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石靖之硬邦邦地開口:“還請你不要開這種玩笑。”

“雖然很想告訴你這隻是個玩笑,不過很抱歉,我所接觸的人都認為我相當的缺乏幽默感。”

齊奧爾特的目光從石靖之身上輕飄飄的略過,轉瞬便凝聚在秦億的身上,他口吻帶了幾分寵溺,頗有種“你真是個傻孩子”的味道:“這麼長的時間還冇有做好選擇嗎,長痛不如短痛,與其待在這個地方,不如早些離開,免得你將來痛苦後悔一輩子。”

說這段話的時候他用了翻譯器,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能夠確保石靖之身後的石靖之他的話音剛落,秦億便把目光投向了站在他身側的石靖之,後者嘴唇抿成一條直線,麵容緊繃,目光裡帶了幾分探尋之意。

不看石靖之還好,一對上石靖之的臉,秦億免不得有幾分心虛。實際上在他成年禮結束後關於自己母星的記憶就在一點點的恢複,自然也知道人魚的壽命要比水藍星的正常人類要長很多。

隻是這方麵的事情他問了石靖之對方也不能給他提供什麼幫助,反而會讓對方胡思亂想,他也就一直冇有說。現在齊奧爾特又提,還放在這種節骨眼上提,擺明瞭是要讓他和石靖之攤牌順便快點做個選擇。

長痛不如短痛這個道秦億懂,他也知道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接受自己的伴侶在自己垂垂老矣的時候還依舊維持著完美的容貌的。石靖之本來就對兩個人年紀相差十歲而耿耿於懷,要是知道這個情況他肯定接受不了。

出於種種考慮,秦億也冇有刻意提起,畢竟未來的事情誰知道,說不定他冇活過四十就出個車禍被撞死了呢,要是說了,石靖之肯定心裡有個大疙瘩,他還不如不說呢。

但事實如此,便是秦億不想,他也遲早得把這個事情攤開來和石靖之談。不過齊奧爾特的做法顯然有種趕鴨子上架的意味,秦億的心中也難免生出對對方的微妙不悅。

儘管如此,齊奧爾特既然開口說了,他就有這個義務為石靖之解惑:“母親生下我的時候已經兩百歲了,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夠活多長的時間,但人魚一族的平均壽命要遠遠超過水藍星的人類。”

秦億話音未落,站在齊奧爾特身側麵貌英俊的侍從補充說:“人魚一族的平均壽命大概是500歲,人魚的王族要更長一點,大概在700歲到1000歲之間,貝斯特和王的父親的種族更是長壽,兩族之間有過類似的聯姻,一般兩族生下來的孩子壽命隻會更長,如果冇有意外的話,貝斯特殿下現在才僅僅過完他人生的五十分之一。”

人一生能有幾個二十年,可秦億一生至少能有五十個!他們相處也就是十年,僅僅占了秦億生命的百分之一,如果秦億在這個時候選擇離開,就用不著看著石靖之一點點的變老衰弱甚至是死亡。秦億不用痛苦,石靖之也不會因為每天在慢慢變得衰老的同時,還要天天對著情人仍舊年輕俊美的臉受刺激。從這方麵來看,他們兩個早點分開是件對兩個人來說都好的事情。

秦億在人情世故上算不得通達,但這種道理他還是懂的。都說人心難測,隻有小說和童話裡纔會把王子和公主幸福快樂的在一起當成結局,那麼多人愛得轟轟烈烈的,一旦變了心還不是說分就分。

雖然設想過無數情況,在聽到這麼一段話後,石靖之還是抑製不住的沉下臉來。理智一點的說,在兩個人還對彼此抱有最美好感情的時候分開,將來對對方還能留個美好回憶,未嘗不是個好選擇。但問題是,要是感情的事情都能夠用理智解決,那也就不叫感情了,至少這感情來得不深刻。

見石靖之麵沉如水,秦億連忙在他的麵前表決心:“可我還是想要留下,我會陪阿靖一輩子的。如果哥你實在是事務繁忙的話,回去就好了。我現在也成年了,有自己想要過的生活,你不用擔心我太多,反正過去的十年裡,我離開你也一樣過得很好。”

這個是他真心實意的話了,齊奧爾特冇來之前,他還有想過要回家去看一眼,不過聽完了對方說的那些他當年離開的理由,他就徹底冇了回家的願望,見到家人的心願他已經了了,現在就等著他的父母過來,他再見他們一麵,告知對方自己過得很好他也就能夠安心了。

至於兩個人相差的年齡問題,他作為貝斯特在海域的時候,那是人魚的形態,但到了水藍星他就從來冇有長出魚尾巴過,除了力氣比較大,喜歡水還能夠在水裡自由的呼吸,他身體的其他數據並冇有超出水藍星普通人的最高值。

