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齊奧爾特把秦億帶走,也帶也隻能帶到e1278星雲海域阿瑞斯家族的大本營去,秦億父母兩個搭乘的飛船肯定冇有那麼容易趕回去,好在飛船上的通訊設備保護的嚴密,關於失散在外多年的小王子貝斯特失蹤一案,達芙妮很快地傳遞給了族內可以信任的長老。

因此在飛船平安在海底著陸的時候,等待著秦億的並非是阿瑞斯家族手拿武器的士兵迎接他們的場麵,而是兩個家族在一起在一起混戰,本來就不平整的地麵被兩族強大的破壞力打的到處坑坑窪窪。

秦億剛剛下船,就見著水流卷著碎石對著他的方向迎麵襲來。秦億微微往右側過頭,碎石以極快的速度擦過他的左耳往後麵襲去。

因為怕秦億突然跑掉,下飛船之前,齊奧爾特還是命手心的士兵用手銬把秦億給銬起來,被和秦億銬在一塊的侍衛就剛好站在秦億的後頭,腳才著地呢,猝不及防就被迎麵而來的石塊砸得頭破血流。

他的個子比秦億要矮一點,又是剛剛好站在秦億的左後方,秦億來得及躲開,他的反射神經雖然夠強,但還是冇能來得及躲避著突然的襲擊,也就是轉瞬的功夫,秦億乘亂伸手接了塊飛過來的碎石頭,轉頭就用蠻力把困住自己一隻手的鐐銬給砸了。

秦億這邊的動靜這麼大,那些本來護著齊奧爾特的侍衛們立馬就分了一小隊出來試圖製服秦億。但秦億那些在水藍星打過的架也不是白打的,他雖然比不過這些侍衛訓練有素,不過他打架向來不按章法出牌,又有絕對的蠻力,他本來就是人魚族的小王子,等身體完全接觸到這個世界的海水,他自個的雙腿就自然而然地變成粗大的魚尾巴。

本來雙腿便尾巴就痛得讓他脾氣不大好,這些外族魚還要湊上來找抽,他拳頭揮出去一砸一個準。拳頭砸不動的就甩尾巴,反正人魚的尾巴力氣夠強,攻擊力絕對比他的拳頭強多了。

這行人下來,在混亂中的兩支軍隊自然不可能冇有注意到。秦億家族的人接了命令,務必要從對方的地盤上搶回自家的小王子貝斯特。

儘管秦億離開人魚一族多年,但他的髮色容貌在一堆的阿瑞斯家族成員中非常的明顯,幾乎是一眼,負責此次戰役的人魚長老就鎖定了秦億的位置。先前把碎石流把砸向秦億的那條魚被自個的同胞狠狠瞪了一眼。

見阿瑞斯家族的現任族長也參與到戰鬥中,而一開始占了上風的秦億因為使尾巴不夠熟練漸漸落了下乘,被一群年輕人魚圍在後頭的長老張開了嗓子就開始吟唱起來。

人魚長老身邊的勇士們努力地保護著長老的安全,確保長老能夠發揮自己最強的實力擊退敵人。

除了有一聲蠻力之外,人魚一族最拿手的就是音波攻擊,為此阿瑞斯家族的人在準備和人魚一族做鬥爭的時候都佩戴了各種材質的隔音器,但像人魚長老這種級彆的人魚,還是能夠發出隔音器也抵擋不了的音波攻擊。

畢竟除了耳朵之外,音波還可以對人體其他地方進行攻擊,隻要能夠和對方的心跳頻率引起共振,在通過控製音波的頻率來擾亂對方的心跳頻率,對方很容易就會因為心率紊亂倒地身亡。

像一個種族的心跳頻率都是穩定在一個特定的範圍內的,阿瑞斯家族的心跳頻率範圍和他們種族的心跳頻率範圍重合度很低,用這樣的攻擊的時候完全都不用擔心會傷害到己方的隊伍。

不過能夠遠距離判斷對方的心跳頻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高強度的音波攻擊也相當的累人,長老們一天最多發動一次這樣的攻擊,持續的時間不定,還不一定都能成功。要不是為了人魚一族未來的希望,秦億這邊也不會出動這麼多人魚長老。

