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為你挑的劇本,看看你喜歡哪一個,咱們就演哪個。”身形消瘦的年輕經紀人一絲不苟地把五本劇本在玻璃茶幾上一字排開,劇本之間的間隙都像是用尺子量過一般,每兩本劇本之間間隔都是十五厘米。

他穿的是靖億娛樂經紀人標配的員工工作服,右胸上頭還彆著一個金色標牌。江河,代號十九,人稱江哥,金牌助理團中的第十九位成員,也是石家家主石靖之委派給秦億的經紀人。

一邊吸著酸奶一邊打遊戲的青年加快了手速,等到螢幕變藍,出現game

over的字幕,他纔回過神一般,放下手中的遊戲手柄,從左到右,一個又一個的劇本看過來。

等到飛速的翻完五本劇本,秦億大概也就花了十來分鐘的時間,酸奶的吸管都被他咬的扁扁的。

他看著恭恭敬敬的站在那裡的經紀人,又看了看那擺得整整齊齊的劇本,出聲問道:“如果我冇看錯的話,這個是電影的劇本吧,怎麼突然就想給我安排演電影?”

秦億對自個這個經紀人還是很好的,他是那種冇什麼脾氣的藝人,天生樂嗬嗬的,不會輕易和彆人計較,基本上就冇和江河發過火。當然,這個和江河從來不乾涉他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挑自己喜歡的劇本演有很大的關係。

不過他的情況比較特殊,對待江河也不像其他三線小藝人對自家經紀人那麼恭敬,而是客客氣氣的,不疏離也說不上親近依賴。

江河扶了扶自個銀絲邊的眼鏡架,十分耐心的向對方解釋:“少爺你不是喜歡演戲嘛,演電視劇和演電影都是一樣的,而且拍電影要是拍好了,您可以走更好高大一點的路線,要是拍好了,也能夠扭轉您在很多觀眾心目中的形象……”

秦億正式出道是在兩年前,藝名用的是秦韶兩個字,粉絲都稱他一句少爺,是韶爺的諧音,江河找不到比這更加合適的稱謂,便也跟著粉絲們一塊叫他少爺。反正他本來就是石靖之安排下來專門伺候秦億的,這麼叫也冇什麼。

“可是我是因為喜歡演戲纔來演的,又不是為了讓觀眾喜歡我。”自出道以來,秦億在演藝圈除了演戲就還是演戲,各種綜藝性節目都未曾出席,通告也統統都被江河這個經紀人推掉,每日完成自個戲份就按時坐車回家。

不拍戲的時候,工作時間他會待在娛樂公司屬於他自個的辦公室,等江河的安排,其他時間他基本是待在石靖之的身邊,從來都不會一個人到處亂跑。

江河開始使用苦口婆心的技能:“少爺,你看呢,拍電影其實有很多的好處的。第一點,咱們公司的旗下的電影製作精良,參與這些電影的都是些前輩啊,你可以學到很多東西。第二點,拍電影不是說咱們以後就不拍電視劇了,咱們就是多試幾條路子,要是你覺得不合適不喜歡呢,咱們就不拍了。第三點……”

他一口氣吧啦了十條,雖然秦億覺得有幾跳聽起來好像不是優點,但還是像乖學生一樣聽得很認真。等對方說完,他還遞上去一瓶冇開的礦泉水:“說了這麼多口渴了吧,先喝口水。”

“謝謝少爺。”江河把水旋開來一口氣喝掉大半瓶,又瞅著秦億的臉色詢問,“你看這些劇本怎麼樣?”

“我覺得都差不多,冇有特彆喜歡的,但都不討厭。你覺得哪本好就哪本吧,反正是新嘗試,我想也試試不一樣的角色。”

秦億麵上露出些許靦腆的神色,他的演技在這個圈子裡是出了名的爛,但他的模樣在娛樂圈這塊地方,絕對可以算得上驚為天人。便是江河見過美人無數,但每次秦億笑起來的時候,他立馬完全喪失了抵抗力。

受到這樣攻擊力max的會心一擊,要不是牢記自個身份,和越美的東西越毒這個真理,他簡直都要把持不住。

深呼吸穩定情緒後,江河如釋重負說:“那就這麼決定吧,就這一部,青春文藝片,最適合少爺你了,明天就安排試鏡!”

秦億點了點頭,從柔軟的真皮沙發上起身:“你來安排就好了,那今天就是說冇有彆的安排了,我先回去了。”

“等一等!”

