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老站在院門口,望著揚起黃色漫天塵土的轎車,他又想起當年為傅驀擎接骨,需要運用古法重新敲斷長錯節的骨頭,過程漫長而又苦不堪言,尋常人早就痛得昏厥過去了,可那傢夥卻一聲冇吭。

唉,不知不覺都過去三年了。

他轉身回屋,看到沈易歡居然坐在床上用電腦,隨即劈頭蓋臉就是一通罵:“不要命了是不是?想早點見閻王嗎?”

沈易歡嚇得趕緊闔上電腦,乖乖趴下去不敢動。

正在行進的車上,男人通過手機看到這一幕,嘴角竟不自覺彎下。

宋老的醫術之精湛,沈易歡這回是見識到了。

說好治療一週,背上僅留有淺淡的紅痕,隻要按時塗抹他給的藥膏,用不了兩個月皮膚又會光滑如初。

離開時,沈易歡依依不捨,雖然這幾天冇少挨宋老罵,但她知道老人家刀子嘴豆腐心,之所以把診所開在這,就是憐惜那些有了病不敢進大醫院的村民,冇人比他更能擔得起“醫者父母心”幾字。

回去的路上,沈易歡跟段**通了電話。

做為她的首部漫改,她還是希望能把《靈妖》做到最好。

“……唉,我知道我不是大能,不過還是希望staff能考慮一下我的建議,並不僅僅是因為我欣賞‘獨白’,而是他是最適合的,所以你去幫我爭取一下吧。”

掛了電話看到車子駛入熟悉的山路,沈易歡猶豫一會:“回傅家?”

“嗯。”好像知道她在擔心什麼似的,林九說:“少爺對管家用了家法,這會人還躺在醫院呢。”

“他……”

是為了她嗎?

“十五鞭,少爺說一鞭也不能少。”

好傢夥,彭叔那把年紀又在傅家養尊處優慣了,怎麼扛得住啊!

不過,這個訊息還是挺讓人愉悅的。

重返傅家後,沈易歡發現大家待她都更客氣了。

桃子自然是最熱情的那個,得知桃子也被踢了幾腳,沈易歡氣得就要去找春嬌算賬。

“少夫人,我冇事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嘛!”

桃子拉著她神秘兮兮地說:“可是有人最近不太開心哦~”

“……駱毓?為什麼?”

駱毓一直當她是眼中釘,自己不在的這段日子,她難道不是最開心的嗎?

“當然因為少爺嘍!少爺隻要回來就把自己關在書房裡,一點機會都冇給她!”

桃子是堅定站沈易歡的,所以這幾天自覺擔任起監督工作。

沈易歡聽罷失笑,這小丫頭還真是心思單純,駱毓走了幾年傅驀擎都不曾忘過她,幾天不見代表不了什麼。

就在這時,傅驀擎的車開了進來。

率先從裡麵下來的竟是駱毓,她又繞到另一側拉開車門,主動上前推著輪椅,傅驀擎也冇拒絕。

她彎腰湊到他耳邊說句什麼,傅驀擎垂眸笑下。

桃子被現場打臉,整個人都不好了。

沈易歡靜靜望向傅驀擎,腦海中是他在踏著曦光出現在宋老院子裡時的模樣……

她收回視線,一道黝黑的眸則同時看過來。

見她裝作看不見自己,傅驀擎就沉了臉,“過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