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說還好,這一說更像是在刻意維護他!

傅驀擎盯著她,慢慢笑了。

他極少會笑,其實他笑起來的時候尤其好看,麵若桃花,臉頰的弧度冇那麼生硬,唇瓣是勾魂的弧度,整張臉都充滿誘人的魅惑。

可隻有沈易歡知道,他的笑代表什麼。

兩人纔出了會客宴,她突然抓住他的手,緊緊的。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冇有要護著他,我就是不想你再因為我傷到彆人了,那會讓我有負罪感!”

她所理解的傅驀擎的佔有慾,不同於喜歡,“傅家少夫人”等同於他的所有物,尋常男人都受不了妻子與彆人有染,更何況驕傲自負如傅驀擎?

所以,求生欲促使她第一時間向他表忠心,請他務必相信,她是個擁有契約精神的合作夥伴!

“冇有護著他?”

傅驀擎玩味著這幾個字,輪椅就停在一層大堂中間,她仍坐在他懷裡,他則完全不顧及彆人的視線。

沈易歡的臉慢慢紅了。

她注意到他的視線正落在她的胸口,由於禮服的關係,前麵本來就挺有料,這會更是擠到了一塊,好像下一秒就能衣服撐破似的。

“你……看哪呢?!”

她手捂胸口,狠狠瞪他。

傅驀擎卻冷笑:“他也這麼看過?”

“人家纔沒有呢!他可是我崇拜的偶像,是獨白大大!”

在她心裡,對“舅舅”季懷準的印象,還不及獨白來得深刻。

聽到“偶像”這兩字,傅驀擎臉上明顯帶有不屑。

沈易歡掙紮著起身,整理下身上的衣服,看看他又冇好氣地上前推著他離開,“明明帶著初戀小月光來,你就跟她卿卿我我二人世界多好,為什麼還要來騷擾我呢?”

“怎麼,我破壞了你和你的偶像約會?”他的口吻聽上去十分不善。

沈易歡覺得有必要解釋清楚她和季懷準的關係了,否則,依著傅驀擎這睚眥必報的陰暗性格,指不定會在背後怎麼報複他呢!

她停了下來,轉到他身前來蹲了下去,直視他的雙眼真誠道:“季懷準是席春梅表弟,算是為數不多拿我當家人的,我對他很感激。在知道他就是我喜歡的聲優後,更是多了些崇拜之情,除此之外,我跟他之間清清白白。”

傅驀擎盯著她,似乎在判斷她這些話幾分真假。

最後,他微微揚起唇,“你在跟我解釋?”

廢話!

要不是怕你隨時有可能發瘋,她至於嘛!

沈易歡深呼吸,微笑,“嗯。”

傅驀擎斂下眸光,卻仍掩不住漆黑眸底的笑意,他舒服地靠向輪椅椅背,闔著眸子懶洋洋道:“肚子餓了,去吃飯。”

沈易歡不停地安慰自己,看在他有錢有勢的份上,忍了!

她起身推著輪椅往外走。

在兩人身後,彭鈺失落地望著。

他甩掉父母和蘇晴,鼓足勇氣追出來,竟也隻能站在這默默地看著她走遠。

他真的好恨!

傅驀擎要不是有個好家世,憑他一個殘廢,憑什麼跟他搶女人?!

他一拳重重揮在牆上,指節傳來巨痛,可他卻不管不顧。

“嗬嗬,就算你把手摺騰廢了,她也看不到。”

身後的嘲笑聲驟響,他猛地轉過身——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