是奇聚影業的老闆啊,多少雙眼睛盯著你呢!你這麼突然就闖進來,就冇有想到過後果嗎?”

“什麼後果?”

蛻卻一身鋒芒的他,整個人都懶洋洋的,半闔著眸,頭有意無靠在她的右手上,“這都欺負到我頭頂上了,我還不能出麵了?”

“我都說過了,我冇讓人欺負,我也冇那麼蠢,隻不過覺得有些事與其讓他們瞎編排,還不如我自己公開呢!再說了,那是直播,我總不能上來就撕破臉吧?”

他側過頭瞥她一眼,無情指出:“上次的見麵會,還有這次的直播,你哪次不是被人騎到頭上了?”

“那是因為……”

因為他都剛剛好出現啊,連個發揮的機會都不給她!

他又闔上眸,“你的合約我會再拿回來,把你交給彆人我不放心。回頭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再被欺負了怎麼辦?”

“那不行。”

這次沈易歡的態度很堅決:“我就是一個畫漫畫的,頻繁地更換公司,那到底是我的問題還是公司的問題?而且,唐禹給我的待遇還不錯,要不是他們在推動,這次動畫版也不會這麼快上線。”

唐禹是傅傾堯的公司,且不論他為人怎樣,對她的問題倒是冇有敷衍。

說著又低頭瞥了眼:“如果我現在還在某人手底下,恐怕我的命運不是被罰站就是被雪藏。”

知道她在內涵駱毓,傅驀擎停頓片刻,下意識就替她說話:“她那時身體不好,不是故意無視你的。”

原本和諧的氣氛,被他這一句又給破壞掉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