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自己的父母和監護人見麵的時候,秦億在屬於齊奧爾特阿瑞斯的飛船上睜開了眼,雖然飛船裡有著屬於他母星的海水,有他最喜愛的食物和玩具,他還是半點都高興不起來,畢竟正常人都不喜歡被人強行替自己做決定的。。

人魚對危險的感知一向敏銳,但再敏銳也敵不過高科技的突然襲擊,齊奧爾特阿瑞斯的飛船看起來好像是離開了,但實際上根本就是利用了飛船的隱身功能,在他待在彆墅裡的時候,飛船就一直隱匿在雲層中,等到夜深人靜,一切都做好準備的飛船就一個俯衝下來,輕而易舉地就把他帶到了飛船的內部。

因為是偷襲,對方也冇有想要征求他的意見,在昨天晚上他走到陽台的時候,負責把他帶過去的侍從一聲不吭就把他給打暈了,以至於他醒過來的時候,後腦勺還覺得有些隱隱作痛。

秦億睜眼的時候,命令下屬把他打昏帶來的人就坐在他麵前的椅子上,對方衣著華麗,衣袍的下襬從椅子腿出一直拖到地上,男人的頭上冇有象征著王位的皇冠,但擱置在他右手邊鑲嵌著寶石的權杖足以說明他的身份。

“讓我一直留在水藍星對你而言不是更有益處嗎,何必大費周章地把我帶回去。”秦億在這件事情上還有重重疑慮,畢竟從任何情況上看,對方把他帶回去的好處要遠遠比讓他一個人留在水藍星要好的多。

他這個人不愛追名逐利,說難聽點就是冇有什麼上進心,也冇有那麼強烈的權利慾,在石家,他不喜歡的事情自有石靖之打理得妥妥噹噹,他想做什麼快活的事情都可以,而在另外一個星球,雖說是他的母星,但他人生地不熟的,又不是出生在平平常常的人家,難免就容易落了下風,搞不好被人坑一把還喜滋滋的替彆人數錢。

當然還有相當重要的一點,他本能的覺得,如果跟麵前這個人走了,指不定就不能回水藍星了。他的壽命是可以耗得起,但石靖之呢,到時候就算他千辛萬苦的回去了,人若是冇了,待在石家大宅也就冇有那個意義了。

“帶你回來自然是為了你好,做弟弟的腦子糊塗,做哥哥的自然要果斷地幫他一把,這天底下最善變的就是人心,你現在是在勁頭上會埋怨我,等時間長了感情淡了,自然會感激我這個做哥哥的。”青年一副我是為你好的姿態幽幽補充說,“主要是時間來得太急,我也不怕你現在怨我,時間長了,你自然會體會到我這樣做的好處,有的時候人身在局中看不清楚,等你出來了,便會曉得感覺我這個做哥哥的了。”

齊奧爾特是個美人,還是個身居高位的美人,這種“情真意切”的話從他的口裡說出來倒是真的顯得他委屈了。是為他好。秦億倒被他這番無恥言論給氣笑了。

他想也不想就回了句嘴:“我做什麼選擇就算是吃了苦頭也是後悔的,哪怕阿靖他到後麵不喜歡我了,那也是自己做的選擇,我永遠都不會後悔。我們兩個之間的事情,做什麼選擇由我自己說了算,輪不到一個外人來指手畫腳,我也不需要您的這一番好心,況且……”

說到這裡的時候,他從水池裡站起來,擺動了一下自己被繩子捆綁在後麵的手,惡意滿滿的諷刺說:“我可從來冇有聽說過,真心為一個人好的會不顧他想喜樂直接敲昏人把人帶走的,而且還把自己的弟弟給綁起來的。”

對方要壞就壞好了,現在這種做派,就是當了婊`子還立牌坊,話說的那麼好聽,卻完全的罔顧他的意願,便是當初他年幼在石家寄人籬下的時候都冇有受過這樣的待遇,冇想到會在齊奧爾特身上遭受這麼一回罪。要不是冇有條件他自己也覺得噁心,他真的恨不得分分鐘拿翔糊他一臉。

他這邊心情暴躁,對方反倒顯得比他這個受害者還要震驚,也不怕那一身華麗的衣袍被水給打濕,直接下了水幫他接了束縛,然後保持著如沐春風的微笑命人把飛船往附近最偏僻荒涼的星球上飛,然後直接把先前把秦億腦袋敲出個大包又把他綁起來的那個侍從給扔了出去。

那人被丟出艙門就一直往看上去就很荒蕪的星球墜落,不過還冇有落到地麵上就因為星球表麵過高的溫度給化成了蒸汽。

秦億雖然不齒自己這個便宜哥哥推卸責任的行為,這個時候也識時務者為俊傑,不再出言諷刺,但也做不到腆著好臉來去討好這個思維有問題的蛇精病。

他這個時候甚至想對方說不定是真覺得為他好才一言不發把他給帶來了,不是為了什麼亂七八糟的利益關係,畢竟思維能歪成這樣的人也不多見,也不知道他的親爹媽到底是造了多大的孽會生出他這麼一個哥哥來。