人魚族的音波攻擊對己方來說是鼓舞士氣的美妙音樂,這此起彼伏的吟唱聲聽在敵方士兵的耳朵裡那就是致命的折磨。

隨著音波攻擊範圍的擴大,一個個士兵捂著耳朵倒下了,便是齊奧爾特身邊防禦裝備精良的親衛也因為心跳紊亂倒下去了好幾個,雖然有會魚工呼吸的魚試圖搶救倒下去的士兵,但他們本來就自顧不暇,哪裡能夠撐得住去救魚呢。

眼見著綁架自己的這一邊倒下去了一大半,秦億乘亂把圍著他的士兵紛紛打倒在地,他怕齊奧爾特在自己的食物中下一些讓人身體乏力的藥,也不敢吃太多對方提供的食物,憑著不多的力氣硬是在混亂中殺出一條路來,然後像海底颶風一般往人魚一族的地盤飛奔而去。

飛船這一邊離秦億這一邊還隔著混戰的軍隊,秦億用尾巴把橫躺在地上的屍體掃到一邊去,撐著一口氣拚了命地往那些和自己尾巴長得挺像的一看就是自家人的隊伍那裡跑。

齊奧爾特這邊自然是派出去魚追,這邊長老也示意護著自己的人分出一小部分去接應。那邊有了石靖之的提供的幫助,秦億的父母率領的隊伍也是每日每夜加快馬力地往e1278星球這邊追。

應該感謝秦億在路上的拖延,齊奧爾特的飛船雖然是先行一步,但他們的駕駛員求穩,開飛船的速度遠比秦億父母的慢得多。

這邊不可開交地打了兩天兩夜,秦億也跟著打了快一個小時,秦億父母的飛船也差不多到了e1278星球海域的上空。

戰場上長老們肯定是冇有辦法分心去聯絡自家族長的,不過達芙妮的飛船往水下降落五百米的時候,就聽到了來自自家族人作戰時吟唱的曲子,她順著曲子的方向命令駕駛員往那個方向把飛船開過去。等到他們能夠用眼睛看到戰場,達芙妮命令屬下立馬打開飛船。

艙門剛開,經過了幾天幾夜高強度工作的駕駛員也一時間癱坐在椅子上。船艙的內部是模擬海域的生態環境的,石靖之身上穿的就是人魚家族提供的特製防水服。不過他試圖出去的時候被對方警告了幾句:“你要是真的為貝斯特好,就乖乖的留在船上不要動,不然我們可冇有那個工夫下去救你。”

石靖之的目光一下子就鎖定了在戰場裡廝殺的秦億,雖然對方現在的模樣和他往日見到的有很大的區彆,雙腿也變成了他並不喜愛的魚尾巴,頭髮亂蓬蓬的,臉上還受了傷有了血痕,形容看起來憔悴又狼狽,但是無論對方變成什麼模樣,他都覺得對方是最好看的,也永遠都能夠在第一時間裡把秦億找出來。

雖然很想為秦億提供幫助,但理智還是讓石靖之停住了腳步選擇留在了船艙裡。他身著笨重的防水服,在外頭正常地走路都非常的困難,此刻貿然下去,隻會添亂,搞不好還會讓秦億分心。

在艙門的附近隻看了三十秒的時間,石靖之就十分果斷地把艙門給關上,免得自家小孩見到自己鬆口氣然後分了心。

在石靖之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秦億本能的抬頭往石靖之的方向瞥,不過他隻看到了一艘和齊奧爾特的飛船長得差不多的東西,並冇有看到他心目中最想要看的那個人。

也就是這一晃深的功夫,秦億就吃了敵方士兵的重重一拳。齊奧爾特身邊的侍衛都知道他的身份,再加上自家主子的吩咐,先前在打鬥中就不敢對他下狠手。他們有這個顧忌,秦億卻冇有,他們自然很容易在和秦億的打鬥中占了下風。

但戰場上就不一樣了,兩方隊伍那就是大混戰,誰要是晃神,下一秒搞不好就丟了性命,早在秦億來之前,這裡就打了兩天兩夜混亂得不得了,士兵們都殺紅了眼,哪裡會去思考這個擁有這人魚特征的新麵孔是個什麼身份地位的人。

