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離開奇聚影業大樓,段**還在氣。

“大公司?大集團?幾次三番,出爾反爾,我呸!說了要簽約,我們人都來了又說還要再談?早乾嘛去了?”

相較他沈易歡倒從容許多,“行了魂哥,你也彆氣了,本來我也冇抱多少期待。”

段**看她又是心疼又是愧疚,“業內又不止有奇聚一家,我一定會幫你把版權賣出去的!”

她笑:“嗯。”

一輛賓利從兩人麵前駛過。

無名駕車,身姿端正,可眼角餘光卻時不時朝車窗外瞥。

路邊,少夫人正跟個年輕男人在那有說有笑的,男人還抬手攬住她的肩,然後……他的頭居然靠了上去!

他趕緊收回視線,目不斜視。

少爺應該……冇看到吧。

狀似無意地掃一眼車鏡,後座的男人仍保持著原來的坐姿,一手托著腮,闔著黑眸小憩。

還好。

車子拐進地下停車場,男人緩緩睜開眼,眸底迸出一抹寒意。

入夜,沈易歡獨自坐在臥室客廳的沙發上,筆記本放在膝蓋上,頁麵是《靈妖》的漫畫。

怎麼能不失望呢?

她看得專注,連有人進來都冇發現。

傅驀擎掃一眼她的電腦,視線又被垃圾桶裡的一份檔案吸引了注意。

他控製輪椅上前,拿起那份合同,他略一揚眉,是奇聚的合同。

“啊!你進來怎麼都冇聲音啊?”

沈易歡嚇一跳,看到他手中的合同,就要上前去搶:“這是我的東西!”

傅驀擎輕鬆一揚手她就撲了個空,剛好撞進他懷裡。

頭撞到他胸口,她痛得伸手捂著額頭,“骨頭這麼硬,用什麼做的啊?”

男人翻著合同,不緊不慢道:“我身上硬的又不止這裡。”

沈易歡掙紮著起身,“傅少爺,我有理由懷疑你是在調戲我。”

“調戲自己的女人,這叫情趣。”

自己的女人?

她眯起眼睛,叫得這麼熟練,誰不知道他心裡裝的是彆人。

嗬,男人的嘴,信他纔有鬼呢!

他翻過合同,捏在手中揚了揚:“合同冇問題,為什麼要扔?”

“冇什麼。”

她不願意多說,拿過來重新又丟進垃圾桶裡。

離開房間,傅驀擎直奔書房。

“去查一下她今天為什麼去奇聚?”

身後,影子一樣的男人應聲:“是。”

傅驀擎從書房忙完出來的時候,駱毓剛好出來,她穿著一件絲質吊帶睡衣,露出鎖骨,裡麵也是若隱若現,雖然不是很大,但挺勾人的。

尤其是好像被他嚇了一跳似的,身子跟著顫,那也跟著顫。

“驀擎,你還冇睡啊?”

傅驀擎的視線從她身上收回,“你也冇睡?”

“是啊,在看策劃。我畢竟纔到公司,還有好多東西要學。”

她就赤著腳站在長毛地毯上,麵對他略顯幾分羞澀,腳趾不安地勾了勾,手臂環住自己,明顯能看出上圍勒的形狀。

“嗯,早點睡。”

傅驀擎越過她,直接回了房。

駱毓站在走廊,哀怨地咬著唇。

進房後,他朝側臥的方向掃一眼,轉動輪椅徑直過去,推開門看到窩在床上睡熟的人。

他緩緩站起身,緩慢地走過去,掀開被子上了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