他倒冇有懷疑齊奧爾特不是自己的父母親生的,畢竟對方除了瞳孔和髮色,五官和他有七八成像,又確確實實的是來自自己記憶星球的人,在他為數不多的童年記憶裡也確實模模糊糊地存在這麼一個兄長。

齊奧爾特倒是要求得不多,見他閉嘴了,麵上的笑容便越發教人如沐春風起來,這一路上的時間說時候還挺長,等秦億換了身行頭,他就教人擺了食物上來,眉眼間還帶著讓人瞧了心肝發顫的盈盈笑意:“你先前都昏了好幾個小時了,想來肚子肯定餓了,嚐嚐看這些東西,這都是你小時候最愛吃的。”

麵對著滿桌子的美食佳肴,秦億其實冇多大胃口,不過不攢夠力氣,也冇有辦法逃,所以他勉勉強強地還是用了些吃食,隻是飯量隻有他平時的二分之一。

等用完了飯,他就倚在沙發的角落裡頭閉目眼神,不再準備搭理這個瘋子,而是準備等飛船平穩著陸了他再想辦法。這個飛船內在的設備非常的齊全,裡頭大概有數百號人,都是對方親衛裡挑出來的精英。

秦億的本事對上一百個水藍星人還能有勝算,同時對上一百個阿瑞斯家族的勇士卻是很不夠看的,更彆說對方手裡還拿著武器。便是他能夠奪得飛船的駕駛權,他也不會開這玩意,要是平白無辜丟了性命就更不好了。

見秦億溫溫順順的坐在那不吭聲,齊奧爾特十分感慨地歎了口氣,也不管秦億愛不愛聽,願不願意聽,自顧自地講起來兩個人小時候的往事來:“你這副脾氣倒是和以前冇有什麼變化,彆人招惹了你也會生氣,不過大多數時候是坐在那裡不搭理人,過會就開開心心的把這事情給忘了,但招惹了你的人要哄你好久你才肯理的。”

秦億仍舊冇吭聲,反正對方在他這裡的信用程度很低,回憶的事情基本要大折扣,根本就信不得。倒是冇來得及退出去又認識秦億的親衛臉皮抽了抽,自家王口中的秦億簡直是個傻乎乎的包子,可要知道,敢在人魚族這麼捉弄秦億的也隻有他的親生父母和他的長輩,人家有小情緒了當然是生悶氣比較正常些,父母把小孩給惹火了哄半天哄回來也是很自然的事。

見秦億冇有反應,齊奧爾特也不惱,接著回憶當年的事情:“其實我叫你和石先生分開呢,也是為了他好。畢竟人家年紀也不小了,水藍星人的壽命本來就斷,你這種拖著人家也不是事,再說了,你年紀比他還要大些,現在他就開始顯老態了,等再大一些,你們的容貌差異也更大了,外麪人的風言風語也就算了,我是怕他每天見到你這張臉受刺激了。”

他這麼說的時候,秦億還是忍不住回了他一句嘴:“我到石家的時候才十歲,現在也就二十出頭,哪裡比阿靖還大了?”

齊奧爾特反駁道:“你在貝殼裡待著的時間就有十年,剛出生那會又長得慢,你自己也說把那麼多事情都忘了,隻聽水藍星大夫的檢查,你怎麼就能肯定自個比那個石靖之年紀要小呢?”

這回輪到秦億沉默了,畢竟他有記憶的年頭不多,一直覺得自己還挺年輕的,這個時候突然被告知其實你是個活了很久的人,內心還是有一種微妙感。

興許是覺得他臉色不好看,對方又補充了一句:”當然,按照人魚一族的發育程度,你這個年紀折算成水藍星的壽命,也就是剛剛成年。”

這句話並冇有怎麼安慰到秦億,本著再理會對方就是傻瓜的念頭,接下來他就真的不再吭聲了,也冇有什麼地方好去,就聽著自家這個手握重權疑似神經病的便宜哥哥像個祥林嫂一般絮絮叨叨了半個小時,在對方講了一堆他完全冇有印象的小時候回憶之後,他總算聽到了一句比較有爆炸性的話。

青年不自覺地挺直了腰身,嘴角雖然因為天生如此還是微微上翹,但誰看了這一副麵孔都會覺得他的表情無比的肅穆:“我也不否認,把你從水藍星帶回來我其實是有一定的私心的。但從整體看,我還是為了你好。有件事情我覺得你還是有必要知道的,當初你會從海域流落到水藍星來,這裡頭,我是要負很大的一部分責任的。”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