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整個公司都買下來了?”秦億又重複了一遍,經濟上的事情他從未操心過,對於石靖之經營的那些產業他也瞭解甚少。

自他進入石家以來,石靖之為他聘請的家庭教師也從來不會教導他金融知識。天性加上這樣環境的因素導致秦億對外界的認知相當詭異,他的思維模式也和常人有所不同。

當然,對方並不排斥他閱讀藏書閣的書籍,以及運用網絡瞭解外界資訊。某綠江原創網站就是秦億在找一些資料的時候無意發現的。

因為無聊,他偶爾還會上這個文學城的粉紅論壇看帖子打發時光,還用自個助理的手機號註冊了帳號專門看文打賞。

當然他用自個家裡網的時候,什麼不乾淨的廣告都是看不到的,而且會發放宅男福利的那些網站他永遠冇有辦法上的去。

聽石靖之說得輕巧,他也就覺得這事情不是很厲害,大概就和他買了一包糖差不多。

不過糖可以吃,還很甜,秦億開口詢問:“買下它有什麼用?”

他記得在論壇裡看過,大部分的作者還是相當喜歡那個文學城現在的運營模式的,要是完全商業化了,大部分人反而不喜歡了。把它買下來,好像冇有什麼用還不大好的。

石靖之看他一眼就知道秦億究竟在想些什麼了,開口解釋:“也不算買下來,我幫他們換了個好點的服務器再加強了防盜技術,再談了下整個網站的控股分成問題,具體運營不變的,還是按照他們自己的規矩來”

實際上,那種程度的文學網站還冇有那個能耐入他的眼,要不是因為秦億喜歡,他完全可以動用資金另起爐灶,哪裡需要費心費功夫去關心這麼個網站,這一筆交易,完全等同於在做慈善了。

石靖之的聲音顯然冇有先前高興,雖然乍一聽上去還是十分平靜:“我做這件事,是覺得以後你要拍電影電視劇的話,可以自己在那些作品裡自己挑選喜歡的劇本演員還有角色。喜歡就直接和靖億的總監說,如果你覺得我多事的話……”

秦億對人的情緒變化相當敏感,對方話音剛落,他立馬補了一句:“冇有,我很高興。”

為了表現他是真的歡喜,他的唇角上揚起愉悅的弧度,眼睛因為笑半眯著,長長的睫毛比芭比娃娃還要濃密捲翹,微微顫動的弧度像蝴蝶舒展開的麵孔。

亞麻色的頭髮配他這張典型的東方麵孔一點也不突兀,而他的五官中最出色的眸子因為愉悅的色彩此時此刻熠熠生輝。

儘管秦億的笑容非常的真誠,但這樣迅速的喜悅之意顯然不能夠足夠讓對方滿意。

秦億的臉上掠過為難之色,又很快的舒展了眉心,他稍稍直起身來,在對方略顯蒼白的側臉上落下一個如羽毛一樣輕柔的吻,石靖之的麵頰立馬染上桃花的顏色。

然而他也隻是不動聲色的又和秦億重複了一遍規矩:“約定第四十八條。”

秦億第一百四十三次的點了點頭:“絕對不可以對彆人做同樣的事情,再喜歡,再高興都不行。”

石靖之這才舒緩了臉色:“記得就好。”

因為再次把對方成功哄回來而內心愉悅的秦億又開始眉眼彎彎的做例行彙報。石靖之比他年長七歲,又因為生活的環境心理和為人處世都比他成熟太多。

自進入演藝圈之後,秦億的一舉一動每每都會被對方委派的助理擬好文稿交由石靖之查閱,當然,秦億對此並不知情。

比起助理交來的冷冰冰的鉛字,石靖之還是更樂意的聽秦億親口說這些瑣碎的事。而因為秦億異於常人的思維,從他口中表述的一件事和從助理以旁觀者角度冷靜描述的事往往是天差地彆。

“十九上次給我安排的電視劇角色已經結尾了,我剛剛拿到的劇本,就準備花今天下午和晚上的時間去揣摩它,電影名字是……”

亭子一麵對著青石路,三麵臨水,護欄便是石椅,秦億坐在石靖之正對的那一麵的石椅上,兩條修長筆直的腿隨意的擱在一塊,他的話匣子一開就很難停住,在石靖之麵帶微笑的看著他的情況下,他開始絮絮叨叨的講自己的日常。

秦億並不是一個擅長講故事的人,不過他富有磁性的聲線為這種瑣碎的日常添了不少的魅力,石靖之顯然聽得很認真。

儘管石家家主的時間極其寶貴,但麵對秦億的時候,石靖之總是任何時候都有空閒時間。

當然這樣的態度是在秦億到他身邊半年後纔有,秦億剛進石家的那段時間,石靖之對他與現在相比實在是天壤之彆。

在秦億講了大概十多分鐘之後,石靖之的目光移向了那片恢複了平靜的水麵:“你記不記得這片湖?”

秦億的目光隨著他修長的手指移向那波光粼粼的水麵,凝視那個方向良久,他纔想起來這一處風景背後的紀念意義:“這個是不是我第一次見你那個湖?”

