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石靖之會出現在這裡,實在是很出乎秦億的意料。不過水藍星人的身體素質和e1278星球居民差彆很大,雖然有可以避水的衣服在,但在衣食住行方麵石靖之都非常的不方便,考慮到石靖之可能會吃不消海域的長期生活,秦億強烈要求自己的親生父母把石靖之和自己一塊送回去。

不過他的要求在第一時間就被達芙妮給駁回了,她表示自己可以讓人送石靖之回去,但前提是,他必須留在水藍星接受人魚一族繼承人的教育,然後等到時機成熟再代替他的母親達芙妮擔任一族之長兼一國的王。

這段學習的時間換算成水藍星人的計時單位是三十六年三月零六天,這樣的時間長度可能對人魚來說不算太長,但是對生命短暫的水藍星人來說,那幾乎占到了他們人生中的一半。要是秦億答應了,那等他回去,石靖之說不定就化作了石家墓園的一塊冰冷的石碑。

這樣的要求秦億是決對不可能答應的,他原本對生身父母還是很想唸的,雖然達芙妮的表現也確實很思念他很愛他,但她在石靖之問題上強硬的態度實在是讓他相當的反感。

因為石靖之在海域出現了水土不服的症狀,他先向對方做了暫時的妥協,他要求儘快地把石靖之送到石家大宅接受治療,而他在這一次必須陪同石靖之一起回去。在親眼見到石靖之好轉後他會隨同人魚族的成員一起回來。

達芙妮指出了秦億要求裡的一個漏洞:“你說要等他的身體好,那萬一他為了不讓你回來不斷折騰自己怎麼辦,難不成我就得在這裡一直等?這可不行。”

秦億抿了抿唇,又退讓了一步:“兩個月,不管他是不是又生了彆的病,兩個月後我一定回來。”

達芙妮也不敢把秦億逼得太緊,秦億退了一步,她也就借坡下驢應了他的要求。石靖之躺在床上病得渾渾噩噩,對自家戀人和他母親的交易一無所知,但便是他知道了,也冇有辦法動搖秦億的決定,畢竟受人籬下,他便是有突破天際的智商和情商,在這樣的地方也不能發揮出作用。

達芙妮到底還是擔心一路上又什麼變數,這一次送秦億回去的人是她出行時的十來倍,而且還裝備了精良的武器,確保到時候一定要在兩個月到期的時候把秦億給平安地帶回來。

】等到了水、藍星,秦億隻讓石靖之安心養病,海域來的那些

人魚都搭乘著飛船待在石家大宅上空的雲層裡,等石靖之悠悠轉醒的時候,見到熟悉的擺設和身邊的秦億隻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場漫長又十分荒謬的夢。

但他還是記得秦億在夢裡受了傷的,因此他喝完潤喉的水第一句話就是開口問秦億的傷勢:“阿億你的傷……”

秦億笑笑:“我身上冇有傷的。”

石靖之卻是不信:“你過來,讓我看看。”

秦億隻好過去,在石靖之的床邊上脫了衣裳,左右轉了兩圈,還學著電影裡的人猿泰山錘了兩下胸膛表示自己的毫髮無傷。

石靖之的心這才放了下來:“我總覺得,最近做了個十分荒謬的夢。”

要真的是夢就好了,秦億在心裡歎了口氣,穿上衣服在石靖之的身邊坐下:“那個不是夢。”他一開始就冇想著要瞞石靖之,畢竟石靖之一問管家就可以知道先前他離開了一段時間,而且那些人魚來石家的時候,大宅裡的攝像機都有拍下他們的麵孔,這種事情他根本是瞞不住的,還不如早點說開。

“那她們怎麼會容許你過來。”石靖之清清楚楚地記得他昏迷不醒前秦億的母親還是那副極其強硬的態度。他不認為自己這麼病了一場,她們就會突然心軟讓秦億回來。

石靖之自己也是上位者,是斷然不會相信對方為了個陌生人的生死改變主意放棄繼承人的這種鬼話的。

秦億也冇想著對他說謊:“我答應了她一些事情,等你病了好了,我就會回去。”

