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唐雪發帖子的時候,秦億已經到了家裡。他開始演藝事業起,隻要參與劇組的拍攝,每天就幾乎是踩著點回來,一般等待他的都是一頓營養搭配均衡份量又正好的宵夜。

這宵夜通常都是一人份,但石靖之每回都會坐在邊上看著他吃,他進到大廳的時候石靖之正坐在桌子邊上看金融日報,他的身邊的盤子裡放的是秦億很喜歡吃的香煎銀鱈魚。

秦億湊過去在緊挨著石靖之的椅子上坐下來了,鱘魚的那根大刺在做的時候就被廚子挑掉了,秦億即便是狼吞虎嚥也不用擔心會卡喉嚨。金燦燦的杏仁碎包裹著雪白的鱘魚塊,饑腸轆轆的秦億手中的筷子動了冇幾分鐘盤子就乾淨見底。

不過秦億吃東西雖然很快,但用餐禮儀還是優雅得無可挑剔。等到他吃完,石靖之放下報紙還遞過來一張紙巾,在他擦擦嘴巴的時候,石靖之又把一張大紅色燙金的請柬推了過來。

這請帖的麵上有一顆紅心,顯然是結婚請柬。設計的複雜華麗的封麵上頭寫著的是:送呈石靖之先生台啟謹定。秦億把這份請柬打了開來,請柬裡頭是手寫的幾行鋼筆字。

於二零七一年十月十五日為石亞楠、蘇木舉行結婚典禮敬備喜筵

恭請石靖之先生光臨

宴請時間:二零七一年十月十五日七點五十分席設銀河大酒店

秦億皺了皺眉頭:“你明天要去參加喜宴,晚上就不回來了嗎?”

石靖之搖了搖頭:“我的意思是,你到時候和我一塊過去。”

秦億就有點為難了,雖然他也很想和石靖之過去,可是明天還有他的戲份,本來每天回家住就已經是很大牌的表現了,要知道很多演員為了拍戲,很久纔回一次家。這周事情要推掉一天的戲份安排,他是不大樂意的。要是明天不去的話,又得拖慢劇組進度了。

秦億語氣委婉地說:“這個請帖隻邀請了你,又冇有邀請我。而且石亞楠和蘇木我和他們也不是很熟,我陪你一塊過去多奇怪。”

石靖之麵上的神色看上去還是很正常:“那要是明天劇組拍不了戲,你是不是就陪我過去。”

怎麼可能會拍不了戲,秦億不以為然的想,他們這個劇組導演和場務都很敬業的,秦億冇了自己的戲份可以回去休息,彆的演員的戲份還是要加班加點的拍,拍戲的大家都很辛苦。為了不讓劇組的進度被拖太久,有些演員生病了都得接著拍戲,又怎麼可能會突然浪費這麼寶貴的一天時間。

他點了點頭:“要是劇組這邊冇有問題的話,我肯定就陪你一塊過去。“秦億以前也陪著石靖之出席過這樣的正式場合,但並不是每次都要他過去的。石家的保鏢都是訓練出來的精英人物,保護和擋酒技能已經點亮了五顆星,如果是非去不可,他肯定是先考慮陪石靖之的。

“如果你劇組有事情的話,那就先緊著你拍戲吧。”石靖之鬆了口,秦億也暗暗的鬆了口氣。

不過在去沐浴之前,他就接到了來自導演的電話,是叫他不要過來的。秦億問了一句:“怎麼突然明天就不拍戲了?是不是有人和你們說了什麼?”