“是這裡冇有錯。”石靖之注視著秦億較十年前張開了許多的麵孔,思緒不由得回到十年前兩個人的第一次相見。

十年前石靖之剛剛喪失了雙親,即使在商業管理上有驚人的天賦,但石靖之接手石家的時間實在太短。

石家宗族裡盯著這個位置的人不少。長老欺石靖之年幼,又有其他家族的人對這麼一塊肥肉虎視眈眈。

要撐起一個家族石靖之石家防守嚴密的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而秦億出現在石家大宅的時候正是他對石家的那些人處置進行到一個小收尾的時候。

因為心情愉悅,他纔有那個閒情在九曲迴廊賞景。

當時秋風蕭瑟,他能夠欣賞的景色也隻有一片殘荷,但便是風景蕭瑟,在他的眼裡也足夠讓人愉悅。

石靖之稟退了下人一個人靜靜凝視著湖麵。直到他的視線裡出現了一個黑色的不明物體,從水麵上慢慢的浮起來……

秦億用聲音把陷入回憶中的青年拉了回來,他從石椅上下來,半蹲在對方的麵前:“十年前的事情就不想了好不好,我明天去試鏡你去好不好?”

好歹是他第一次拍電影,也想有個家長陪同,儘管對方隻比他大七歲,但名義和實際上都是他的監護人,依著他對石靖之的依賴性,會產生這樣的想法再自然不過。

秦億在外就冇有請求過什麼人,他的外形比實際的年齡看起來還年輕一點,雙手放在對方的膝蓋上仰著頭,眼神帶了幾分祈求,像極了一隻濕漉漉的小奶狗。

石靖之幾乎無法拒絕,但好字在出口前打了三個圈,最後還是變成了不好:“明天我有很重要的會議要開,可以讓十九號錄了給我回來看,我就不去了。”

秦億麵上的神情立馬變得無比失落,腦袋也耷拉下來,這種失落的樣子讓石靖之差點就硬不下自個的心腸,但最後他還是忍住了,愣是冇有改口。

雖然他一直認為秦億是最好的,不過對方的演技實在是無法令人恭維,他在暗處看看還好,要是出現在片場裡頭。

熬過了沉默的五分鐘,秦億立馬就把剛纔的不愉快拋之腦後了,石靖之看他的模樣,不自覺鬆了口氣。

因為石靖之現在坐的並不是私人訂製的多功能輪椅,秦億便背對著對方蹲了下來:“阿靖上來吧,這裡風太大,坐久了會著涼,我揹你回去。”

他的肩膀寬闊有力,石靖之實際上冇有虛弱到那一種地步,但很享受秦億對他的這一份嗬護,秦億感覺背上有了熟悉的分量,腳步邁了開來。

他的步伐極穩,幾年如一日。因為石靖之喜靜,石家本家大宅的傭人都十分恪守本分,不會冒冒失失的跑到兩個人麵前去。

即使有路過的也是低頭彎腰,默默的鞠躬問好,那種想要在兩個人之前找存在感的人隻有一個下場,被好好整治一頓,然後被丟出石家大宅去,而且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她冇有辦法靠從事比在石家做事更輕鬆的工作來養活自己。

等著兩個人走過了,一個新來的傭人纔敢小聲的詢問帶她進來熟悉工作的前輩:“剛剛走過去的兩個人是?

“那是家主和二爺,以後見著家主他冇有吩咐就安靜繞道走,家主喜靜。揹人的那個你們離他越遠越好,家主不喜歡有人接近二爺。先前有個膽大妄為的,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就去接近二爺,最後她被逐出石家,過的日子可冇有你們進來之前如意。這是石家的規矩之一,你們記住了冇有!”在石家待了好幾年的女傭沉聲告誡這一批新來的傭人。

“是的前輩,我們記住了。知道了。”那新來的男傭女傭齊聲答到。還有人在心裡嘀咕,總覺得這位二爺看起來很是麵善好像在哪裡見過。

被人唸叨的秦億被秋風吹得打了個噴嚏,不過他依舊把石靖之背得很穩。走了兩部他把滑下來一點點的石靖之往上托了托。他的手托的地方自然是石靖之的臀部,不過對方靠著他的麵紅了,他卻毫無感覺。

不用看也知道秦億神情是十分自然,石靖之略顯失望的把臉貼在對方溫暖的背部。他在心裡歎了口氣,或許是他先前的方式不對,希望這一次江河的建議有效,秦億能夠通過演有感情的電影在情之一字上開竅,不然天知道他要等到何年何月去。

秦億自然不知石靖之心中所想,他把人放到書房之後就開始默默的在對方身邊研讀起了劇本。

這個和他以前接過的電視劇劇本很不一樣,他進入演藝圈以後,還是和彆人一樣守藝人的規矩,由經紀人找來劇本他挑選,再去試鏡角色,當然無論他表演多差,他要的角色都能得到,而且有時候根本就用不著他去試鏡,直接由製片人和導演拍板定下。

但江河給他接的劇本裡,都是需要演技冇有任何親密戲關乎男女感情戲的角色,他也喜歡挑戰自己的演技,雖然每每都是失敗。導致出道兩年,除了少數的一些純顏粉,都是各種黑。冇辦法再好看的顏,攤上那種超級毀角色的造型,有些人能夠看出秦億的美也是天賦過人。

但是現在擺在他麵前的劇本很不一樣,這是一個有關青澀戀情的故事,改編自言情大手花田月下的同名小說——《如果這都不算愛》。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