不等石靖之開口,他又補充了一句:“不過即使你的病不好,兩個月之後我都得和那群人回去。我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陪我,不準又把自己折騰病。”

石靖之的臉色當即就沉了下來,他心裡想些秦億還是很清楚的:“我知道阿靖你很了不起,但是就算是能夠用武力強行把我留下來,那些人也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而且他們的科技顯然要比我們先進,又每一個人力氣都大得驚人,能不能贏得了還另說,我也不想硬碰硬把他們給惹急了。”

秦億頓了頓,瞅著石靖之的臉色說出自己和達芙妮做交易的時候就想好的決定:“從水藍星到海域,飛船開得快一點來回要一個半個月,慢一點的話,五個月也是要的。這些人的飛船隻準備了半年的燃料,從他們出發到現在時間也過去了兩個月。等咱們分開後,阿靖你給我半年的時間,半年之後,無論如何我都會回來見你。”

“那萬一你回不來呢?”石靖之還是冇有打算用武力把來帶秦億走的那些人搞定的念頭,強龍不壓地頭蛇,那群人雖然本事是不小,但是對上整個石家,他們贏的可能性也不是很高。

“冇有萬一,到那根時候,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而且會在石家陪你一輩子,這個是我早早允諾你的,我絕對不會違背自己的誓言。”秦億信誓旦旦地開口。

見石靖之臉色仍然未緩和下來,他抓住對方的手緊緊地攥住:“這件事情,一定要我親自解決以後纔不會有什麼隱患。就算是這一次打贏了,那以後他們隔三差五地來找我怎麼辦。石家家大業大,可也經受不起這樣的長期損耗。石家能夠有現在,是因為有阿靖你投入的十多年的心血,你也不想看著石家被毀掉的吧。”

石靖之麵上總算是有些許動人,秦億也就趁熱打鐵:“以前都是阿靖庇護著我,這一次由我來站在阿靖你的前麵,我會把事情好好的解決,半年之後,我一定回來見你,相信我,好不好?”

被秦億期待的目光長久地注視,石靖之思慮了良久,最後還是輕輕地點了一下頭。因為想著之後有半年的分離,兩個人在剩下的時間裡幾乎是形影不離,就差連上廁所都要一塊去上了。

等到秦億要離開的前一天晚上,兩個人玩得非常的瘋,第二天早上的時候,石靖之腰痠背痛得厲害,硬是起都起不來。等家庭醫生鼓起勇氣委婉著勸自家家主要適當節製的時候,對方卻冇有對他發怒,而是一直晃神地瞧著窗外萬裡無雲的藍天。

因為胡鬨一晚上,他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冇有人了,隻有一張秦億手寫的紙條和桌子上秦億派廚子為他準備好的小米粥。這是他頭一回想要懦弱一次,刻意地讓自己錯過了秦億的離開。

因為一路上冇有意外狀況的發生,離開石靖之後,秦億在兩個月後抵達了人魚一族的皇宮,在他意料之內的,達芙妮把他這一次的迴歸儀式舉辦得相當的浩大,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又一改先前的冷硬態度,化作柔情似水的溫柔好母親,除了回水藍星陪石靖之這一點要求外,隻要秦億提出的東西,她都會儘可能的去滿足他。

既為了補償十多年來秦億缺失的母愛,又是為了軟化秦億的態度,讓他放棄離開的念頭。這張溫情牌比先前的武力鎮壓要好得多,但對秦億來說,這牌打得時間太晚目的太明顯,對他而言也冇有太大的作用。

他心裡頭還惦記著能夠早點回去,所以在人魚一族待了冇有多長時間後他就開始主動向對方提出要求來輔助對方的工作。對方自然是很高興,一開始就給了秦億一向挺重要的工作,而且還派了人來指導他,免得秦億表現得不好,不能夠在家族的高層服眾。

但即便如此,秦億把事情做得糟糕的程度還是大得突破她的想象,偏偏怕打擊到自己兒子的積極性,她還要揚起笑臉安慰秦億這是因為兩個星球行事的方式很不一樣,等到秦億熟悉了自然這些東西就會做了。

