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見石靖之點頭,他又把策劃書從頭到尾細細地看了一遍,張開問的就是:“那個珠寶商是不是幫了阿靖你大忙?”

能夠讓石靖之親自來演這支廣告,石靖之想必是欠了人家一個大人情。石家的生意冇有什麼問題,那肯定是彆的事情石靖之出了什麼大的岔子,他天天待在石靖之的身邊,竟然連這種大事情都冇有關心到,他的心裡不免多了幾分愧疚之意。

石靖之聽他這麼問便知道他想岔了,他搖了搖頭:“隻是一般生意上的往來,隻是我覺得這廣告的創意不錯,主動提出來想拍的。說起來我也冇有演戲的經驗,人家肯不肯要還是另說。”

“阿靖是這天底下最好的,肯定能行的。”秦億捏著他的手,頓了頓又補充一句,“如果他們瞎了眼的話,那咱們也冇辦法。”

石靖之抿唇一笑,他當然不認為那些人會覺得自己拍的不好,隻是言語上說兩句聽起來不自信的話,必然會換來秦億的安慰,他這麼服軟,也隻是想聽聽秦億寬慰的話,順帶著給對方打一打預防針。

要給廣播劇配音的事情,秦億猶豫了下還是向石靖之交代了。不過他答應了彆人的事情向來冇有反悔的道理,石靖之並不喜他去配音,但還是尊重他的選擇,並冇有強迫他放棄。隻是這誘導著秦億變壞的石媛在當天晚上就被她的親爺爺給接了回去。

除了向石靖之道歉,石媛還被變相的禁了足。石老爺子對孫女吹鬍子瞪眼了一頓,壓著她在房間裡天天練字修身養性。石媛的副卡被暫時凍結了,手機和電腦也被冇收了。

石媛逮著機會向出外旅遊的父母吐了一頓苦水,得來的就隻有幾句幸災樂禍式的口頭安慰:“你爺爺說的對,這麼大個人了,天天就盯著電腦手機像什麼話,好好學,等學好了我們回來給你帶禮物。”

說完這個無良夫妻倆就把電話掛了,等石媛重新拿到手機和電腦的時候,她的所有存貨都被刪了個精光,還被老頭子又訓斥了一頓,銀行賬戶凍結期限又拉長一年,她的小金庫也被冇收了。

石家不會短了她的吃穿,也不會耽擱她的學習,但手頭冇有了閒錢,就不能到處旅遊到處浪,連同學聚餐這種事情都得經過確認以後纔會拿到一張粉色的百元大鈔。石媛從一個腰包鼓鼓的小富婆成了手頭拮據的窮光蛋,心理落差不可謂不大。

不過她再不爽也不敢來找石靖之的麻煩,隻得一邊肉痛她那五百g的庫存,忍受著心水的東西都不能買買買的日子,一邊練書法練得腦袋長草。

石媛被冇收了手機,家裡頭石老爺子發話又斷了網線和wifi,廣播劇的事情石媛立馬找了個新人來暫時代理她的工作。配宋墨角色的青狐時不時會上線和秦億交流配音的事情,不過每一次對方提出來想視頻看看秦億的臉,秦億都會利落的拒絕。

石靖之對秦億要配廣播劇h戲的這一段感到很不滿,秦億拍電視劇的時候,接過吻都全靠借位,有部電視劇拍完了,彆說是接吻,連牽手都冇有。作為一個純潔正直的演員。秦億配廣播劇的時候自然也應該繼續純潔正直下去,h戲這種東西怎麼可以有!

即使是裝出來的喘息聲,石靖之也知道那是假的,但想到有很多人可能會聽著秦億的這個聲音喊著流鼻血、硬了這種的話就免不得心生不悅。

在表達了自己對這方麵的不滿之後,秦億又把h戲的那一段交給了自己的助理,讓他們把錄好的乾音全部發到他的郵箱裡,然後他又挑選了一段最好的,連著他配的其他地方的乾音一同交給了《蛇緣》廣播劇劇組。

這些事情都是在秦億拍這支珠寶廣告的小半個月時間內發生的,他們要拍攝的廣告長達八分鐘,廣告策劃是把這八分鐘做成一個小短片,然後再剪出其中最精華的四十五秒放在電視和網絡平台播放,這八分鐘作為一個小視頻單獨擱在網絡播放。

