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承基和葛都此時渾身都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兩人都決定要施展一切手段殺了秦浩。

因為秦浩的妖孽超過了他們的想象。

他們一對一肯定奈何不了秦浩。

所以,必須儘快解決才行。

否則說不定會有意外發生。

此時,兩人正準備殺向秦浩。

但是這時,一道巨響傳來。

隻見遠處山上的那道光輝突然轟的一聲炸開了。

隨後,一道光芒就如水波一般在虛空中擴散開來。

很是可怕。

“這是怎麼回事?”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心驚不已。

這光柱怎麼突然炸開了。

難道這裡要發生什麼異變了嗎?

很多人甚至開始往後退去了。

因為他們擔心有什麼危險。

他們可不想還冇進去奪得造化就這麼死了。

穆承基和葛都也停下了進攻。

兩人不再看秦浩,也是緊緊的看向山峰。

就連關晴和杜剛的戰鬥也停了下來。

兩人也是扭頭看向山峰。

秦浩看向山峰,眼中也是精芒閃爍。

此時那道光輝已經消散了。

但是山峰上還有一層光幕。

隻不過現在這層光幕也正在慢慢黯淡下去。

“難道陣法消失了?”

“太好了。”

“我們終於可以搶造化了。”

“你有什麼本事搶造化?”

此時,眾人看向山峰,臉上都充滿了激動之情。

那道光輝竟然消失了。

難道陣法要消失了。

這麼說,他們不是可以進山了?

要知道,這可是神秘的海島。

而且這裡還是海島的一片神秘區域。

現在山峰上還有諸多的建築。

說不定這是一個門派的遺蹟。

上麵肯定有好多造化。

要是他們能得到,那就太好了。

甚至要是能得到這個門派的傳承,或者什麼強大的功法,那他們就要一飛沖天了。

不過很多人卻是冷笑不已。

先不說山上是不是真的有傳承,就算有,恐怕也輪不到他們。

因為在場的可有不少大勢力的子弟。

甚至還有杜剛、穆承基他們。

而且還有秦先生呢?

如果真的有傳承,這些頂尖天才肯定會激烈的爭奪的。

他們哪有資格去爭奪啊?

所以,還是看看就好。

“不管怎麼樣,我們也能獲得一些。”

有人嘿嘿笑道。

就算他們對那些寶物和傳承沒關係,但是一些小的寶物還是可以的吧?

總不能所有好東西都會被這些頂尖天才搶了吧?

再說了,說不定他們還能撿漏呢。

要是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得到逆天的造化。

那就賺翻了。

所以,此時所有人看向山上,臉上都帶著期待之情。

杜剛三人也身形閃爍,彙集在了一起。

他們陰冷的看了秦浩一眼,不過也冇有出手。

因為他們上海島就是為了奪取造化的。

現在這個山峰一看就很不一般。

而且現在陣法似乎正在消失。

所以,他們也不想跟秦浩激戰了。

因為這可能會錯過。

而且秦浩太過妖孽了,如果他們拚命的話,就算可以拿下秦浩。

恐怕也會受傷。

而山峰上還不知道有什麼危險呢。

如果受傷了的話,誰知道會不會在上麵遇到意外?

“小子,先饒你一命。”

穆承基看向秦浩,陰森的說道。

秦浩神情淡然,道:“你那麼不甘心,現在還可以決戰。”

說著,秦浩臉上露出一抹嘲諷。

“我靠!秦先生這時候還挑釁穆少爺?”

“果然自信啊。”

“我看他是分不清現實吧?”

眾人聽到秦浩這話,全都愣住了。

現在穆承基和葛都都已經不圍攻秦浩了。

但是秦浩竟然還敢說出這樣囂張的話?

這不是在挑釁穆承基嗎?

難道他不怕穆承基跟葛都再次圍攻他嗎?

看來秦先生對自己的戰力很是自信啊。

否則眼看著山峰上的陣法就要消失了,所以穆承基他們都不想激戰了。

都想保持巔峰戰力上山。

但是秦浩現在竟然還挑釁穆承基。

難道他不怕受傷嗎?

還是說他覺得穆承基和葛都奈何不了他?

秦先生果然不愧是秦先生啊。

不過,也有很多人冷笑不已。

因為他們覺得秦浩對自己太過盲目自信了。

他根本不知道穆承基和葛都的戰力是多麼的恐怖。

要知道,剛纔兩人都還冇出儘全力呢。

要是出儘全力的話,秦浩剛纔怎麼可能還能那麼的輕鬆?

“你!”

穆承基看向秦浩,臉色也是陰沉到了極點。

他可是穆家年輕一輩的頂尖天才。

神境九重天強者。

平日裡,哪怕一些勢力的掌舵人對他也是畢恭畢敬的。

但是竟然一而再的被秦浩不放在眼裡?

真是可惡。

此時,他體內的氣勁開始緩緩的湧動了起來。

“算了,上山要緊。”

這時,杜剛按住了他。

穆承基聞言,體內的氣勁緩緩的平和下去。

他確實想現在就收拾秦浩。

甚至跟秦浩決戰。

但是他也知道,現在對付秦浩不是重要的。

上山爭奪造化纔是重要的。

“你等著!”

他看向秦浩,滿臉的陰森。

“彆嗶嗶那麼多,煩。”

秦浩擺了擺手,一臉的不耐煩。

穆承基看到他這話,內心一陣暴怒。

這小子竟然敢對他這樣?

真是可惡。

他深吸一口氣,努力平靜內心的怒火。

他不再看秦浩,而是扭頭看向山峰。

因為他怕他要是再跟秦浩說話的話,恐怕真的忍不住了。

此時秦浩也懶得理他,而是看向山峰,眼神微眯。

“陣法是不是要消失了?”

關晴來到他身邊,小聲的問道。

“嗯,隨時會消失。”

秦浩微微點頭。

這個陣法很是神秘。

現在正在緩緩的減弱,但是並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完全消失。

但是秦浩有種感覺,它會隨時消失。

“上門也不知道是什麼造化呢?”

關晴看向山峰,一雙美眸中露出期待。

秦浩此時臉上也是帶著期待。

他也想知道,在這片區域中有這麼一個門派遺蹟,會是什麼樣的呢?

有什麼造化呢?

要是能讓他把第八條天脈完全開辟出來。

那就太好了。

到時候他的戰力將會更上一層樓!

想到這,秦浩眼中迸射出道道精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