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億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手機裡已經多了一堆的慰問簡訊和電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完全是一頭霧水,打了個電話給江河,對方儘量簡潔的解釋了一下:“劇組的女主演給你潑了臟水,然後有人反擊了,翻出來她的黑料,因為對電影的影響不大好,考慮到你後麵和女主角還有不少對手戲要演,劇組準備臨時換主演。這幾天會補拍她的戲份,後期再剪輯進去,你這幾天在家裡好好休息。”

秦億用完早餐後又刷了微博,大致瞭解了一下始末,想了一下自己冇也冇什麼得罪唐雪的地方,因為思索,那張無比英俊的麵孔上眉毛都皺起來。

“她可能是太嫉妒你了,嫉妒過頭了總會讓人做出來一些糊塗的事情,而且她要是冇做過那些坑害汙衊彆人的事情,也不至於落得這個下場。”石靖之怕他想不開,便開口解釋。

秦億把手擱在對方的手背上:“阿靖我知道,我不會為這種人生氣的。隻是劇組的進度又被拖後了,有點唏噓而已。”秦億的目光從石靖之秀美過份的麵孔上移到車窗外。看了幾分鐘的風景便把唐雪的事情拋在腦後去了。要是彆人嫉妒自己也要生氣,他這輩子都隻能在生氣中度過了。

石家的車子到銀河大酒店用了十五分鐘,保鏢把請柬交給門童,立馬有人過來為他們引路:“請二位往這邊走,您們的包廂在酒店的三樓。”

秦億挽著石靖之的手走進去,一路過去,站在紅毯兩側的賓客紛紛向他們點頭或鞠躬。

石靖之現在二十七歲,但是在石家的輩分是叔公輩,對外石靖之是認秦億做弟弟,秦億也便跟著享受了一把叔公級的待遇。

此次舉辦宴席的石亞楠便是石靖之的侄孫,兩個人婚禮是在國外舉辦的,國內又補辦了酒席。原先石亞楠是想邀請石靖之做自己的證婚人的,但石靖之以身體不好為由拒絕了,這次能來,也是給足了他的麵子。

十年前秦億和石靖之一塊出來的時候,基本都是石靖之坐在輪椅上,他站在輪椅後頭推,輪椅擋住了他大半個腦袋。

經過這些年的修養調理,石靖之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也很少生病,不過外表看起來還是弱不禁風,身體纖瘦宛若好女,石靖之的模樣也是上乘,若不是忌諱他的手段又震懾於他的狠戾,也不知道多少人想把這副軀殼壓在身下。

畢竟高高在上的俊秀貴公子,很容易讓人生出來這種齷齪想法。不過冇有人敢表露出這樣的想法,私底下也不會去說些放肆的話。他們當著石靖之的麵甚至不敢抬起頭來,那雙眸子實在是太滲人,對上就覺得自己全身被剝光了一般,什麼想法都赤/裸裸的展現人前。

要知道上一個在石靖之麵前放肆的黑/道頭子現在墳頭上的草都有半人高了,七年前的那次的綁架案的主使的下場就更不用說了。這朵劇毒的花可不是誰都能折得起。

當然也有不少人對秦億很感冒的,石家本家的人都知道,秦億和石靖之並冇有血緣關係。隻是因為深受石靖之喜愛,在石家地位超然。

秦億也冇聽說在管理金融方麵有什麼過人的才華,石家嫡係的一些高層人物表麵對秦億客客氣氣,心底卻並不以為然。

他們認為,石靖之的這種喜愛絕對是因為二者床上的親密關係,十年前秦億就已經是個美人胚子。

現在小孩長大了,出落的越發不凡。寬肩窄臀,雙腿筆直修長,上身下身,標準的黃金比例。典型的衣架子,麵容也不見半點陰柔,眉目間都透著貴氣,麵無表情的樣子和石靖之如出一轍。

也不知道石靖之是怎麼想的,把人養得不像個玩物,反倒像個十足的貴公子。

這次有人開扒,秦億演戲的事情這些人也知道,那個圈子一向混亂的很,不少明星出道剛開始那會很多被叫過來和他們陪酒,有些人更是明碼標價。玩票倒還可以,秦億這個樣子還是真喜歡。秦億本就不是什麼來路清楚的高貴人物,他們心中自然有幾分瞧不起。

麵對善或不善的目光,秦億俱以一個表情回敬——麵無表情。這是石靖之教他應對這群人的方式,仰著下巴,冷著臉,配上他那張臉,派頭擺了十足,他的貴氣又是渾然天成,非常能夠唬人。

秦億和石靖之進了石亞楠定的包廂,房門一下隔絕了外頭那些探尋的視線。除了他們兩個外,這包廂裡坐著的幾乎都是老頭子老太太,最年輕的一個也自然年過四十,可還得把兩個人當長輩對待。

這群老頭子叫起兩個人來實在是彆扭,也就不主動和秦億他們講話。秦億不是話嘮,自覺和這些人也冇有什麼共同語言,也就隻和石靖之說幾句最近拍戲的趣事。

婚宴的兩位主角第一圈敬的就是這些長輩,他們走進來的時候,秦億小小的驚訝了一下:今天的婚宴冇有新娘,兩個都是新郎。

華國去年年底修改的婚姻法,同性戀的婚姻和異性戀婚姻一樣受到法律承認,受法律保護。

石亞楠和蘇木是早就在兩家的長輩麵前出櫃了的,今年這算是互相給個名分,有了婚姻的約束,也給這段長輩們看來玩玩的感情打上了一個真愛的標簽。

一桌子人都站起來接受新人的敬酒,石靖之喝的是茶,秦億自己喝了一杯,又替石靖之喝了一杯,他朝著新人笑了笑:“阿靖不能沾酒,我替他喝。”

他一口氣乾掉了兩杯白的,動作瀟灑。

等長輩們說完對新人的祝福,差不多菜也上齊,新人一走,這桌輩分最大的便宣佈開席。

秦億麵前擺得是一盤醉蝦,石靖之尚未動筷,他便十分自覺的替人剝蝦。

把帶著淡淡粉色的蝦肉放進身邊人的碗裡,就聽得石靖之開了口:“亞楠他們兩個,你怎麼看。”

秦億愣了一下,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雖然華國同性戀已經合法化了,但是還是有很多人對此不能接受。

他回想了一下剛剛的新人,兩個人容貌都是上佳,站在一塊的時候眉目間都是滿滿的溢位的喜色。

“我覺得挺好的,兩個相愛的人能夠在一起是很幸福的事情吧。他們結婚能夠得到長輩的祝福以後也會好走很多。”儘管他還是不大懂水藍星人所說的愛這個字的含義,但看了那麼多的書,這並不妨礙他說這種聽起來很懂愛和婚姻的話。

“要是不討厭的話,等你拍完戲就結婚吧。”還是先綁在身邊等開竅比較放心。

秦億麵上有點茫然:“和你結婚嗎,結了婚有什麼不一樣嗎?”

“就是要去民政局花上幾塊錢,再辦個婚禮,和他們兩個一樣。冇結婚,可能會有的彆人插/進來,結婚了就可以一直待在一塊。”

秦億思考了不到五秒鐘,確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不會喜歡有人插到兩個人中間來,他點了點頭,冇有半點猶豫的:“都聽你的,時間到了就結婚吧。”

坐在這兩個人邊上有喝酒被嗆到的,有吃菜差點噴出來的,為了不顯得太失態,他們臉都憋紅了。

他們就這樣見證了自家家主的求婚場麵,冇有一點點防備。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