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是多年後的某一天,秦億和石靖之搭乘人魚一族研發的高科技飛船回了海域,因為海域的氣壓問題,石靖之隻能通過服用可以在水下呼吸的藥物暫時在人魚族的皇宮裡逗留。不過藥效的時間不長,雖然秦億很想多留一段時間,為了石靖之的身體著想,他還是決定隻在海域待兩天。

這也是石靖之頭一回有機會見到他完整的人魚形態,海裡的魚種類那麼多,不同的魚之間聯姻,子女的基本形態是繼承父母雙方中更強的那一方。

在第一眼見到秦億那條閃閃發光的魚尾巴的時候,石靖之先是愣了一下,但是見到魚尾巴上頭那根探出頭來的粉紅色大蘑菇,他的臉皮又不自在地抽了抽:“在家裡也不能耍流氓。”

秦億低頭看了看自己翹起來在外頭的部位,聲音帶了幾分委屈:“可是這個東西它就是長在外頭的,我冇有耍流氓!”

石靖之這個時候纔想起來,那些資料傳聞裡人魚的生殖·器官是□□在魚尾的外部的,他瞥過臉去耳朵尖還有點發紅,“那你自個找東西把那個地方遮住。”

秦億在水裡的時候更傾向於什麼都不穿,不過石靖之這麼要求了,他也就換上人魚侍從編織的珍珠圍裙係在魚尾上,大小一致圓潤光滑的粉絲珍珠成了魚尾的點綴,連通整齊排列的每一片金色的魚鱗在陽光底下閃閃發光,作為人魚中的皇族,秦億的容貌在人魚族中也算是高的,他隻是簡簡單單的圍了這一條委屈,又吸引了不少其他魚的眼光。

兩個人逛這海底世界的一路上長著漂亮魚尾的雌雄美人魚熱烈的眼光幾乎快要把秦億給看融化,和他並肩遊走在一塊的石靖之則是如芒在背,麵沉如鍋底。

在帶路的侍從的引導下,兩個人上午的時候參觀了秦億父母的宮殿,雖然這對夫妻年紀最小的那個年齡也是石靖之的七八倍,但無論是絲達尼還是她的丈夫,都是臉嫩得可以,要是在水藍星上,和石靖之走在一起搞不好還會被錯認成他的弟弟妹妹。

石靖之不無慶幸的想,好在這是在e1782星球,秦億父母和他的距離隔得也夠遠,要是二老住得離他近,有這麼一對公公婆婆他壓力也挺大的。

比起陰險狡詐的阿瑞斯家族,人魚族的人親和力顯然很高,秦億的父母待石靖之的態度相當吻合,一家四口共同的用了午餐,秦億的弟弟因為剛剛出生,還在打磨得相當光滑的大貝殼裡躺著,冇辦法出來見一麵石靖之。

有著一頭璀璨金髮的火辣美人達芙妮甚是遺憾地甩了甩自己銀色的魚尾巴,用相當可惜的口吻說:“真是可惜了,貝斯特的弟弟還冇有出生,不然我們一家人坐在一起,也不知道多快活。等他出來後,你們兩個再來一趟吧,再怎麼說,貝斯特你也是它的哥哥,弟弟出生還是要來見上一麵的。”

她說這話的時候,坐在她身側的王夫用魚尾巴拍打了一下她的下半身,見妻子轉過臉來,他輕輕地咳嗽了兩聲,有些尷尬地轉移了話題:“咱們不說這個,吃飯吃飯,你嚐嚐看,這道海藻珊瑚蟲道很不錯,廚師利用雷電燒製的,聽說你們那裡的人比較喜歡用火烤製的食物,這種東西營養很豐富的,而且吃起來是甜的,你試試看。”

石靖之低下頭來,用綠鬆石雕刻的盤子上整整齊齊地擺放著彩色的珊瑚,雷劈珊瑚蟲的周圍還怒放著被雕刻成花朵朵的各色寶石,雖然珊瑚蟲被裹了粉,還炸得金燦燦的恰到好處,但他還是冇有勇氣吃下麵前的午餐。

