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君揚聳聳肩,不置可否。

傅家與何家祖上有些淵源,聽說是上個世紀初兩家人一起來曼城闖蕩時,就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後來在戰爭中,何家的老一輩為傅家的老一輩擋過子彈,有救命之恩。

傅家的老一輩發達之後,又全心全力幫助何家的老一輩也發達了起來。

於是這份情誼就一直延續至今。

“還不止這些。”霍君揚輕笑,“我奶奶家有些親戚,也用跟何家聯姻的方式,強強聯合,在曼城風投行業裡簡直所向披靡!”

說著他還張開手臂,做了個橫掃千軍的手勢。

薑綿綿被逗笑了,不過她抬眼一看,霍君譽那張臉依然深沉冷靜,冇有任何表情。

“哎,小柚子!”霍君揚又開玩笑,“這次跟奶奶來的有很多傅家宗族的男孩子,都是一表人才,智商相貌都在線,你要不要……”

“哎呦!”

話冇說完,頭上又捱了一拳。

霍君譽冷冷瞪著他,一臉要吃人的樣子。

“呃……反正,話我帶到了啊!”霍君揚一邊揉著腦袋一邊往外跑,“奶奶後天到央城!霍君譽,你去接她!”

*

傅秀玉的接風宴安排在明煌酒店。

她來央城的訊息迅速傳開了,很多富商政要都找人遞訊息,看看能不能混到一張接風宴的入場券。

但霍知行也早早就放話出去,除了四大家族外加一個陸氏,其他人恕不接待。

傅秀玉雖然老了,但氣勢不減當年,一走進大廳就讓人有種隱隱的壓迫感。

薑燦開心的迎上去,親切的喚一聲:“媽!”傅秀玉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兩人像親母女一樣手挽著手往裡走,完全忽視了身後還張著手臂的霍知行……

霍君譽和霍君揚兄弟倆為了憋笑,隻能眼珠子四處瞟,不去看老爸。

“哥,咱爸真慘……聽說奶奶從冇把他當親兒子,而是把咱媽當親閨女!”

霍君譽剛想跟弟弟一起嘲笑老爸,猛然間想起了自己的處境。

上回桑晴舅媽來,不就說綿綿是外甥女,而他隻是個外甥女婿嘛?

而且目前看這架勢,老媽心疼綿綿,明顯超過心疼他啊!

難道這就是霍家男人逃不過的宿命,隻要一有了媳婦兒,就立即變成外人?

“哥,你發什麼愣?爸媽叫咱們呢!”

“哦……哦!”霍君譽回過神,下意識的去拉薑綿綿的手,結果抓到一隻粗粗的大手。順著手往上看,便對上霍君揚生無可戀的目光……

霍君譽嚇得趕忙鬆開,兄弟倆同時使勁兒甩手,薑綿綿和陸苒站在一旁笑個不停。

不一會兒,這兩對齊齊湊在傅秀玉麵前。

傅秀玉見到自己兩個寶貝孫子終身大事都有了著落,高興壞了,一手一個拉住薑綿綿和陸苒,讓她倆挎著自己的胳膊。

而霍君揚剛伸出去的手擎在半空中,勉強扯扯嘴角:“哥,奶奶不應該拉住我們倆嗎?”

霍君譽也笑了笑,“認命吧……”

“什麼?”

“現在開始,我們不是奶奶的孫子了,而是孫女婿!”

薑綿綿冇想到跟傅秀玉的見麵這麼順利,不過走在這位慈祥又威嚴的奶奶身邊,她心裡還是敲小鼓,生怕哪裡做得不好,惹老人家不高興。

於是她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傅秀玉將帶來的那些宗族子弟們一一介紹給她倆時,薑綿綿都用心記住,免得將來認錯。

“他們中間有些是傅家的遠房親戚,”傅秀玉笑著告訴她,“不過也是相當能乾的!”

“以後你就知道了,奶奶用人不看彆的,也不問出身,隻要人品好,肯上進,我就願意提攜他!”

薑綿綿點了點頭,衝她微笑。

傅家的這些孩子們有男有女,年輕人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題,再加上他們都跟霍君譽和霍君揚熟悉,很快薑綿綿就融入了他們。

正當大家說的不亦樂乎時,有一個人走進大廳。

氣氛稍微停頓一下,隻見那個女孩先跑到傅秀玉跟前,大咧咧的來了個擁抱,笑的十分開懷,然後連聲抱歉:

“對不起嘛,傅奶奶!我因為剛到央城,想四處轉轉,就自己從酒店溜出去了……誰知人生地不熟的,轉到現在纔回來!”

“耽誤了時間,真是不好意思!”女孩轉過身對所有人說,“不過大家彆擔心,一會兒我肯定自罰三杯,算是給大家一個交代!”

薑綿綿上下打量著她。

女孩有一種張揚的美,打扮也極具個性,一頭長髮梳成高高的馬尾辮,出席宴會也不穿禮服,而是一條包臀牛仔短裙配上長靴,在人群中十分顯眼。

傅秀玉淡淡一笑,冇說彆的,而是把她帶到薑綿綿麵前。

“她是何思蕊,何家的小千金。”傅秀玉看看她,“你們兩個年紀大概差不多……應該也比較有共同話題。”

說完傅秀玉就在薑燦和霍知行的陪同下去彆處應酬了。

長輩們一走開,小輩們就放鬆下來,聽著音樂說說笑笑,特彆熱鬨。

何思蕊自罰三杯之後,一眼就看見霍君譽和霍君揚,熱情的衝他倆揮手。

“哎,好久不見啊!”

“也冇有很久吧?”霍君揚笑道,“前年我和我哥去曼城的時候,咱們不是還一起吃過飯嘛!”

“是啊是啊,看我這記性!”何思蕊聲音洪亮,笑起來也帶著幾分男孩子氣的爽朗。

她和大家聊的很歡,薑綿綿感覺自己插不上話。

霍君譽注意到她的神情,輕輕摟住她的腰,低聲在她耳邊說:“我和揚揚,確實是跟思蕊一起長大的……小時候每次去曼城,總會跟她一起玩兒。”

“是嗎?怎麼以前冇聽你提起過?”

“一個小時候的玩伴……我冇有太放在心上。”

霍君譽說的倒是實話,他是姓霍的,跟傅家的聯絡本來就不如這邊,而何家又是傅家的世交,跟他關係就更遠了。

他對何思蕊,充其量就是一個不算討厭的朋友而已。

正想著,忽然一隻酒杯遞到他麵前,接著傳來一聲清亮的:“君譽哥哥!”

霍君譽一怔,隻見何思蕊站在他跟前,拿著酒要跟他喝。

“君譽哥哥,你每年都會來曼城的,怎麼去年冇來啊?這可不行,我得罰你酒嘍!”

她一個人說的熱烈,周圍氣氛卻霎時安靜下來。

沉默片刻,有位傅家的遠房表妹輕輕拽了拽她,“思蕊,你說什麼呢?那是君譽哥!”

“嗯?”

“是啊,應該叫‘君譽哥’!”另一個男生也提醒,“咱們不都這樣叫的嘛!”

何思蕊噗嗤一聲笑出來,自罰三杯的她臉色微紅,看樣子有些上頭。

“你們可真逗!君譽哥……和君譽哥哥,有什麼不一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