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個音符從秦億的口中落下的時候,底下的人還竊竊私語。第一個句子完整地從秦億口中吐出的時候,私語聲漸漸小了下來。當樂曲第一段旋律悠揚在會場上空的時候,整個會場的人安靜地隻剩下秦億唱歌的聲音和被極力壓低的呼吸聲。

站在高處交談的賓客轉過臉來看向會場的正中央,來回走動的侍者一動不動地端著酒盤站在那裡,幾乎所有人都維持著靜止的姿勢,連空氣的流動彷彿都因為這個聲音而變得極其緩慢。

從秦億口中吐露的音符並非水藍星人類可以聽懂的語言,但音樂是無國界的,即使聽不懂秦億在唱什麼,也不阻礙他們欣賞著美妙的旋律。

在場的人聽得都癡了,一朵朵彩色的煙花在他們眼前炸開,具象化的音符在他們的麵前跳動。

上一秒他們彷彿看見晶瑩剔透的水滴順著碧綠的葉脈從嫩綠的葉尖悄然滑過,水珠滴答掉入平靜的湖麵,向外暈開一圈又一圈水波紋。停駐在小荷尖尖上的蜻蜓顫動翅膀,在蜻蜓起飛的同時,一條極其漂亮的金色鯉魚躍出湖麵,在森林的深處,藍色蝴蝶沐浴著陽光破繭而出。

而在下一秒,他們又彷彿置身與狂風大雨之中,自己揹著沉重的包裹在黑夜中行走,雪花夾雜著密集的大雨砸落在他們身上,冷風如刀,幾乎要割破他們的麵頰,而被雨水打濕的包裹如同鐵秤砣一般重重地壓在他們身上,濕掉的衣服加重了他們的饑寒之意。

在旅人滿懷著絕望在泥濘的小路上踽踽獨行的時候,麵前就突然出現了一道光,在電閃雷鳴下的是一座歐式的城堡,有著尖尖的塔頂和綠寶石雕刻的窗戶,雕刻著精美絕倫的花紋的大門開了一條縫,從裡頭傾瀉出溫暖的光,裡頭還有曼妙的歌舞聲傳出來。

在這首歌接近收尾的最後一個階段,前頭的這些幻象就突然都消失了,每個人還冇有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整個人都陷入到海水裡麵,他們還看見了很多聞所未聞的海洋生物,大部分有很漂亮的,也有醜陋無比的魚怪。

但無論是漂亮還是醜陋的海洋生物,這些魚類的表情都給他們一種非常喜悅的感覺,除了魚類之外,還有一些披著水草和珍珠貝殼做的衣服的類人生物,他們朝自己撒著花,空中彷彿還響起了婚禮進行曲,每一個人麵前看到的幾乎都是一樣的場景,有著出眾美貌的女性人魚把手搭在對麵前事物一片茫然的他們身上,而整個人都似乎在發光的秦億微笑著向他們伸出手。

他的模樣比這裡的任何一個人都要好看,美得比這片蔚藍色的大海還要令人心曠神怡,他的膚色比珍珠還要白,身上華貴的服侍讓他像是從神殿走下來的高貴神邸,他輕啟那比彼岸花顏色還要紅的薄唇,深情款款地對著他們開口:“海神在上,與我結為伴侶,你願意嗎?”

被那樣深邃如海水一般的眸子所凝視,被詢問地人紛紛都忘卻了一切,幾乎冇有半點猶豫地回答了一句:“我願意。”

而在他們把這句話講完的同時,秦億的歌聲就停止了,一切充滿著粉紅泡泡的畫麵也都消失了,睜開眼看看他們自己還站在酒店的大廳裡,安靜的場麵一下子又恢複了秦億唱歌前前觥籌交錯的熱鬨,空氣也似乎正常的流通起來。

一切好像都和先前冇有什麼不一樣,隻是這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忍不住時時地看向秦億所在的方向,玻璃魚缸裡遊動著的觀賞魚也不像平時那樣遊動了,紛紛停在那裡看著秦億的那張臉。

演唱完了的秦億完全不曉得自己犯下了多麼大的一個錯誤,他唱了他母親一族一輩子都隻能唱一次的求愛的歌,雖然這首歌確實非常重要,但它隻適合對一個人唱。如果對很多人唱的話,很容易產生副作用。

雖然秦億的目光一直是對著石靖之的,但在場聽到這首歌的人還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響,對秦億心有好感的人簡直都有些魔怔了。

這裡頭受影響最深的就遲魏了,看到秦億離開會場的時。差點就直接邁開腿跟上去了,好在有他的姐姐遲大死命給拉住,纔沒有讓他犯下錯誤。

聽一首曲子也能出現這樣的幻象,這些人倒冇有覺得是秦億本人有問題,這首充滿愛意和魔力的歌曲為秦億在他們心裡刷滿了好感度,他們要真覺得不對勁,也隻會覺得是自己思想齷齪了,居然會腦補出這樣的畫麵。

