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她的大腦堪比計算機

霍雲驍回到樓上,掃了一眼滿身是血的朝顏,緊張的走到紀衡言麵前。

“你冇事吧?受傷了嗎?”

紀衡言搖頭:“冇有,但是她這一槍正對心臟,醫生說凶多吉少。”

霍雲驍的眸中閃過殺意:“K洲的人無孔不入,好在你冇受傷,這個女囚如果死了,隻能再找機會抓一個回來。”

紀衡言的呼吸一滯:“雲驍,叫歐瑾過來。”

霍雲驍一愣:“什麼?”

紀衡言說:“叫歐瑾來給她治,她不能死。”

霍雲驍看著紀衡言嚴肅的表情,隻以為是朝顏的身份對紀衡言的行動很有價值。

“好,我安排私人飛機接歐瑾過來。”

兩人正說著話,那邊搶救的醫生大喊:“心臟暫停!除顫儀!”

紀衡言猛地起身,被霍雲驍一把拉住。

“衡言,你今晚怎麼了?醫生搶救一個囚犯,你衝過去打算做什麼?”

紀衡言捏著拳頭,冷聲道:“我出去透透氣。”

他走出房子,站在夜色寒風中點燃了一支菸吸了一口,煙霧從口中吐出,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他怎麼了?

他好像格外在意朝顏的生死,僅僅是因為她是目前自己所接觸到的排名最高K洲殺手嗎?

還是因為她笑起來時那無人可比的美麗,或是因為她這奇怪的像機器人一樣的理智性格?

紀衡言想不通,似乎哪種都不可能。

他如此關心自己的囚犯,隻可能是因為囚犯的身份罷了。

隻是在這安靜的搶救的夜晚,紀衡言不受控製的想到朝顏昏迷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她冇有逃跑,她隻是想去救艾莉森。

因為紀衡言說,如果將來非要選一個人結婚,或許會是艾莉森。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樣天真愚蠢的女人,因為他的一句假設,就賠上自己的性命?

紀衡言想,等她醒過來,得好好教育一下這個觀念。

冇過多久,霍雲驍下樓找到了紀衡言。

“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你想先聽哪一個?”

“好訊息。”

霍雲驍說:“她的心臟和呼吸暫停了兩分鐘,係統默認她已經生理性死亡,所以她體內的定位器自動關閉,即使不取出來,也冇什麼大礙了。”

紀衡言夾著煙的手指顫了顫,問:“壞訊息呢?”

霍雲驍說:“子彈打中了左心室,現有條件下,醫生極力搶救之下也隻能勉強將她從鬼門關拉回來,但是冇法取出子彈,她也無法甦醒。”

紀衡言抿唇,良久,道:“回基地去等歐瑾來,歐瑾可以救她。”

紀衡言跟醫生再三確認過朝顏可以經得起長途飛行,終於將這位K洲殺手帶回了天啟基地。

歐瑾隨後趕到,天啟基地的醫療設備都是最先進的,配上歐瑾這位國際名醫,已經是紀衡言可以提供的最好的醫療條件。

歐瑾在手術室裡待了兩個小時,終於出來。

他摘下口罩,將報告交給紀衡言。

“子彈的位置太危險,現在已經取出來了,但是心臟失血量太大,她能活著就已經是個奇蹟了,一時半會冇法醒來,隻能等著。”

紀衡言的心被重重的錘了一拳,半天才緩過來。

“知道了。”

歐瑾道:“還有你要的另一個報告結果,她的身體瘦小,按理說這個身板就算經過嚴苛訓練都冇法在高手如雲的K洲排的上號,但是她做到了,不是因為天賦異稟。”

“什麼意思?”

“恰恰相反,她的天賦應該算是很低的,天生體弱,天生身體素質低,但是常年的藥物浸潤強行拉高了她的體能。

且她的身體抗藥性很強,一般的藥物都不見效,所以遇到這種要命的事情,她的身體無法配合醫生治療,隻會拖後腿。

不過我檢查過她的大腦開發比平均水平高出許多,所以這大概可以解釋你所說的她喜歡憑概率做事,並不是極端理智,而是她的大腦堪比計算機,真的可以算出概率。”

歐瑾拍了拍紀衡言的肩膀,道:“你撿了個寶貝啊,K洲醫術果然強悍,能用藥物開發大腦,這簡直堪比上帝之手。”

紀衡言卻笑不出來,隻問:“除了抗藥性,她的身體還有什麼缺陷嗎?”

歐瑾撇撇嘴:“那太多了,常年接受各種藥物的結果就是她的身體功能紊亂,譬如她的傷口比常人癒合要緩慢很多,她對疼痛的感知比常人要敏銳很多。”

紀衡言驀的想起朝顏總是毫不遮掩的說,我疼。

她不是在嬌氣,她是真的很疼,遠比正常人受刑時要疼得多。

所以她中槍被捕之後,捱了一頓鞭子之後,她的傷口總是輕而易舉的崩裂,血流個不停。

不是因為醫生草率包紮,而是因為她本身的癒合能力就很弱。

紀衡言的心像是被撕扯成了兩半。

一半在說著隻是個K洲的囚犯,讓她疼讓她流血,這都是活該。

另一半卻說這是個像紀蔓一樣的小姑娘,是個會因為他的一句話去救人的小姑娘,她或許並不像她的身份看起來這樣壞。

歐瑾道:“該做的我都做了,如果冇有彆的事情我就先回國了,雲驍拐了個很漂亮的姑娘,我得好好給他牽紅線。”

紀衡言點點頭,又叮囑道:“身份查清了再牽紅線,彆讓雲驍有危險。”

“知道了知道了,一個小姑娘而已能有什麼危險?”

歐瑾擺擺手,離開了天啟基地。

紀衡言看著病房裡戴著呼吸機的朝顏,像是陷入沉睡的小公主。

歐瑾都不確定她什麼時候會醒過來,那就是真的很嚴重了。

齊尚匆匆走過來,低聲道:“老大,您父親來了,在辦公室等您。”

“知道了。”

紀衡言回到辦公室,沙發上坐著一個眉眼鋒利的長者,混血感冇有紀衡言這麼重,至少他的眼睛是黑色的,可那深邃的眼窩卻看起來更加冷漠。

紀崇——天啟基地的上一任指揮官。

“父親。”

紀崇的指尖夾著雪茄,冷冷的看著紀衡言。

“你抓到了K洲的一個女殺手,交給我,我會撬開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