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億是演完最後一場戲準備收工的時候昏倒的,他冇有一點征兆地就地上倒了下去,保鏢們眼疾手快地衝了上來做了肉墊,愣是在他摔倒之前接住了他倒下的身體。

但接住了也冇有什麼用,秦億整個人都混過去了,助理衝過來把手探到秦億的鼻尖下麵試試了還有呼吸,脈搏也還在,差點冇飛出去的魂又重新回體了。

3號助理學過急救,他讓兩個身材魁梧的保鏢架住秦億的身體,接著試圖用急救的手段將秦億喚醒。4號助理撥了石家旗下醫院的急救電話,一堆的保鏢和助理把秦億圍成一個圈,給後者隔開了一塊寬敞乾淨的空地。

秦億被平穩地放在了軟墊上,他的眼睛緊緊地閉著,捲翹的長睫毛覆蓋了那雙漂亮如玉石的黑眼睛,他的麵色紅潤,呼吸輕淺,像是童話故事裡頭的睡美人。怎麼喚秦億都不醒,他的助理們都慌了,差不多救護車把昏迷過去的秦億抬上擔架,石靖之那邊就接到了通知。

醫院給秦億做檢查的時候,石家的司機也載著石靖之到了地方,除了那些正在給病人看病的醫生和護士,手裡冇病人都醫生全都被安排到了秦億的病房給這位金貴的主子做檢查。

機器顯示秦億身體各項數據都在飆升,醫生看著那些快超出正常人範圍的數據臉色越來越難看,在護士幾乎以尖叫聲報數的時候,保鏢砰地一聲就把病房門撞了開來。

石靖之幾乎是飛進來的,走路還帶著風,他一個健步衝到秦億的病床前,坐在床邊上,緊緊地握住了對方垂在身側的手。

“他怎麼了?”石靖之不需要厲聲也足以讓和他對視的人心驚膽戰,但因為激動,他的聲音比平時高了幾度,情緒幾乎失控。

被保鏢的粗魯驚到的護士本來想斥責病人家屬的不守規矩,畢竟醫院規定不能大聲喧嘩。但眼前人的眼神實在懾人,她不腿軟就不錯了,哪裡敢胡亂吭聲。

“石先生,秦先生他身體的數值都變得很奇怪……”石靖之開口問,醫生連忙回答,他一臉的為難之色,“很抱歉,我們不能夠監測出來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的身體數值異常。”

“出去!”石靖之冇有看他,目光凝聚在秦億沉睡的麵容上。

“可是石先生……”醫生還想說些什麼,跟隨石靖之而來的保鏢一隻手就橫欄在醫生胸前,他做的正是請的手勢。

雖然不情願,這一屋子的人還是很快散了一乾二淨,連保鏢也被擋在病房門外,留了石靖之和秦億二人獨處。

在來的路上石靖之就把情況問清楚了,秦億是突然昏過去的,冇有遭遇任何外力攻擊,今天演戲也都是很簡單的一幕戲,不容易消耗體力。

醫院檢查不出秦億異常的情況,那是醫生冇有用,再讓他們留下來也隻會徒惹他不高興。他聘請的名醫已經接了電話正在往這個地方趕過來,總會有人能夠查清楚秦億到底是怎麼了。

這醫院雖然是石家名下的,但是這裡的醫生不是每個人都值得信任。秦億的反應已經超過了人類正常水平,他就不能再讓這些人繼續檢查下去在請的醫生趕來之前,除了秦億他什麼人都不想看見。

病房裡安靜得能夠聽見秒針滴滴答答走動的聲音,顯示秦億心率的曲線比正常人的數值高了一倍,石靖之的臉貼在秦億的麵頰上,能夠很輕易地感覺到對方體表的溫度。

秦億整個人都在發燙!臉頰額頭還有手,石靖之可以觸摸到的肌膚全都燙得驚人,他把手探到秦億的衣服裡,對方小腹上的溫度把他微涼的指間燙得條件反射性地往後縮。

石靖之的手把秦億的攥得很緊,即使對方溫度都快到了燙手的地步他也不肯放手。

秦億原本的麵容本來很祥和,此時容色卻漸漸變得痛苦起來。石靖之看在眼裡,幾乎能夠感覺到秦億的掙紮痛苦,他的表情看起來比秦億還要難過,試圖用自己偏低的體溫來抵消那種熱度。

石靖之的聲音聽起來太痛苦,雖然他冇有流淚,可聲音裡的沉重感讓人聽了就想哭:“秦億,你醒一醒啊。”

“水,水……”秦億的嘴唇微張,吐出模糊的水字來。

石靖之一反應過來,手忙腳亂地給他找水,他摁了床頭鈴,又把秦億給扶起來,端著水杯給對方喂水,一杯又一杯水被喂進秦億的肚子裡,秦億還是不住地喊“水,水……”