第二次的時候,她就不敢把那麼重要的事情交給秦億去做了,如果事情夠重要,她一定會讓幾個有經驗的長輩輔助,這樣到最後,結果即使不那麼完美,倒也不至於犯了眾怒。

等到後麵幾次,秦億也撕破臉來,事情也不做,專門和那些派來輔助他的長輩對著乾,明白了的要在達芙妮吩咐他做好的事情上麵搞破壞。

秦億是人魚一族的王子,是未來的希望,從他破壞的手段來看,他絕對是個不得了的聰明人,可秦億再聰明不為人魚一族所用有什麼用。

他們可以忍受養著一個無用的君主,但是絕對不能夠忍受自己的君主是個抱著一顆會麵之心的大能人。雖然繼承人很重要,但是人魚一族的未來更加重要。皇室也不是女王達芙妮一個人說了就能算的,而且達芙妮雖然是一族之長,但族中還有德高望重的長老,也不是她一個人說了就能算的。

秦億在那邊使勁地折騰,達芙妮也被族裡長老敲打了多遍。等到她手邊的事情忙完,她特意地推掉手裡的所有行程準備和自家兒子來一次心平氣和的促膝長談。

不過秦億顯然冇有準備讓她這麼心平氣和下去,時間都這麼久了,他擔心石靖之那邊擔心的要命,也冇有那麼長的時間和人再打持久戰拖下去。

達芙妮的語氣相當的無奈,這畢竟是她的兒子,那些工作也是她交給秦億做的,對方確實和她料想的一樣出眾,但是他把出眾的才能全放到了一心和她作對上麵,便是她再有本事收拾爛攤子,也被秦億折騰得心力憔悴。

“說吧,你到底想要些什麼?你要想這個位子,母親也可以退位下來給你,隻要你好好乾,我冇有什麼不可以應允你的。”

“我要回水藍星,不要待在這裡你肯嗎?”

“那個不行!”達芙妮下意思地否定,然後揉了揉自己發痛的額頭,“那個男人有什麼好的,你非得回去待在他的身邊。水藍星本來就不適合我們生存,你要是在那裡待久了,壽命也會變少的。”

這對秦億而言倒是個好訊息:“這不是很好嗎,反正我也冇有準備要活上幾百年。”

“那你就忍心讓我看你走在我的前麵,白髮人送黑髮人?你就不能為媽體諒一些嗎?”

“我為你體諒,那誰為我體諒,誰為阿靖體諒?”秦億說話相當尖銳,一點也不肯給自己這個便宜母親留情麵。

“我很感激你和父親一起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上,也很感激你把我撫養到十歲,如果你能夠在我剛剛失蹤不久的時候就把我找回來,我一定會好好待在這裡,為人魚一族的興旺和生存做努力。但是……”

秦億頓了頓,又接著說:“但是那隻是如果,事實是我在石家生活了十多年,是阿靖他把我撫養成人,他是我名正言順的監護人,也是我愛人,也會是我將來的伴侶,我已經有了自己新的家,也已經是個有自主能力的成年人。就算是在人魚一族,成了年的人魚也會離開自己的父母重新組建家庭,我感激你的愛護,但是痛恨你對我的乾涉過多。我不喜歡彆人逼我,偏偏逼我最多的就是您。”

他的語速很快,但是字字鏗鏘有力,達芙妮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又被秦億的話給堵了回去:“您是人魚一族的族長,對這裡有很深的感情,但我不是。雖然我出生在這個地方,但對我而言,這裡並非我的家鄉。人魚的皇宮再富麗堂皇也不是我的家,不是我受了傷可以躲起來療傷的港灣,我的家應該是在水藍星的石家大宅,那裡有我在乎的人,有他在的地方我才能夠安心。”

“你就不怕我以他的性命要挾你好好的為人魚一族貢獻?如果他死了的話,你也冇有必要回去,為了他能夠好好的活著,你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和我作對。”

“如果母親您還是不肯對我死心的話,那儘管這樣做試試看,他要是受到一點傷害我就是豁出這條命也會搭上整個人魚族的未來。您要我留在這裡是想讓我成為這個族裡的繼承人,等權利都到了我的手裡,您覺得您還能遭受的起我的報複嗎?”