好在午餐其他的食材還算正常,夫妻二人也冇有給彆人夾菜的習慣,這難得的一次家庭小聚氣氛還算是融洽。

用餐之後,秦億就牽著對方的手走遍了他小時候玩耍過的地方,花園、閣樓,深海峽穀,雖然他的尾巴看起來很大,但出乎石靖之意料的靈巧有力。

兩個人稍作休息過後,秦億開口提了今天他計劃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待會我有個東西要給你看,等再休息一會我就帶你過去。”

秦億要去的地方比較偏僻,交通也非常的不順暢,起初的三十分鐘一人一魚是搭乘了海底的水力纜車,等下了車後,至少還有一個小時的路程要他們親自走。石靖之在水裡走得慢,秦億就乾脆把對方圈在懷裡,用研究所那群書呆子研發的頭盔保護好石靖之的頭部,固定住對方脆弱的頸椎,說了聲“抱緊了”便猶如離弦之箭一般穿過曲折而空曠的海底峽穀。

人魚線性流暢的魚尾破開一條水路,以驚人的速度把一人一魚迅速地帶出了峽穀,穿過一片屬於人魚一族的平原,又爬了幾個小小的海底坡,秦億總算是把對方帶到了目的的。

出現在他們兩個麵前的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建築,這建築坐落在幾個峽穀之間的一小塊平原上,整個建築是一個純銀色的巨型的蛋,從外部看,它分為三層,每一層大概三米高,大門上有個和人魚宮殿一模一樣的銀色標誌,尖尖的屋頂上海頂著一個鑲嵌著寶石的巨型皇冠。

人魚一向喜歡閃亮的東西,這個巨型的蛋用的建築材料和裡頭的構造也是相當的符合人魚的審美,幾乎每一處都鑲嵌著各色的寶石,不需要點什麼燈,隻需要在大廳的中央放也該小型的光源,建築內部就憑藉著這些寶石水晶鏡變得亮堂起來。

“你要帶我看什麼?”建築內部擺放著一些奇形怪狀的盒子,但他們從大門進來到第二層,一路走來卻始終空無一魚,被秦億拉上第三層的時候,石靖之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口。

秦億把食指抵在嘴唇上,做了個噓的動作,他神秘兮兮地壓低聲音:“彆著急,你跟我慢慢過來。”

第三層和第一層第二層有很大的不同,前麵兩層都是冷色調,棱角分明的各種盒子和無人看守的尖端設備給人一種金屬的冰冷感,但三樓從地毯,天花板每一處都有著豐富的色彩,地麵是流動的水波紋,天花板上的暖色係花朵也是富有規律地開開合合,往裡頭走,還隱隱有風鈴聲和其他樂器演奏的美妙旋律傳出來,越往裡麵,環境的色彩就越多也越溫暖。

秦億相當熟練地把人往裡頭帶,穿過一條條的迴廊打開一個又一個的房間,樂器的演奏聲被他們拋在後麵,前方越發清晰的是屬於人魚的歌唱聲。歌聲柔和又偏尖細。

不過人魚一族二十歲到四百歲容貌都不會有太多的變化,聽聲音石靖之也冇有辦法判斷對方的年齡,唯一能夠確定的是唱歌的是條雌性人魚,而且性格應該也相當的溫柔。

秦億的腳步在一扇半掩著的水晶門麵前停了下來:“咱們到地方了。”他示意石靖之把聲音放輕,然後動作輕緩地推開了房門。屋子裡的天花板上掛了用各色貝殼串起來的鈴鐺,大約一百多平米的屋子地麵平放著一個又一個的大貝殼,有幾個麵容和藹的雌性人魚一邊哼著歌一邊輕輕地拍打著那些花紋各異的貝殼,有些大貝殼打開了一般,髮色各異的人魚寶寶就坐在被掏空的貝殼中間,純色的眸子一眨也不眨地看過來,濕漉漉的看了就教人心生憐惜。

那幾個守在這裡的雌性人魚見秦億過來,都紛紛站起來向秦億行禮,秦億擺了擺手示意她們坐回原地,石靖之眉頭微皺,眉宇之間帶了幾分不解:“你帶我來這裡乾什麼?”

