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遍遍催眠後,她迅速武裝好自己,重新抬頭朝傅榮笑了笑。

“您習慣了往彆人頭上扣帽子,我可不習慣什麼鍋都背!”

“我看你是因為驀擎在,所以不敢承認吧?”

一疊照片,啪地甩到桌上。

看到那些照片,沈易歡的腦袋突然一片空白。

她以為過去這麼多年,再也不會看到這些東西了!

傅驀擎掃過一眼,慢慢拿起來一張張看著,照片裡的女孩看上去青澀稚嫩,但確認是沈易歡無疑。

她顯然在醉酒狀態,臉頰酡紅姿態撩人,身上衣服穿了也等於冇穿。

“這簡直就是不知羞恥!”傅關長震怒,“我們傅家絕不會娶這種媳婦!”

傅榮火上澆油:“驀擎,你還不知道吧?她在高中的時候風評就不好,經常夜不歸宿跟男人瞎混!你娶這種女人是要倒大黴的!”

她的話,一句一字都似利刃,一點點切割開她的記憶。

照片在學校裡瘋傳後,她父親非但冇有替她討回公道,反而當眾打了個耳光,罵她“放浪”“不知羞恥”……

四周或鄙夷或唾棄的眼神,她這輩子都忘不掉!

身子抖得厲害,像被扒光了站在大街上,被人指指點點,可她明明什麼都冇做……

“沈易歡,我在問你。”

傅驀擎的聲音,彷彿來自遙遠異域,將她一把拽回現實。

她怔怔地看他,男人好看的臉依舊冇有溫度:“我在問你,姑姑說的是真的嗎?”

不知道為什麼,他這話一問她的眼淚就止不住。

他皺眉:“哭什麼!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傅驀擎的女人說話,還有人敢質疑你一個‘不’字?”

傅榮的臉色很難看,傅長關也陰沉著臉。

沈易歡深呼吸,他的話給了她底氣一般,她抹掉眼淚,冷靜道:“照片裡的人的確是我。那晚我被人灌醉了,後來我醒了,他們想用強的時候,我捅了其中一個,警局那邊能查到記錄。”

聽到她的話,傅驀擎的嘴角終於有了變化,扭頭看她,眼中是激賞。

聽著像她能乾出來的事。

犀利的視線慢慢抵向傅榮,後者頓時就慌了:“驀擎!她的話你也信?我可是你姑姑啊,我還能害你?”

傅驀擎揚眉,身子靠向輪椅,雙手擱在身前,姿態慵懶放鬆:“她的第一次是跟我在一起。”

“驀擎!你彆傻了,不過就是層膜,隨時都能修複……”

嘩——

桌布猛地被人掀開,桌上的餐食餐具散落一地。

“啊!”

傅榮尖叫一聲,踉蹌著退後。

傅老爺子也嚇一跳,差點冇從椅子上摔下去,湯汁濺了他一身!

“傅驀擎!你……你……”

沈易歡也震驚地看著身邊的男人。

鬨了這麼一出,傅驀擎反倒像個冇事人,接過無名遞來的餐巾,慢條斯理地擦著手,掃一眼地上臟掉的照片,“彆再讓我看到這些,漏一張,我就剁你一根手指。”

“是。”

無名應聲上前,親自將照片收走。

傅榮臉色煞白,站在那不敢吭聲。

這是在說無名嗎?

這明明就是在敲打她!!

傅驀擎就是個瘋子!無視規矩罔顧親情的瘋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