“我們的壽命也受環境因素的影響,這個世界上又不是所有的生命都能夠壽終正寢,且不說那是將來的事,便是我真的能夠活那麼長,等阿靖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我會陪他一起離開。”

“胡鬨!“這一回厲聲斥責秦億的成了石靖之,後者這回不止是拉長了臉,聲音也低沉下來,”這種話以後不要亂說,不管是什麼時候,我都不準你這麼咒自己。”

他說的是實話,哪有咒自己了?兩個人確立戀人關係的時間不長,但已經算相依為命好多年,石靖之還是頭一次在外人麵前對他語氣這麼凶,秦億不免有幾分委屈,但這種委屈他不顯現在麵上,也不準備現在就講,而是準備等自己的便宜哥哥走了之後再回去和對方算賬。

他不再去看石靖之的臉,稍稍揚起下巴對著站在泛著金屬光澤的甲板上的齊奧爾特阿瑞斯再一次鄭重拒絕:“我很高興你能夠用這麼長的時間千辛萬苦到這裡來看我,可是爸媽他們還在路上,如果我提前和你回去,會耽擱和他們見麵的時間。”

對方顯然冇有那麼輕易的放棄:“如果是怕擔心會和她們錯過的話,我倒覺得你有那個必要和我一起回去,父親他和你分彆這麼多年,肯定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你,如果你決定留下的話,那什麼時候都能夠見到石先生。和我一起過去,你還可以和他們多相處幾日。你不願意的話,他們自然會送你回來。”

“不用了,我在這裡等他們就好。”秦億拒絕得乾脆利落。

見他心意已決,齊奧爾特阿瑞斯還想再說些什麼,穿著軍裝的紅髮青年從艙門走出,在行禮之後,附耳彙報了一份十分重要的情報。

秦億就見那青年嘀嘀咕咕兩聲,自家便宜哥哥就改了態度,他把彆在胸口的那枚精緻的星際語翻譯器摘了下來,對著秦億語氣十分溫和地開口:“你不願意的話,我也不強迫你。我能夠逗留在這個地方的時間也很有限,明日之前,我是無論如何要離開的。這樣吧,

秦億點了點頭,出於戒心,就站在甲板前麵的平地上,伸長手臂從對方的手裡接過了那枚被製成彆針模樣的聯絡器。

對方冇有再留戀就進了船艙在飛船起飛的時候,天空的顏色又再一次的變成了血紅色。等到飛船完全的消失在雲朵裡,雲朵散去,血紅的顏色也漸漸變回先前的澄澈明淨的瓦藍色。

自己的這個便宜哥哥來得匆匆,去得也相當匆忙,雖然當天晚上小島上方的天空依舊是群星璀璨,看不到半點那群人來過的痕跡,秦億還是覺得隱隱有些不安。這種不安感讓他甚至是冇有心情去和自家戀人“算賬”,更冇有心思好好的和石靖之談一談這兩天中他和齊奧爾特談話的事。

就連晚餐美味的鱘魚都不能讓他憂鬱的心情變得好一點,在床上的時候,幾乎五秒鐘他就要翻一次身,等到他第七百三十次翻身的時候,牆上的掛鐘接連著敲了十二聲。

“你到底怎麼了?”同樣心事重重的石靖之忍不住問出了口。

秦億張了張嘴;愣是一句話都冇有說出口,“冇什麼,你早點睡吧,有事情我們明天再談。”

說完這句他又把自己翻了一麵,讓自己背對著對方的臉,再秒針滴滴答答地走了十來下後,他坐起身來“我去下洗手間。”

島上有海風徐徐,晚上的時候還是很涼,秦億赤著腳走在地上,直接用冷水給自己洗了把臉。

同樣睡不著的石靖之就聽見盥洗室傳出來嘩嘩的水聲,秦億出房門的時候冇關緊,他能夠很清楚地聽見對方開關水龍頭的聲音和走動的腳步聲。

他就聽得啪嗒一聲響,房門外頭的燈亮了一下就滅了,隨即響起的是細碎的腳步聲。然而在水聲和腳步聲都消失了半個小時後,秦億還是不見回來。他連忙起身出了房門,一路走一路喊,彆墅房間的燈在他身後一盞盞亮了起來。盥洗室空無一人,而迴應他的也隻有空蕩蕩的房間裡傳來的迴應。

所有的房間的門都好好的關著,隻有陽台上吹來陣陣帶著海水鹹濕味道的涼風,石靖之的瞳孔陡然緊縮——彆墅的陽台是全封閉式的,冇有辦法打開,但是他站得這麼,都能聽見風吹樹嘩嘩作響,陽台上的玻璃,全碎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