“孽子!難道人魚一族的幸福還比不上你的一己私慾嗎?”

“當然比不上!”秦億冇有半分猶豫的嗆聲回去,“您願意犧牲自己那是您的事,雖然你生下了我,但冇有資格拿我的人生去成全彆人的幸福。請您不要和我談什麼人魚族的未來,大家是多麼的無辜。我冇有那麼強烈的憐憫心來犧牲自己的幸福去成全這些不相乾的人,要是他們真的不幸福,那也隻能恨母親您,若非您的意義孤行,他們的日子本來可以過得好好的。您總說要讓彆人快樂,那誰來讓我快樂。說實話,我真的很懷疑您到底是不是我的親生母親。”

“你你你……”達芙妮氣得直哆嗦,她的臉憋得通紅,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出來,“我怎麼就不是你的母親了,為了讓你平安的來到這個世界上,你知道我做了多少年的努力嗎?”

“很抱歉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秦億姿態強硬地開口,“現在擺在這裡的選擇就兩種,您放我回去,如果想念我的時候您可以來石家見我。日常生活中您要是有什麼事,通過通訊設備我也可以給您提供參考意見。”

“那另外一種選擇是什麼?”

“另外一種選擇就是,您繼續留在我這裡耗,等到阿靖他離開人世,我就把人魚一族毀了。齊奧爾特對這個怕是會相當的樂見其成把,說起來他還是我同母異父的兄長,便是我背叛了人魚一族,他也不會虧待於我。”

“你敢!”達芙妮氣得胸脯上下起伏,然而她冷靜下來,又語氣篤定地說:“你是我的孩子,我最瞭解你不過。你的心很軟,做不來這樣的事情。”

“會不會做出這種事情那母親就試試看吧,兔子急了也會咬人呢,何況我骨子裡流著和母親您一樣固執的血。”秦億攤了攤手站起身來,“對了,兔子就是水藍星一種相當溫和的哺乳動物,非常的膽小乖巧。我希望您能夠好好的想一想,在兩天後給我答覆。”

說完他就離開了房間,留達芙妮在房間裡沉默良久。另秦億驚喜的是,對方並冇有想太長的時間,就表示可以把他放回去。

都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達芙妮身上的責任太重顧忌太多,自然不敢豁出來和他賭。“希望你回去之後還能夠記得在水藍星有我和你的父親,每年我過生日的時候你能回來看一看我。”

秦億的麵上浮現出真誠的笑意:“這個是當然,我也祝福您和父親能夠儘快給我生個弟弟或者妹妹,你們還有那麼長的時間,人魚一族絕對會好好的繁衍發展下去。”

兩個月後,秦億帶著來自海域的各種土特產回了d市,他降落的地方是d市附近的大海,等他提著大包小包的海產品出現在市內的時候,離他先前離開剛好過去了半年。

考慮到自己在消失前還做了一段時間的大明星,秦億還整了個鴨舌帽和大墨鏡給自己戴上。他到d市的時候也冇有帶錢,直接在附近的金銀珠寶店裡賣了一個金飾品作為自己回去的路費。

在坐在回石家大宅的計程車上的時候,秦億就聽到司機的廣播裡傳出來一個訊息:“現在我們正在石氏集團董事長的婚禮現場,婚禮的司儀是著名企業家王xx……烏雞台記者李xx為您報道。”

“這個石氏集團董事長的婚禮是怎麼回事?”秦億忍不住開口詢問。

司機操著一口本地方言回答他:“這個你都不知道啊,一看就是今天從外地來的,我們市的石氏集團你聽過吧,靖億娛樂總聽說過吧,全國有名的。”

“這個我知道,他們集團還有個大明星叫秦韶的,他演的電影都挺好看的。”

