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歡和傅驀擎陷入冷戰。

她每天早出晚歸的,連傅驀擎刻意安排給她的車也不坐,反倒是買了輛單車,從彆墅騎到地鐵站,停在那後再倒地鐵,早飯就在早點攤解決。

傅驀擎的臉色也是一天比一天難看,搞得冇人敢靠近他。

公司裡更是如此,手底下的人三天兩頭捱罵,好像哪哪都做不好,哪哪都做不對。

總之就是很崩潰。

“無名,老闆這是怎麼回事?”

特助陳子卿首當其衝,實在受不了了隻得求助無名。

無名向來沉默寡言,看看他冇吭聲。

“小九妹妹?”

林九也是同款臉。

“得。”

陳子卿知道,彆想這兩人嘴裡摳出一句話。

他們是在傅驀擎出了那場車禍後,被請來的保鏢,一直跟在他身邊。

兩人口風都緊,隻聽傅驀擎一人的命令。

這時,司徒煥拎著外帶咖啡悠哉走過來。

“給你的。”

陳子卿樂了,“還是司徒總監知道疼人。”

奇聚影業的工作一直很忙,司徒煥隻有得空了纔會來總部“夜城集團”這邊晃晃。

看到無名,司徒煥湊過去小聲問:“彭鈺的事是傅驀擎是你做的吧?”

就算無名不吭聲他也猜出來了,斯文的俊臉馬上笑成了一朵花,盯著辦公室的厚重木門嘖嘖兩聲,“咱們傅總這醋勁還挺大啊!”

——

“易歡,彭鈺不是你前未婚夫嗎?”

段**拿著手機衝過來,“你看你看!他跟妹子在酒店開房,被人給偷拍了!”

沈易歡從電腦前抬起頭,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鏡:“偷拍?”

她接過手機看,視頻裡兩個女人扭打成一團,一個穿著整齊,另一個隻穿了酒店提供的浴袍。

浴袍女明顯落了下風,被人騎在身上猛扇耳光,哭著大聲尖叫。

彭鈺這會就穿著西裝褲,光著上身上來拉架,“夠了!”

“蘇晴!你彆像個瘋子似的好嗎?”

“彭鈺你混蛋!”

應該是服務生站在門口偷拍的,但畫麵清晰度很高,彭鈺的臉一清二楚,這關係想想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彆拍了!”

發現服務員,彭鈺過來就要搶手機,能看出來他走路還是有點跛,應該是還冇恢複好。

畫麵就在這戛然而止。

這段視頻上了某視頻網站同城的TOP1,彭鈺的個人資訊也都被扒了一乾二淨。

包括他曾經有個未婚妻,結果他劈腿對方表妹,也就是視頻裡“女朋友”。可冇曾想,這纔過去幾天啊,就又劈腿了!

渣男實錘!

同一時間,彭家也是雞飛蛋打。

彭廣召站在窗前鐵青著臉,煙是一根接一根地抽。

李葸也是唉聲歎氣,“行了,你彆哭了。”

蘇晴坐在沙發上哭得眼睛都腫了,彭鈺不耐地翹著二郎腿,“我就是跟她玩玩,解釋了你又不信!”

“玩玩?彭鈺,你彆以為我不知道,當初,你也和沈易歡這麼說我的吧!”

一提“沈易歡”這三字,彭鈺馬上變了臉:“我說過多少次!彆在我麵前提她!”

蘇晴也惱了,“為什麼不能提?是你心裡有鬼吧!”

“夠了!”

彭廣召低吼一聲,扭頭狠狠瞪著兒子,又收回視線咬牙道:“下午跟我去沈家,商量下你們兩個的婚事。”

蘇晴喜出望外,連彭鈺出軌也不計較了!

李葸不太情願,總覺得蘇晴配不上自己兒子。

反應最大的是彭鈺,臉上的抗拒十分明顯,“爸!我不要!這也太急了吧。”

“急?你不聽聽外麵都是怎麼罵你的!”彭廣召現在隻盼著他能早點結婚收收心,所以娶誰都無所謂。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