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生說,威廉剛醒,現在隻能吃流食,等過兩天,就可以吃些清淡點的食物了。

從辦公室出來後,阮星晚去樓下便利店裡買了點東西,再回到病房時,周辭深和威廉的助理已經在裡麵了。

聽到他們在談公司的事,阮星晚又靜靜關上了門,坐在外麵的椅子上等。

她打開手機,盯著小傢夥的照片,眼眶又不自覺的紅了。

眼淚一滴一滴,砸在了手機螢幕上。

片刻後,她仰起頭,閉上眼睛,把眼淚憋了回去。

這時候,有人握住她的雙手,嗓音低低的:“你看到新聞了?”

阮星晚睜開眼,見周辭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了,正蹲在她麵前。

她垂著頭悶悶嗯了聲:“我聯絡不上江沅和許阿姨,我怕……”

周辭深捏了捏她通紅的鼻子:“怕什麼,不是有我在嗎。”

阮星晚一愣,心裡忽然升起了一個念頭:“你……”

“江家出事後,他們就被帶到了安全的地方。”

“可是小傢夥不是在實驗室治療嗎,江上寒出了事,實驗室那邊怎麼樣了?”

“他們現在都很安全,隻是人多目標太大,暫時無法把他們送出江州。不用擔心,嗯?”

阮星晚哽咽道:“可是我給江沅和許阿姨打電話,都打不通。”

周辭深道:“那是因為,有很多人都在找他們。等到晚上,我聯絡他們,好不好?”

阮星晚抬手抹著臉上的眼淚:“知道了。”

周辭深看著她還冇從傷心難過中恢複過來的神情,心裡一軟,湊過去在她唇上親了親:“哭起來都這麼可愛。”

阮星晚:“……”

她剛想去推他,手就被男人摁住。

周辭深薄唇勾了下,緩緩退開:“剛剛去哪兒了?”

阮星晚的聲音還帶著哭腔,小聲道:“去樓下買了點東西。”

“吃飯了麼。”

“冇……”

周辭深道:“起來吧,帶你去吃飯。”

阮星晚回頭看向病房:“可是醫生說了他要多休息……”

“放心,隻是簡單的工作彙報,很快就會結束。”

阮星晚忽然想到什麼,冇再說話,跟著他離開。

周辭深道:“想吃什麼?”

“都行。”

“既然威廉已經醒了,你也可以放心了,我們出去吃。”

阮星晚點頭:“好。”

周辭深大概是有些意外,她居然這麼配合,轉過頭看她,眉梢微抬。

察覺到他的視線,阮星晚理了理頭髮,正色道:“我是覺得,你被趕出來挺可憐的。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都聽你的。”

周辭深默了幾秒才道:“……誰告訴你我是被趕出來的了?”

阮星晚道:“這難道不是我們都心知肚明的事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