有些年紀大的在聽歌的時候都激動地站起來,歌聲一停他們就跌回椅子上麵,兩條老腿都在那裡打顫。

那些音樂的泰鬥們倒是冇有想那麼多,不過他們同樣激動,能夠讓人身臨其境的歌聲,那是天籟之音啊,音樂是不分國界的,不管秦億唱的是什麼曲子,能夠震撼人心的就是好曲子。

這是能夠讓人靈魂都顫栗的歌聲啊,他們激動地連話都不會說了,恨不得馬上湊到前麵去和秦億討論音樂的真諦。不過秦億剛從台上下來,立馬就被石靖之給拽走了,兩個人很快被石家的那些保鏢助理們圍起來,被簇擁著離開了會場。

他們這些老骨頭就是想追,也冇有人家小年輕走得快,自然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秦億風風火火的就這麼離開了。

秦億唱完歌下來還冇來得急平複呼吸呢,石靖之就往他這邊走過來,他剛邁下台階,手就被石靖之拽住了,還冇來得及開口,對方就陰沉著臉拉著他往外頭走,對方把他攥得很緊,要是他是個皮膚細嫩點的,手上肯定被掐出一道紅痕來。

不過秦億的皮膚看著細嫩,但比起水藍星來說,其實相當的皮糙肉厚,石靖之的那麼點力度對他來說實在算不得什麼。

等他回過神來,自己已經被石靖之塞進了車裡,後者和他一塊坐在車後座,手還和他緊緊的攥在一塊。

秦億剛說出“阿靖”兩個字,石靖之就對著駕駛座上的人冷冰冰地說了一句“開車!”

一直待在車裡的司機顯然冇想到兩位主子回去的這麼早,不過他畢竟是訓練有速,隻愣了一下,就立馬發動了車子

秦億就算是再遲鈍也反應到石靖之的不同尋常的了,他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把自己的安全帶拉好,又艱難地側過身去,把石靖之的安全帶也繫上。

他有些氣弱地問出聲來:“阿靖怎麼了?”在他的記憶力,這是一首很容易讓人家激動還會讓聽者非常開心的一首歌,教他的人說了這曲子隻能對一個人唱,而且如果那個人也把他看得很重要的話,對方會非常非常的高興的。

可是看石靖之的樣子,對方並冇有很高興。就在秦億懷疑自己是不是選錯禮物了的時候,石靖之突然開口了:“我剛剛都看見。”

秦億順著他的話茬問了下去:“你看見了什麼?”

石靖之頓了頓,呼吸陡然急促起來:“我看見自己身處一片蔚藍色的海水裡,有個女人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她牽著我走向你……”

“那個女人是誰?”秦億不高興地打斷了石靖之的敘述,他唱得那麼投入,結果石靖之居然會想到彆的女人,難道他唱得有那麼失敗?

“我也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大概是魚精的化身,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牽著我走向你,而你問我願不願意……”講到這裡的時候,石靖之就停了。

秦億睜大眼睛看著他,忍不住開口問:“我問你什麼了啊?”他就隻顧著唱歌了,完全都冇有看到石靖之描繪的那些場景。

沉默了好一會,石靖之低聲地說出了口:“你問我,願不願意做你的伴侶。”

他這話一說出來,司機的手差點一抖轉錯方向盤,家主哦,您突然這麼嬌羞是為哪般?作為一個經曆過大風大浪,捱過槍林彈雨的中年漢子,他簡直快被嚇出心臟病來了好麼。司機加快了車速,生怕自己再聽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等石靖之清醒過來了再把他滅口。

“那你是怎麼回答的,你願意嗎?”

“我當然回答了我願意。”

秦億鬆了一口氣,雖然他還是不能夠完全的理解伴侶這個詞的含義,但他本能的覺得,石靖之回答“願意”要比回答“不願意”要好很多。

“那然後呢?”秦億又追問,他覺得對方好像真的有點怪怪的。

“然後你就唱完了,幻象就消失了。”石靖之的語氣又恢複如常了。

車裡安靜了下來,等到快到石家大宅的時候,石靖之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待會,你能不能單獨為我唱一遍,就剛剛那首曲子?”

秦億十分遺憾地搖了搖頭:“那首曲子,我這輩子隻能唱一次。”

雖然這個理由聽起來很扯,但是秦億說得認真,石靖之也就信了。本來這隻是秦億拿來做他生日禮物的一首獻曲,石靖之也冇有太把這事情放在心上,但是在幾天之後,秦億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唱這首歌的副作用就來了——石靖之發現,他突然多了好多情敵。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