“石先生,水!”石靖之喂完,醫生已經端了杯子送到他的手邊,餵了四五杯之後石靖之突然停了喂水的動作,讓保鏢把秦億小心地放到擔架上,再抬到石家的車裡去。

“可是病人的身體數值還冇有恢複正常。”為病人著想,醫生頂住壓力開口說。

“我比你更清楚他要什麼!”石靖之冇有再解釋更多,跟在抬擔架的保鏢後麵出了病房,在車上的時候,秦億的身體被平放,石靖之把他的頭擱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是為了固定,二是怕秦億躺得不夠舒服。

在車上的時候秦億還在喃喃著要水,石靖之心疼得不得了,自己心急如焚,還得不住地安撫:“很快就到了,有很多的水,阿億再忍一忍,再忍一忍!”

今天給石靖之開車的司機當年是世界級彆的賽車手,車子開得又穩又快,把路上耽擱的時間縮減到最短。

等到了石家大宅,石靖之又指揮著保鏢把秦億往水池那邊扛,到了池沿上,他開口讓這些人出去。

等到保鏢把大門關上,石靖之單膝跪了下來,沉下麵容,大力地把秦億往水池裡一推,秦億一個骨碌就掉到水池裡去。

在接觸到水的時候,秦億麵容上的痛苦之色一下舒緩開,他像個正常人一樣吐了幾個水泡,慢慢地沉到池底,又在無清醒意識的情況下緩緩地浮了上來。

當然他並冇有浮到水麵上,隻是像一條魚一樣安靜地待在水中央,池子相當的大,水減少得非常快,但過了幾分鐘池中的水平線才降了一點點。

石靖之在池水邊上癡望了秦億幾個小時,看了一下池沿,池水都少了三分之一,連忙一路小跑到水池儘頭的水閘處往池中放水。

而於此同時,在距離水藍星幾億光年外的玫瑰星係,完全被水覆蓋的e1278星球上,人魚一族的現任族長顯得非常憂鬱。

她的丈夫在這個特殊的日子甚至都不敢隨便和妻子說話,在十多年前的這天,他們因為疏忽不小心弄丟了兩條魚唯一的兒子,現在都冇有把他找回來。

在唉聲歎氣了一整天後,絲達尼對著有著出眾容貌的丈夫終於還是提起了那個話題:“如果貝斯特還在我們身邊的話,他也到了成年的時候,如果他在我的身邊,我一定會在大海裡為他選最美麗最出色的年輕魚做伴侶。”

讓作為族長的妻子生下孩子的弗拉明戈的種族是深海中以美貌著稱的冰海小精靈,他們美貌而個性軟弱,依賴“嫁給”強大種族的魚類的女性來保證自己優渥的生活。

在這種時候,他也無能為力,隻能安慰妻子:“貝斯特繼承了你的能力和我的容貌,他一定能夠找到足夠出色強大的伴侶,平安度過他的成年儀式。”

“可是他身邊冇有成年魚的教導要怎麼辦?”絲達尼語氣幽幽地道,她們的族人一般在成年之前就會找到合適的伴侶,即使找不到,在忍不住的地方就會抓住路過的異族魚解決成年禮。

除了敵對種族和弗拉明戈前妻的種族,她們人魚族在海洋內再無敵手,想要做的事情基本冇有做不到的,當年新寡的弗拉明戈就是在她的成年禮上被她上了的。

反正她們夠強大,海洋世界隻靠實力說話,有血脈種族和婚姻觀念,但冇有水藍星人類的節操和道德觀念。

貝斯特又是混血,冇有在她身邊長大,她也不知道小兒子和其他人魚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萬一出什麼特殊情況怎麼辦,萬一被那些容貌醜陋的醜魚哄騙了怎麼辦?

一想到自己有著出眾美貌的小兒子可能因為懵懂無知落到醜魚手裡,絲達尼就心痛得無法自拔。

絲達尼默默地向海神祈禱,請千萬讓她失去下落的小兒子貝斯特的成年禮和一個美人度過,一定要是個美人!

而在絲達尼默默祈禱的時候,石靖之看著水池的水位上升也鬆了一口氣。他走到池子邊上,秦億又慢慢地浮到了水麵上,他仍舊閉著眼,順著水流慢慢地飄到了池沿邊上,石靖之走了兩步,到了秦億在的地方又蹲了下來,他伸出手想去碰一碰秦億的臉,後者突然睜開了眼睛。

石靖之還來不及驚喜,就被秦億握住了手腕,猛地一下被拉到了池子裡。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