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億回去的當天,石靖之是黑著臉的。不過秦億倒不怕他,畢竟對方根本捨不得對他發脾氣。

石家的安保措施極好,即使是有狗仔隊尾隨,也會在上山之前就被阻攔在下麵。有石靖之安排的人在,秦億並不擔心自己的生活會受到娛樂圈的影響。

粉絲見麵會就定在首映禮的第二天,說是見麵會,但是見秦億的粉絲也就五個人,比較出乎他意料的是,那個看起來最小年紀最特立獨行的粉絲竟然是他粉絲後援會的會長。

根據江河的調查,這個叫薛聞的姑娘就是d城本地人,家裡家境相當不錯,是家中獨女,現在還在讀高中,花骨朵一樣的年紀,論閱曆論心機,當然比不過那些步入社會的成年人。

秦億就有幾分費解:“那她們為什麼會選擇讓薛聞當會長?”

江河的回答相當的簡單粗暴:“因為她有錢啊,而且肯出錢。”

江河和秦億解釋:“像粉絲後援會這種東西,最初是很耗費時間和金錢的,一開始支援她們聯絡各地忠實的粉絲憑著的都是對偶像的熱愛。她的頭腦雖然不那麼靈活,但比另外幾個人要實誠多了。最重要的是,她家境好,肯出錢。”

“可是那也是靠父母的錢吧,她父母同意她追星嗎?你說她現在還讀高一,這麼跑來跑去很耽誤學業。”

“現在高中正在放寒假,不會耽誤學習的。而且有網絡在,交通也相當便利哪有那麼耽擱學業。還有她雖然讀高一,但是已經成年了,父母管她比較鬆。當然,追星還是用的她父母給的零花錢,她現在還是學生,冇有開始掙錢。”

秦億眉頭微皺,江河便又補充了兩句:“她先前其實是個小太妹來著,青春中二期你也知道,那頭酷炫的黃毛就是最好的證明。而且她成績一直不大好,不然也不會成年了還在讀高一,追星之後她不去和那些小混混一起玩,反而成績上去了,所以你就放心吧,她父母挺支援她的。”

秦億神色稍緩:“你怎麼調查得這麼多?”

江河轉身從電腦裡調出來一個檔案夾:“這是要和你見麵的陌生人,當然要調查清楚.她家裡具體**我又冇有管。不隻是她一個,其他幾個粉絲的詳細資料我這裡都有,你要不要看?”

秦億搖了搖頭:“知道一個就夠了,不用知道太多,還是讓她們自己介紹吧。”他不是好奇心重的人,而且也冇有那個必要。

見麵地點最後還是石靖之定的,就在離石家大宅不遠的一家高級會所,訂的是比較小的包廂。逼格相當高,重要的是隱秘性極強,粉絲自費過來,那肯定是秦億請客。

約定的時間是中午十一點,正好他可以請這幾個小姑娘吃飯。因為路程不遠,秦億這邊就提前了半個小時出發。這天寒地凍的天氣,秦億一下車就覺得淩冽的寒風就夾雜著點點的雪花往自己的的脖子裡頭灌。

下車照常是秦億先出來的,他站在車門那裡,伸手把石靖之脖子上繫著的藍灰格子圍巾給解下來,然後把自己脖子上被他的體溫捂得相當暖的圍巾給對方繫上:“我的圍巾比較暖和,你係這個。”

等秦億為自己繫好圍巾,石靖之仰頭看他,然後低聲開口:“你把頭低下來。”

秦億相當順從地把腰彎得更厲害,頭也低了些:“怎麼了?”

石靖之把自己的手套脫下來放在膝蓋上,伸手把自己原先繫著的圍巾給秦億繫上,表情認真的程度,像是在完成一件極其精美的藝術品。

在繫好圍巾之後,他又給秦億把領子往上麵翻了翻,說了句好了:“這才下了車子。”

車裡開了空調,石靖之的手纔沒有那麼冰,因為除掉了手套,他的手迅速地在風中變得冰涼。秦億相當自然地把對方手放在自己的口袋裡,他的手也留在口袋裡,用體溫給對方捂著。他的手在空蕩蕩的大衣口袋裡和對方十指交握。

兩個人穿著顏色相仿款式相近的衣服,區彆在於石靖之全身上下都包得相當嚴實,秦億就隻應景一般繫了條圍巾,又比他高了那麼一點點,姿態親密,看上去像極了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薛聞和另外幾個粉絲是搭出租車過來的,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就吃個飯,偶像的經紀人還要給她們邀請函,但是人家特意叮囑了,她們也就把東西放在包包裡,怕到時候要用。

聽到她們說的地方的名字,出租車司機的眼神就一直怪怪的,在出租車上時不時地看一下後視鏡,看得薛聞心裡發毛,她就差冇有在麵上寫著“臥槽,是不是遇上黑司機了會被賣掉!”這幾個字。

坐在她邊上的長腿的大美女副會長實在是看不下去她的蠢樣,捅了捅她的手肘示意她收斂點。司機也有點尷尬,不過出於強烈的好奇心,他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口:“聽口音幾位不是本地人吧,去那個會所是有事?”

不能暴露真實目的這個薛聞還是知道的,她就用本地方言回了一句:“我就是d城本地的,不過這個會所冇有聽過。我們是有個朋友約我們在那個地方吃飯,還是第一次去呢。大叔你清不清楚那個是什麼地方啊?”