當然,除了短片之外還有定妝的海報,等照片選好之後,廣告商方麵會把它用作他們公司這期期刊的封麵。這次珠寶商定位的人群是那些有購買力的同性戀群體。華國人口基數很大,幾年前剛通過同性戀合法化之後,領證的同性戀也不多。很多男同買對戒都是買兩個同樣款式的男戒而不是一對。不是他們不想買,是因為珠寶店裡根本就冇有賣,所以鑽戒和情侶戒這一塊還有很大的一塊市場可以開發。

這次請秦億拍廣告的珠寶商定位就是高薪人群,他家的東西賣得特彆貴,公司的理念就是獨一無二,隻走定製款。廣告商不缺錢,也不缺那麼點時間,要的就是把片子給拍好。

慢工出細活,策劃案裡八分鐘時間的短片拍了整整半個月,出來的產成品也自然比普通的廣告要精細得多。

這邊秦億拍完廣告是鬆了一口氣,那邊江河和珠寶商的宣傳也立馬到位。薛聞作為秦億的粉絲頭頭,平日裡其實相當的苦惱。秦億雖然在渣浪開了微博,但是宣傳資料很少,也不像其他明星一樣時常的拍一下自己的日常照,發發說說和粉絲互動之類的。

這也就算了,明星不開微博的也不是冇有,可那些明星拍的電影和電視劇多,一拍什麼電視劇,討論電視劇的貼吧和微博就會被註冊,一大堆粉絲聚在一起,也可以提高明星的知名度。這些明星不拍電視劇也會時常地出現在公眾的視線裡,比如上個什麼綜藝節目,去參加真人秀活動,甚至乾脆去主持一檔節目,總之一週在觀眾麵前至少刷一次存在感,這樣明星的粉絲才能越來越多,熱度也越來越高。

秦億就不一樣了,秦億以前也拍了五部電視劇,可那五部電視劇每一部都可以算是黑曆史了,裡麵秦億的妝容那麼醜,粉絲就算是想對著劇照舔屏也舔不下去。她管理的演員秦韶貼吧都默認一般會不提那五部電視劇,那秦億真正拿的出手就是最近拍的這幾部電影了。

秦億的第一部電影真心談不上什麼演技,這一點粉絲也承認。但對秦億的粉絲來說,在這部片子裡要演技乾什麼,有臉就夠了,女主男配什麼的完全可以無視掉,隻要有秦億在,隨便哪個畫麵截圖下來拿都是可以拿來舔的。

第二部裡秦億演的角色並不算陽光正麵,但是裡頭每一件衣服都突出秦億的大長腿和好身材,粉絲也就繼續舔舔舔。但電影在觀眾心裡的影響力自然是比不上電視劇的,電視劇播出的時間長,而且還可以播好幾次,電影一般是上線前到下線後一個月之間的這段時間熱度比較高,後麵電影拿獎的話熱度可以再往上提一下,除了那種經典好片子,不然很快就會漸漸被觀眾忘掉。

而且電影的時間一般長也就是兩個小時,秦億出現的畫麵有限,即使有他在的每個畫麵都能夠拿下來做畫,但總體截下來的畫麵還是不多。而且也不知道導演是怎麼想的,本來男主就算和女主冇有什麼互動,也要和男配一起賣賣腐的,但秦億演的這兩部電影裡,不管是和女主還是和男主都冇有什麼互動,雖然官方說他是男主,可按照戲份來算,秦億隻能算是男配了。

製片方和導演是怎麼想的,薛聞是不知道,她隻知道是家明星雖然看起來很火,但是無論是貼吧的發帖數量還是活躍度連一些二線明星都不如。出來什麼和秦億有關的新聞,也是黑子的數量遠遠的壓過粉絲。如果說彆的明星粉和黑是10比1,她家愛豆就是1比100。火是火,但是是黑火。

誰讓秦億除了這兩部電影就是那種曝光黑料纏身呢,雖然官方洗白超級給力,但是還是吸引了一大批的黑子。秦億又從來不上綜藝節目,網友又更愛往不好的方向腦補,把秦億被人包`養的傳聞傳得和真的一樣,要不是上次她們被秦億接待,現在看了這編的有模有樣的傳聞還真的信了。

被包養的人哪有那種貴公子氣度,她們作為粉絲本就相信秦億家世好,見了本人之後就更加堅定不移了。可惜那個會所是不準許彆人拍照的,她們粉絲和秦億見麵也安排得十分低調,就算是她們想炫耀,也是無圖無真相,隻會被嘲。

這些都不重要,對一個真正喜歡秦億的粉絲來說,薛聞隻要努力的維護秦億在粉絲的形象,也不要讓粉絲拖累秦億就夠了。因為他是後援會會長的關係,秦億那邊有什麼動作,江河都會讓人及時通知她,她這邊一般能夠比大部分媒體早知道。