“對對的,不過那個秦韶都失蹤老久了,咱們不說那個不吉利的,就說這個董事長的婚禮吧,聽說是和個男人一起結婚呢,婚禮花了好幾個億,有錢人就是不一樣,要是我是那個男人也願意嫁啊,可惜人家看不上我。”

“我能不能問一下那個董事長叫什麼名字,婚禮的另外一個新郎是誰?”秦億的一顆心撲通撲通跳了起來。

“我聽說董事長好像是叫石靖之,另外一個新郎就不知道了,不過聽說長得非常好看。”

“師傅,我不去之前那個地方了,您能給我開到石家董事長的婚禮現場去嗎?”

司機猶豫說:“這個不好辦吧,我倒是想去看熱鬨,人家不會讓進啊。”

“這個問題您就不用擔心了,我有急事要找個石家的熟人,既然是石家董事長的婚禮,那他肯定在那裡,這樣吧,我給您再加五百塊錢,您給我開到現場,速度越快越好。”

司機比了個ok的手勢:“好的,那您繫好安全帶,坐穩了您嘞!”

在車上的時候,秦億覺得很委屈,雖然石靖之說過要把婚禮提上日程,而且算算時間也差不多就是這幾天。但冇想到對方居然這麼等不及,說好了半年的,竟然就為了結婚這麼輕率地找了彆人,白費他這麼努力地爭取回來的了。

司機把秦億帶到場外的時候,秦億又給司機加了五百塊讓對方在這裡等著自己,畢竟那些亂七八糟的海產品拿出來太占地方,他也不想太引人注目。

因為秦億穿得極其像模像樣,戴著墨鏡的樣子又像個大明星,在最初的那道門檻那裡守衛把他放過去了,但是在禮堂的前麵,兩個身形高大的保鏢伸出手來問他要了婚禮的請柬。

秦億壓了壓自己的鴨舌帽,從衣服口袋裡摸了摸,拿出一張玫瑰燙金的請柬給了保鏢。

對方接過請柬後便做了個您請的動作:“蘇先生請進,您請往這邊走。”

秦億抬頭挺胸姿態坦然地走了進去,至於被他搶了請柬的倒黴蛋被他一個手刀劈昏了丟在了禮堂附近酒店的廁所單間裡。

彆問他怎麼把人反鎖在裡麵的,作為一個智商出眾的外星人,總要有些特彆的本事。

秦億趕來的時間很巧,冇過幾分鐘婚禮就要開始了,穿著白色西裝的石靖之在婚禮進行曲的音樂聲中緩緩的走向戴著銀色十字架的牧師,他看起來比半年前更瘦一些,但是神采奕奕,一如從前的年輕俊美。

秦億按捺中衝動坐在椅子上,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婚禮上另外一個新郎還冇有過來,但他已經冇有那個時間等了。秦億的焦灼連他周圍的人都感覺得到,直到牧師開始準備宣讀結婚誓詞,他不等牧師開口,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大聲地喊了一句:“他不願意。”

瞬間全場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記者們反應比較快,在其他人還懵逼的時候,媒體的攝像機都紛紛移向了秦億所在的地方。

秦億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和墨鏡,露出他那張比大螢幕上還要俊美逼人的臉來,他一個箭步衝向了石靖之的方向,然後一臉委屈的看向石靖之,用眼神譴責對方的不守約。

不過這種時候並不適合內部撕逼,他當眾單膝跪了下來,從自己衣服的大口袋裡掏出來一對款式相同的亮晶晶的鑽戒,那是來自海域的珍寶,他花了很長時間精心的設計。

秦億捉過對方手為自己套上一枚戒指,然後把另外一枚放在對方掌心:“我願意和你結為伴侶,忠誠於你,無論你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石先生,我在這裡鄭重地問你,你願意愛我、忠誠於我,無論他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願意成為我的伴侶嗎?”

石靖之盯著那戒指半晌,然後小心翼翼地將戒指戴上了秦億的無名指,他微微地笑起來,說出那句對秦億而言最動聽的話:“我願意。”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