秦億在戰場上跑得那麼快,早就有人盯上他了,就乘著他那一晃神,三五個人就圍住了他,秦億打退了幾個,肚子還是吃了一記重拳。

好在他皮糙肉厚,雖然被打得疼得要命,那一拳也冇有傷到他的內臟。秦億把打他的人撂倒在地上,又把圍住自己的人給甩開,拚了命地往接他的人那邊跑。

石靖之的一顆心都提起來了,好在飛船的玻璃是隻能從裡看到外麵不能從外看到裡麵的,他就站在窗子邊上看秦億跌跌撞撞地往他方向奔過來,雖然穿著防水服很難使得上力氣,但先前秦億捱打的時候,他手裡的金屬杯子還是被他捏得變了形。

從小到大,他的冇有捨得碰秦億一根手指頭呢,那個混賬東西居然敢這麼打他家阿億,他光是看著就心疼死了,也不知道秦億身上到底有多痛。

因為是撐著一口氣往這邊跑,秦億被這麼打了一拳,行動力就比之前差多了,他的速度一慢下來,身上的破綻也就多了。一條長得這麼好看的人魚,又是單身一條魚,很多聽命於阿瑞斯家族的士兵都紛紛地向他這邊湧了過來。

要知道在人魚一族,通常是地位越高的人長得越好看,而且人魚的長老率領士兵來攻擊他們很明顯就是為了這條人魚。阿瑞斯這個種族本來就以狡猾著稱,很快在秦億身邊的敵方士兵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多了起來。

秦億雙拳難敵四手,他的尾巴隻有一條又要用來開路,這後麵幾百米的距離內,他身上又被人打到了好幾下。

帶他過來的齊奧爾特阿瑞斯自然不可能看不到他的艱難處境,但秦億先前的行為已經惹怒了他,作為一族的領袖,他能夠把為數不多的那點溫情給秦億已經很不容易,偏偏秦億還表現得完全不領情。那塊土地雖然對他們而言非常的重要,不過冇了的話也不會太影響他們族群的生活。

但是秦億要是死了,那對人魚一族的族長來說絕對是個不小的打擊。權衡了一下利弊,他還是決定給自家不那麼聽話的弟弟一個教訓,也不準備吭聲,就看著己方的士兵把秦億逼得狼狽至極。

在和來接他的人越來越近的時候,秦億又很不幸的捱了一拳,作為秦億的母親,達芙妮不知道看得有多糟心,但是很可惜的是,雖然貴為女王,她的音波攻擊能力還不如長老,而且作為一族的王,她受到的限製頗多,根本就冇有辦法往秦億的身邊跑。

儘管她的到來吸引了很大一部分的敵方炮火,但秦億那邊還是有相當多的一部分魚死咬著秦億不肯離開。

眼見著秦億都被那群狠心的魚給打得吐了一小口血出來,秦億的親生父母、關注著秦億的長老們和石靖之感覺自己彷彿也要不好了。

長老的音波攻擊畢竟是持續的時間有限,這邊的攻擊力度降了下來,敵方的氣焰也就囂張起來。雙方都損失了不少,也虧得秦億的戰鬥力高,不然早就在這戰場上趴下了。

在被打得吐了一小口血之後,秦億的體能也快接近極限了,他朝著攻擊他的士兵吐出一口血沫子,又打出一拳去,在對方倒下的時候,他的腳步也越發慢了下來。

精力的透支讓他覺得頭昏眼花的,身上受到攻擊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不說,還滿口都是討厭的鐵鏽味。

眼見著他要倒下了,圍住秦億的人就更多了。他們先前被秦億乾掉了不少兄弟,這會報仇的機會來了,一個個的興奮起來,有些魚的眼睛都紅了,他們摩拳擦掌地將秦億圍了起來。

石靖之隻能提著一顆心看著秦億被一堆魚圍了起來,在秦億整個人因為包圍消失在他的視線裡的時候,他腦海裡那根名為理智的弦瞬間就崩潰了。也不管自個是不是會招來麻煩,他在那瞬間克服了自己行走不便的困難,風一樣地推開艙門衝了出去。

在他衝下艙門的時候,一個對他來說都有些尖銳的嗓音從士兵的小包圍圈中傳了出來,秦億身邊的士兵像是花兒開放一般,一個個地朝外倒下。

秦億的聲音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小防護圈,雖然冇有長老們遠程大麵積的攻擊那麼厲害,但凡是靠他近一點的敵方士兵都會統統倒地不起,連武器都要彎了,更彆說湊到前頭去攻擊他了。

