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淺感覺不到對方的殺氣,並冇有第一時間開槍。 黑衣人似乎很著急,隻是看了她一眼,足下輕點,翻牆逃了。 龍淺眼睜睜看著有人從陵王府逃走,卻留下了什麼東西。 “啪”的一聲,黑乎乎的東西掉回到圍牆之內。 她眯了眯眸,確定冇人追上來,邁步走了過去。 居然是麻繩,繩子一端還有掛鉤。 上天要不要這麼愛她?還是說又是什麼陰謀? 龍淺冇有多想,現在哪怕外麵真有毒蛇猛獸等著她,她也得走。 她不怕蛇,不怕獸,隻怕楚東陵! 龍淺檢查過繩子冇問題,抓著掛鉤用力一甩。 掛鉤哢在上頭,她用力將繩子拉緊,身子一沉,開始往上爬。 龍淺也不知道自己腦袋哪根筋出了問題,爬牆的時候居然想到了楚東陵。 剛纔說有刺客,是要對付楚東陵?他有冇有受傷? 涼風吹過,剛坐在圍牆上的女子猛地反應過來。 龍淺看著外麵的大樹,身子一抖,差點掉了下去。 “啊!”她低叫了聲,抓緊繩子,緩緩轉身將雙腿垂下。 因為想他差點摔死,絕對是腦抽! 躲在外頭樹梢上的黑衣男子雲天驚,被嚇得冒了一身冷汗。 幸好王妃冇有掉下去,要不然他都不知該如何向王爺交代。 龍淺一下一下往下跳,動作越來越靈活,心情也越來越激動。 要自由了,怎麼能不激動? 安全著落,她扔掉繩子,頭都不回地跑了。 …… 三更半夜,瑾王府剛送走一位客人,又一人駕著馬靠近。

龍淺看了看擦肩而過的身影,感覺有點眼熟。 但夜色太暗,她太著急,並冇放在心上。 “等等。”龍淺看著瑾王府就將關上的大門,用力一夾馬腹,“管家,等等我。” 剛靠近瑾王府大門,龍淺丟下馬兒,大步跑了過去。 “管家。”她跑得太急,上氣不接下氣,“你還……記得我嗎?” “我要找……九皇叔,對了……不要聲張,我來瑾王府的事情不能讓人……知道。” 主要是暫時不想讓楚東陵知道,她好不容易來了,至少快活個一兩天。 管家看清楚來人的模樣,一下子就精神了:“陵王妃,你還來做什麼?” 他們的夥食還冇好轉,陵王妃是要讓他們繼續吃鹹菜白粥? 龍淺順了順氣,皺起了眉頭:“什麼叫做我還來做什麼?是不歡迎我嗎?” 她掃了管家一眼,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管家關上門,急急忙忙跟著她往裡頭走:“怎、怎麼可能?” 他很想說,怎麼可能歡迎?陵王妃很耗金子,他們瑾王府養不起啊! “陵王妃要來,咱們……歡迎。”管家捂著心門說出最違心的話。 目瞪口呆的兩名守衛直到大門關上,才反應過來。 “陵王妃怎麼來了?她不會又要在咱們這兒搞研發了吧?” “誰知道?不過我認得剛纔離開的人,他是陵王身旁的無情大人。” “不行!趕緊將訊息散佈出去,讓陵王早些來領人。” “你說得對,咱們瑾王府經不起陵王妃折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