秦億的目光移向角落,手指指向那個仍舊閉合著的貝殼:“我們兩個人的,就在那裡,最大的一個。”

饒是石靖之再淡定,這種時候也不能夠維持自己一如既往的冷靜表情,他的表情並冇有秦億想象中的高興:“你是說,那裡麵躺著的小人魚寶寶,是我們兩個的孩子?”

“不一定是人魚寶寶,也可能是個完完全全的人類,在它冇有出生之前,一切都有可能。”

石靖之頗為冷淡的哦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倒是秦億興致勃勃地對著貝殼唱了首動人的歌,還拉著石靖之一塊摸了摸貝殼中間生得十分別緻的花紋。

兩個人停留了半個小時就離開了,回去之後,秦億在兩個人的小房間裡就直接掀了那條礙事的珍珠圍裙,等在床上舒服地趴了一會,他才後知後覺地去安撫一下石靖之的情緒:“我們兩個有小寶寶,你好像不大高興?那個可是我費了很大力氣弄來的。”

“我記憶裡,在你們族群,同性之間是冇辦法像正常的夫妻一樣生孩子吧。”如果生孩子都不需要夫妻兩個之間情感上的交流,那秦億的弟弟妹妹不知道有多少個了,也不至於最近秦億的弟弟才被生出來,還待在貝殼裡頭,不知道要孵多少年。

“所以我才說那個貝殼來之不易,而且皇族的人魚和其他人魚出生的方式也是不同的,因為指標不夠的皇族寶寶是冇有繼承權的,如果不是通過自然生產出生的小人魚,是冇有資格出生在我們家的。這裡頭的事情我也說不上很清楚,如果你想要瞭解的話,我可以陪你去一次研究所。”

為了避免造成誤會,秦億還是把貝殼和小孩的來曆解釋了一下,順便講清楚了裡他們族人造孩子的幾種方式。

“先前你有說過要把孩子提上日程,我想著與其去找試管嬰兒,還不如用這種方式,畢竟這樣生出來的孩子隻會流淌著我們的血,不會有其他人的基因在裡麵。這樣的方式生下來的孩子雖然不夠完美,但是肯定會比大部分人都要優秀。”

他們將來肯定是要生活在水藍星的,孩子要生活在地球上,冇有他那種恐怖的力氣和水中的本領反而會比較好。他們來的時間匆忙,秦億就想著讓石靖之知道這件事,等到孩子從貝殼裡出來,他再叫人把他送過來。

雖然他這樣解釋了,但石靖之的臉色並冇有因此好轉,秦億能說的話都說了,就默默地在對方身邊讓石靖之自己靜一靜。

等到秦億實在是困了,便默默地爬到了特彆定製的水床上休息。不過他睡了不到兩個時辰就被石靖之給搖醒了:“阿阿億醒一醒。”

秦億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半夢半醒間說話還帶著濃濃的鼻音:“阿靖有什麼事情嗎?”

石靖之軟言說:“雖然我把孩子的事情提上日程了,不過我覺得要孩子的時間還是有點早,剛剛我有些事情冇有想開,是我的錯,不該和你置氣的。”

秦億的眸子稍稍睜大了些:“這件事情我先前也冇有和你說清楚,我也有錯。你不生我的氣就好了。阿靖你不困嗎,我們睡覺吧。孩子的事情,等他出生還要好長時間呢,我們又足夠的時間做準備,等到時候再談。”

”恩。”石靖之用鼻音應了一聲,手指觸碰到略顯冰涼的鱗片時又有幾分意動,他眸光閃爍,眼暗沉的欲`望從眼底騰騰昇起:“明天我們就得回去了,這輩子可能也就見你一次這樣的形態,要不要試一試?”

秦億原本還有幾分睏倦,被探入薄被的那隻不安分的手又喚得精神起來,尤其是某方麵,特彆的精神抖擻,直起身來便用自己的魚尾巴把對方給壓在了身下。

(以下關於脖子以下不能夠描寫的一千字被石先生吃掉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