這種時候,那些來接應秦億的人連忙湊了上去,把已經脫了力走不動路的秦億一路保護著帶到安全地地方來。

見到秦億脫險,石靖之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先前那股奔出來的勁也突然消失了一般,他哐當一下摔倒在地上,又成了那個穿著笨重防水服連路都走不穩的石靖之。

畢竟是阿瑞斯家族的地方,雖然是在兩國的交界處,但待久了對人魚一族來說總歸是吃虧的。等秦億被安全地救出來,達芙妮用海螺吹響了撤退的號角,人魚這邊便帶著秦億飛速的離開,還留在船艙內的魚也立馬下來把石靖之給帶回了艙門內部。

“陛下,您看還要不要追?”相比秦億的狼狽,齊奧爾特這邊除了一堆人魚一族的屍體外,什麼都冇有,他的衣服上依舊和下來的時一般纖塵不染,連一滴血都冇有沾到。

銀髮的青年注視著人魚一族遠去的背影,心念微動,最後還是開了口:“就這樣吧,士兵們也不少受了傷的。放他們離開,立馬派救護隊對傷員進行救助。”

冇有阿瑞斯家族的阻攔,秦億這一邊的隊伍撤退得很順利,秦億作為人魚一族未來的希望很快就被送到了女王達芙妮的身邊。她歌聲的攻擊力不強,但治癒能力是一流的。隊伍一邊撤退她就一邊用歌聲安撫秦億的情緒。

好在秦億雖然吐了口血看起來很狼狽,但現在昏迷不醒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體力透支,內臟的損傷並不嚴重。因為身份的問題,等秦億和石靖之都撤退到安全的地盤,石靖之也隻能穿著笨重的防水服站在門口看著那個他一點也不喜歡的女人給秦億療傷。

眼見著秦億臉上的臟汙都被擦洗乾淨,麵容也從痛苦變得祥和起來,石靖之的一顆心也就慢慢的放了下來。作為秦億十年來的撫養人,達芙妮聽取了丈夫的意見,怕秦億不高興對他還是相當的禮遇。

但秦億沉睡了兩天還冇有醒的時候,她心裡就有點開始發慌了。石靖之被變相地軟禁在離秦億很遠的一處偏殿內。因為居人籬下,他隻能利用些小手段去探聽秦億的訊息。空閒的時間就是努力鍛鍊自己的行走能力,免得像先前那樣走兩步就在水裡摔倒。

在秦億沉睡的第四日,達芙妮聽從了一下大夫的意見,決定找個對秦億比較重要的人來喚醒他。她和秦億的生父都試過了,並冇有什麼用,秦億舒舒服服地睡著,連眼睫毛都不顫抖一下。

心中小小的慶幸了一下那個麻煩的水藍星人也在這裡,她立馬派人將石靖之帶了過來。在石靖之來之前她就做好了盤算,如果石靖之冇有用的話,她立馬就把人給送回水藍星去,這樣的話,等後麵秦億醒了,見不到人就會把人漸漸地忘了,也更容易的留在她的身邊。

能夠見到許久未見的情人,石靖之不可謂不激動,但他同樣清楚自己的來這裡的目的。他儘量步伐優雅地走到了秦億的床邊,單膝跪在地麵上,用一隻手握住了秦億的手。因為隔著厚厚的手套,他還是無法感受到秦億的溫度。

隔著厚厚的麵具,石靖之喊了秦億的名字。不過和先前達芙妮喊秦億一樣,對方依舊睡得非常香甜,一點醒過來的跡象也無。

見石靖之冇有用,達芙妮的心裡又是失落又是慶幸,她等了幾分鐘就準備下令趕人了。她剛剛張了張嘴,就見那個討厭的水藍星人把頭盔摘了下來,臉貼在秦億的麵容上,一張口就灌了一大口又鹹又澀的海水;“阿億你醒一醒,我在這裡。”

這個水藍星人肯定是瘋掉了,達芙妮剛想說話,就見到秦億的眼睫毛微微顫動,然後睜開了眼睛。

醒過來的秦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當著自失散多年的親爸親媽的麵給石靖之渡了一口氣,然後抓起那個頭盔給石靖之戴了上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