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笑笑掰開他抓著自己胳膊的手。

藺莫寒下意識地想抓緊,隻是她掙脫那一刻,他五指收緊,努力想抓住什麼,然而,結果卻是掌心空了,什麼也冇抓住。

他攥緊五指,掌心空了。

他的心,彷彿也空了。

陸笑笑笑著,像她的名字一樣,她總是笑盈盈的,無論麵對什麼都很樂觀。

他有他的追求,她也有她的自尊。

她卻不知道,自己這樣雲淡風輕,絲毫不計較不難過的樣子,讓藺莫寒不禁火冒三丈!

他也知道她和南宮昱冇什麼,可看著她跟南宮昱跳舞,有說有笑的樣子,他就是難以接受。

他要和彆的女人結婚了,她卻毫不在意,甚至還能笑著祝福他!

這讓他心裡不禁懷疑。

這些年,她是否有過半點真心,還是......全是逢場作戲?

他也以為自己可以毫不在乎地全身而退,但是現實卻跟他預料的完全相反,在意這段關係的人是他,他更在意陸笑笑!

“陸笑笑,這些年,你是否對我有過一絲真心?”

藺莫寒不甘心,幾乎是情不自禁地問了出來,咬牙切齒地問了出來!

陸笑笑盯著他:“藺少,你說過的,我隻是個暖床的工具,我們之間不談感情。”

“不談不代表冇有,我現在在問你,有冇有。”藺莫寒咬著牙,聲音格外的重。

陸笑笑紅唇動了動,想說什麼,但是,最後還是什麼都冇說。她隻是拉著藺莫寒的衣領,紅潤的唇在他耳邊柔聲道:“從、未。”

兩個字,一字一頓,簡單明瞭。

“你說什麼?”藺莫寒黑眸裡閃過一抹陰鷙。

陸笑笑雲淡風輕,神色堅定道:“藺少,你應該還記得我們是怎麼開始的,這些年一再糾纏的原因你也很清楚,我一開始是想利用你給我媽媽治病,後來是想利用你拿到資源,隻可惜,我媽還是走了,資源我也冇拿到多少。”

“所以呢?”藺莫寒目光如刀,磨了磨後槽牙。

“所以這些年,我有點替自己不值,還好,你就要結婚了,藺少,我提前祝你和閔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說完,陸笑笑就轉身下樓了。

藺莫寒僵在原地,看著她纖細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視線裡,過了幾秒纔回過神來。

他朝著陸笑笑的背影,沉聲問道:“冇有?不值?你完全可以說句假話敷衍我,可是,你冇有!你這麼說,就不怕惹怒我?”

陸笑笑腳步一頓,回眸淡然一笑,道:“如果藺少想聽敷衍的話,可以啊,藺少玉樹臨風,風流倜儻,是無數女人的夢中情人,我怎麼可能不心動,我確實動了真心,聽到你要跟閔小姐大婚將至,我很難過,也很羨慕,不過,如果這是你想要的,我會笑著成全你,祝福你,不會死纏爛打。”

陸笑笑眉眼帶笑說出這番話,明明是真心話,但是卻偽裝的格外虛假。

真心話也被她偽裝成了“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