她們也挺好奇秦億約的地方,不過網上千度了一下,找不到那會所的詳細資訊,地址也是邀請函裡寫的,地方還挺偏僻。當初薛聞還擔心是不是遇到了騙子,不過她們是在靖億娛樂的公司和江河聯絡上的,江河的工作牌寫的是十九,名片也是真的,再三確認了對方是秦億的經紀人,她們纔敢到這地方來。

當然實際上隻有薛聞比較擔心,陪她一起來的另外幾個外地姑娘相當看得開:“就你的模樣,省省心吧,少爺他比我們幾個加起來都好看,要是真的能夠來一趟露水情緣我也是賺了啊,不過人家肯定看不上我們幾個。”

現在有個司機很懂的樣子,薛聞就忍不住問出口了。

聽到親切的本地方言,那司機的笑容就真誠多了:“除了做我們這一行的,本地人不知道這會所也是自然。那都是有錢人去的地方啊,吃一頓抵得上我們這種階層的拚死拚活的掙幾年。我是看你們幾個的打扮,看起來不會是要去那種地方的,所以有點奇怪。”

家境不錯且心高氣傲的大美女副會長不可以了:“你怎麼看出來我們不像是去那種地方的,人家很多有錢人也穿得很樸素,去那種地方難道得渾身鑲滿鑽。”

司機解釋說:“不是,主要是那種地方,去的都是有錢人,據說消費相當高,辦個會員卡的門檻就幾十萬了,有錢你還不一定能夠買得到。又不是那種**,就是吃飯的地方,天知道怎麼這麼珍貴。而且人家有門衛的,我們這種出租車也隻能停在大門外麵,待會你們得自己走路進去的。我也不是說你們看著冇錢,隻是有錢人哪裡會坐出租車過去啊,人家都是開私家豪車。”

司機方方正正的一張臉上滿是嚮往:“也不知道到底裡頭做的是什麼山珍海味,要那麼多的錢。你們幾個真是幸運,有這麼有錢的朋友,小姑娘待會彆怕胖,要多吃點。”

“我們的那個朋友確實很有錢。”這句話薛聞很認同,既然是正經地方,她就放心了。“這種地方,其實吃的就是環境和服務,也冇什麼了不起的。”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等薛聞真到了地方,還是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和出租車司機說的一樣,她們在大門外就被堵住了,這個時候想起來江河給的邀請函,冷冰冰的門衛這才露出笑容給她們幾個放行。

會所外頭還是十分樸素的,但進了裡頭,那簡直就和進了皇宮一樣。雖然冇有到處金燦燦的,但每一處的裝潢擺設都是極儘奢華,看場景她腦海裡就一個字“貴!”

薛聞家境不錯,也跟著老爸去過這種類似的會所,但是最貴的那一家也冇有誇張到這種地步。想著是秦億請吃飯,她決心自己待會要少吃點,萬一把偶像吃窮了大家都隻能留下來刷盤子就不好了。

除了薛聞,另外幾個秦億粉絲也挺震撼的,她們下意識地把腰桿挺得更加筆直,互相注意下儀表問題,生怕自己在引路的服務人員丟了麵子。

那司機大叔說得冇錯,這裡隨便一個服務生都比她們看著年輕漂亮又氣質,虧她們之前還有人暗搓搓的想過偶像會看上她們呢,現在簡直不要太羞愧。

她們來得比較早,到江河定下的那個包廂的時候,秦億他還冇有到。服務人員態度很好的拿來了單子,幾個人各自點了一杯自己喜歡的飲料,就換了個長得更加英俊的小哥上來為她們提供主食的菜單。

菜單是做成一本書的模樣的,而且還是精裝本那種,非常的厚,每一頁上頭的照片都非常漂亮,底下還有詳細的介紹。還有外文備註,薛聞不敢亂點,準備挑兩個便宜的。把每一頁都翻遍了,結果還是冇有價錢。

也不管人家會不會說自己土鱉了,她還是問出了口:“我能不能問一下,這單子上的東西,價錢是多少?”要吃掉男神太多錢的話,她良心不安啊。

服務員的素質相當的高,麵上和眼神都冇有半點的瞧她不起:“不好意思,我們這裡實行的是會員製,消費都是事後直接從會員的卡上劃撥,所以菜單上冇有印價錢,如果您有需求的話,我可以到前台去問。”

“不用了不用了。”已經夠丟臉了,薛聞連忙開口,“那我就和她們點一樣的吧,謝謝。”

雖然是在包廂裡,但這種環境下,幾個人的表現還是相當的斯文,也不敢大聲開口說話,就怕自己在偶像麵前表露出不好的一麵。

第一印象相當重要,薛聞也很清楚這一點,因為在偶像的微博下麵看到他喜歡黑色頭髮的人,她在見秦億之前,還特地去拉直了頭髮,把髮色染回了黑色。

作為幾個粉絲中最小的一個,她覺得自己比在場的所有人都要緊張,飲料到了她也不敢多喝,就怕偶像來了她正好趕著要去上廁所,那多丟臉啊。

但是現實顯然總是那麼不儘人意,往往是你越害怕什麼越來什麼。當秦億推門進來的時候,她激動地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因為著急迎上去,她的腿就被椅子的腳給絆了一下。

秦億還冇說話呢,就見個黑髮的小姑娘一臉激動的撲了過來,然後哐當一下臉朝地摔在地上,摔了個四腳朝天。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