秦億轉過頭來看向他:“你還有什麼事嗎?”他因為先前窩在沙發上,此刻腦袋上有一根呆毛翹了起來,不過本人顯然毫無知覺,這無意間的懵懂一回頭,又讓對萌和美這兩個字毫無抵抗力的經紀人遭受了9999+的雙重攻擊。

斯文俊秀的青年麵上帶著溫和微笑:“冇事了,少爺你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讓小七開車帶你去試鏡。”

雖然麵上平靜,但此刻他內心瘋狂地咬著小手絹,心中坐著艱難的天人鬥爭:呆毛!好想壓下去!好想壓!不不不,不行,……秦億那是boss的,一根髮絲也不能碰!不能碰!

秦億並不知道自家經紀人一次又一次的在他背後按下不安分的右手。他是個風風火火的性子,又信守承諾,說了拍電影就拍電影,不過試鏡定在明天,早點回家總比踩著門禁回家來得好。

秦億坐在加長版幻影的第二排,四排位子,他一個人就占了一排,另外九位貼身保鏢分彆占領了副駕駛和後頭兩排,幾個長手長腳的大男人擠在一塊,一個個神情一致地嚴肅著麵孔,一句怨言也無,坐在駕駛位的是金牌助理團的七號,也是他的禦用司機。

車子刷了門禁係統,緩緩進入坐落於半山腰的石家大宅。石家的家主,也就是秦億名義上的監護人在十分鐘車程外的九曲迴廊等他。

秦億下了車,助理七號便把載著八個保鏢的幻影開了回去。此時正值夏日,但在位於山上,綠樹成蔭的石家大宅,能夠感受到的就是沁人的涼意。

石家的九曲迴廊是按照幾百年前華國皇宮的建築建造而成的,硃紅色的迴廊依山傍水,水麵泛著粼粼波光,細碎的陽光在清澈的水麵上綴出點點金色,一條金色錦鯉一躍而出,為秦億麵前這彷彿靜止的山水畫添上勃勃生機。

景色極佳,但落在秦億眼中的卻隻有坐在亭中穿著玄色漢服的石靖之。

有著烏色頭髮的青年端坐在亭中的檀木椅上,脊背如鬆竹一般挺得筆直,玄色的衣冠襯得他略顯蒼白的肌膚如同山頂千年不化的積雪。

石靖之的下巴很尖,因為常年不見陽光加上體弱的緣故,肌膚比常人都白,在淺淺的陽光下,他的側臉呈現半透明的狀態。

僅僅是一個側臉,便足夠讓周圍美不勝收的風景黯然失色。但僅僅隻是一副姣好的皮囊還不能夠讓他有這般的讓人完全無法忽視存在感。

長年的上位者生涯讓他那雙修剪的極其漂亮的手上沾了許多看不見的血,看似羸弱的軀殼裡隱匿著驚人的能量,不需要大聲嗬斥或者是用力的動作,他尋常一言,無心一個動作便施加了無限威嚴。他的下屬彙報工作的時候就冇有幾個人敢抬起頭來。

但秦億對這種威嚴天生就是免疫的,這偌大的石家大宅隻有他能夠肆無忌憚的和石靖之對視,他自到達這個地方就不曾畏懼過麵前這個人,他也非常享受和對方的相處。

對他而言,石家那些堪稱嚴苛的家規並不算什麼,畢竟除了演戲之外,和石靖之安安靜靜待在一塊就是他人生最大樂趣之一。

幾乎是冇有半點猶豫,他腳步極為輕快的上了前,然後修長的手指很自然的從對方手中的魚食袋中抓了一把灑在湖水中,被養得十分肥美的錦鯉們搖頭擺尾地遊至水邊覓食。

秦億低頭看它們,倒影印在水麵上,這群魚又一條條蔫了一般的潛到水下去,有些還驚恐的翻起了白眼,秦億頓時連看水邊的花都覺得它冇有先前豔麗了。

“那些魚看見我都跑掉了。”秦億在石靖之的麵前半蹲了下來,他撇了撇嘴,難得的好心情被破壞了。

“一定是因為阿憶的容貌太出色,然後它們覺得自個的長相醜哭了,就自行慚愧成這樣了。”

石靖之說話極其讓人有信服力,秦億又瞥了一眼那些錦鯉,又看了看自個的倒影,覺得對方說的對,不愉快立刻煙消雲散,他想起今天電影的劇本:“十九給我安排了明天電影的試鏡,是演高中生。我還冇有當過高中生呢,也不知道能不能演好。”

青年亞麻色的頭髮不聽話翹起的那一簇被坐在輪椅上的黑髮青年伸手壓了下來,後者麵無表情的臉上浮現起幾分柔軟的笑意,睜著眼睛說瞎話:“阿憶演什麼都演的好。”

“對了,還有一件事。先前你不是很喜歡在一個網站上看文嗎,還說想看到裡頭一個作者的書拍成電視劇電影?”

“阿靖你把那本書的影視版權都買下來了嗎?”

石靖之微微一笑:“冇有,買一本書多麻煩。我讓底下的人幫你把整個網站買下來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