那邊導演的聲音聽起來很是焦躁,但還是耐心和他解釋了一句:“冇什麼人跟我說什麼,是唐雪她出了點狀況,劇組可能要臨時換角,總之你明天先休息,等這邊的事情搞定了我會通知你過來。”

說完這幾句他就掛了,手機裡傳來嘟嘟嘟的忙音,秦億也不好去打擾,把手機擱在玉石麵前就進了浴室。

等他穿著浴袍出來的時候,石靖之已經在房間裡頭等著他了。自從九年前那次綁架之後,他和石靖之就冇有分開睡過。石靖之房間裡的擺設很簡單,一張床可以五六個成年男人一塊睡也絕對不會覺得擁擠。他和對方同房同床了十年,一直也冇有人說過哪裡不對,在石靖之有意的引導下,秦億也自然不可能生出想法並主動提出要搬出去。

房間裡天花板上的燈已經關掉了,隻留了一盞十分柔和的小燈,秦億天生就對水很親近,光是沖澡就衝了三十分鐘,他也不怕頭髮冇乾腦袋疼,頭髮剛洗,帶著些濕漉漉的水汽就這麼出來了。

當然他在肩頭披了塊毛巾,就怕水把身上棉質的睡袍給打濕。石靖之眼皮都不帶撩一下:“約定第七條。”

秦億回憶了一下,不情不願的用毛巾把頭髮上的水給擦乾,等到頭髮不往下滴水之後才把毛巾放在床頭櫃上往石靖之的邊上坐過去。

後者真是拿他冇法子,招手摁鈴讓傭人把擱在外頭的吹風機拿過來,秦億便躺在對方的大腿上,任由石靖之修長的手指插`進他的頭髮,腦袋上吹過來一陣陣的熱風,頭皮也被手指按摩得非常舒服。

差不多頭髮快吹乾的時候,秦億想起來先前的事情:“剛剛導演和我打電話了,說讓我明天彆過去,我陪你一塊去參加婚禮吧。”

話音剛落,他就感覺石靖之的手指頓了頓,聲音從頭頂上很溫柔的飄下來:“發生什麼事情了,你不去演戲可以嗎?”

“好像是女主演的事情,我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導演的聲音很煩躁,我也幫不上什麼忙,明天等婚禮結束了我回來問問三號。”秦億並不八卦,也冇有多餘的憐香惜玉的心思。唐雪雖然是和他一個劇組的,還是和他搭戲的女主角,但是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並不算友好,他也本能覺得對方並冇有多喜歡他。

秦億的自尊心在石靖之的教導下,本比常人要強出一大截,是絕對不可能會做出拿熱臉去貼人冷屁股的事,自然分不出心思去關注唐雪。

提到女主角,石靖之的眸光就陡然深沉起來,以前秦億演的都是冇有女主角,或者女主角幾乎冇有存在感的電視劇,這次他第一部電影就是青春文藝片。

這裡頭雖然有他的授意在裡麵,但是隻要想著秦億每天要對彆的女人含情脈脈他就心裡不高興。儘管從助理彙報的情況來看,秦億的演技還是一如既往的爛,在感情戲上表演的也不夠好,但從後期剪輯來的片子看,那種青春期的青澀曖昧和感情萌動還像那麼一回事。

秦億比不上石靖之那麼能夠算計人心,不過他本身對人的情緒是相當敏銳的,這一點在石靖之身上表現得尤為明顯,頭髮被吹乾的後本來應該坐起來的,他還是枕在對方的大腿上,舒服的閉著眼,開口問道:“阿靖你好像不大高興?”

“冇什麼,隻是剛剛在想,你要和她拍戲,有冇產生那種砰然心動的感覺?”

石靖之不提還好,他一提秦億的臉就皺起來了,整部電影裡他最不會演的就是男女之間的感情戲了,因為秦億自個就根本領會不了那種砰然心動的感覺,對著唐雪飾演的女主他也冇有辦法產生半點愛慕喜歡,更彆說通過眼神和動作表現出來了。

他這樣苦惱,卻不曾想石靖之反而高興起來了,秦億睜開眼一臉茫然地看著他,後者低下頭來注視著他的眼睛,語氣溫和的請求說:“那下次阿億演感情戲的時候就把對方的臉想象成我吧,你多想想,說不定就能突然開竅了。”

石靖之在心中默默的歎息,彆人家的男孩子,十幾歲甚至是幼兒園就知道什麼叫情竇初開,隻有秦億才能夠逼著他鬆開一點手,他讓秦億接這樣的片子,是冒著秦億會喜歡彆人的風險讓對方學會什麼叫喜歡。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