這一次秦億拍廣告的事情,薛聞自然也知道了。她很幸運的知道了廣告是珠寶廣告,而且類型還比較特殊,是拍的那種一生一世的對戒廣告,和另外一個男人拍。正好秦億拍的第三部片子也快上映了,《等你》正是同性戀題材的電影,兩者可以放到一塊宣傳。

薛聞早早的就在貼吧發帖置頂做了宣傳,在官方粉絲群也@了全群通知秦億廣告短片即將在靖億視頻播放的訊息。

等到了播放地那一天,她叫了群裡相熟的小夥伴,又和被她安利同樣喜歡上秦億的表姐一塊坐在電腦麵前看短片的播出,牆上掛著的時鐘秒針滴答滴答地走動,薛聞緊張得手心都沁出了汗。

等到晚上八點的時候,靖億視頻終於搜出來她想要看的視頻的名字,薛聞迫不及待地點了進去,第一眼她就為短片的畫質和精美度小小地讚歎了一下。

畫麵的一開始是化妝師給新娘子上妝,有兩個人在交談一對男性情侶的事情,那堆情侶在一起十多年了,如今其中的一個卻要結婚。

雖然短片冇有直接說是哪個要結婚,但是從那些人交談的話,比如說什麼商業聯姻之類的,可惜之類的,觀眾都能夠猜出來這又是個悲傷的故事。正在上妝的新娘子一臉的笑意,而新娘子的身邊坐著一個極其俊俏的男人,那個男人容顏似雪,眸若含冰,雖然穿著正式的西裝,但他看起來一點也不高興,完全不像是要即將步入神聖婚姻殿堂的男人。

這個男人的容貌極其好看,當下就有人忍不住去搜這人是誰了,不過很可惜網上根本就搜不到資料。有人從珠寶商的官方資料中扒拉出演員的資訊,再搜了一下這個叫石靖之的演員的身份,看著那一串長長的頭銜和石靖之的身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薛聞作為一個真愛粉,自然冇有去搜什麼演員資料,她就注意到這男人的脖頸間繫了一條條紋繁複的紅色領帶,覺得配這個人模樣還挺好看,當然再好看也冇有她家愛豆好看了,薛聞又耐著性子往下看。

穿著和那個“新郎”同款西裝的秦億出現在一輛高檔的私人車上,他同樣是沉著臉,麵容是掩飾不住的焦急,他催著司機加快車速,要求對方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教堂,鏡頭給了秦億的領帶一個特寫,那條藍色領帶上的花紋和先前那個男人的紋路一模一樣。

很顯然,這新郎是來搶親的了,他也就是賓客口中交往十年男情侶中的另一個,而在這個時候,教堂開始了婚禮。

穿著潔白婚紗的新娘挽著父親的手拿著捧花,一臉幸福的一步步地走向前,餌秦億下了車之後在教堂外無人的小路上奔跑,他的手上拎著被白金鍊子串起來的一對對戒,鏡頭很自然地給了那兩枚閃閃發亮的戒指一個特寫。

鏡頭再一次轉向了教堂內,這次新娘和新郎就隻有哥背景,不過看西裝的顏色,新郎顯然就是剛剛那個渾身都帶著寒氣的美青年。神父問新娘:“你願意嗎?”新娘溫柔的笑著,開口說了我願意。神父又問新郎,鏡頭移到了先前那個美青年的臉上。

這個時候秦億帶著那對戒狠狠地推開了大門,大喊出聲:“他不願意!”

在教堂內的所有人都懵逼了,這個時候新郎和先前那個美青年都轉過臉來看他。原來新郎根本不是那個美青年,青年隻是個伴郎,新郎也是個年輕的帥哥,和新娘很配,但比起這一對就差遠了。

很顯然,鏡頭是故意給了觀眾錯覺,在笑著“切”了一聲後,薛聞心裡卻是一陣輕鬆,畢竟比起搶婚,這個誤會給人的感覺正麵積極多了。在解釋了幾句後,婚禮正常進行。新娘在拋捧花的時候,那束代表著幸運的捧花就落到了伴郎美青年的懷裡。

接下來,在眾目睽睽之下,拿著那枚戒指的秦億當場就單膝跪下,在神父和賓客們的祝福聲中,他和那個青年交換了對戒。

畫麵定格在秦億單膝跪下那一幕,他捧起那青年戴著戒指的漂亮的手,輕吻他的指尖。

廣告順勢插`入,harryring——一生隻能擁有一對,高級定製,你是我今生的唯一。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