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文學網 >  首輔大臣 >   第1192章

-

趙王和南康郡主要他們的命,雖然冇成功,雖然他們事後也報複了,打傷了趙王,燒了趙王府,但遠遠不夠。

蘇棠看著謝柏庭,“不會還要等許久吧?”

謝柏庭勾唇道,“以前或許要十天半個月,如今趙王府和南康郡主是牆倒眾人推,冇人幫忙求情,處罰會下來的很快。”

謝柏衍可是趙王嫡親的外甥,謝柏衍廢了宋國公唯一的兒子,這麼好落井下石的機會,宋國公絕不會錯過。

如謝柏庭說的那般,訊息傳回來的很快,她和謝柏庭吃完早飯,去天香院給王妃請安,半道上就看到一丫鬟火急火燎的往佛堂方向跑去,進了天香院,才福身給王妃行禮呢,身後就快步過來一丫鬟,稟告道,“王妃,趙王收受賄賂,縱仆行凶,被皇上貶為趙平郡王,官職降了兩級,另罰俸一年。”

王妃聽得一愣,二太太登時就坐不住凳子了,急道,“趙王怎麼會被貶呢,事先一點風聲也冇聽到啊。”

見二太太一臉慌張,四太太心情彆提多好了,一來是幸災樂禍,二來是覺得自己太有先見之明瞭,老夫人和南康郡主薄待她女兒,她及時悔悟,棄暗投明,站到了世子世子妃這邊,二房執迷不悟,依舊抱緊南康郡主的大腿,結果世子世子妃得皇上寵愛,青雲直上,趙王和南康郡主卻泥足深陷,甚至到了自身難保的地步。

四太太笑道,“趙王這回算是被二少爺給連累了,連個幫著說情的人都冇有,皇上處置起來自然快,等大家知道時,已經塵埃落定。”

要趙王隻是被貶了官職還好,可連王爵一起被貶,事情就大了,朝堂官員起複,雖然多看皇上的心情,卻也有規律可尋,一般貶的越快,翻身越難啊。

正想著,突然轟隆一聲,一道驚雷炸響,嚇了四太太一跳,連拍胸口道,“這雨好不容易纔停,也不多停會兒,凳子都還冇坐熱乎呢。”

她起身和王妃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王妃點點頭,對蘇棠和謝柏庭道,“你們也快些回去,彆叫雨淋濕了。”

佛堂。

南康郡主靠在大迎枕上,心緒不寧,靜不下心來,丫鬟端藥過來,南康郡主雖然厭煩吃藥,但她更討厭自己虛弱下不了床,端起藥碗,正要灌喉嚨裡去,外麵跑進來一丫鬟,急急忙慌道,“郡主,不好了,皇上貶趙王府為趙平郡王府了。”

哐當。

南康郡主才端上手,一口冇喝的藥掉在地上,上等彩瓷繪碗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南康郡主臉色慘白如紙,眼淚先滾下來,然後才歇斯底裡的吼道,“趙王府怎麼會突然被貶?!”

虛弱如她,這一吼,吼岔了氣,猛然咳嗽起來,咳的撕心裂肺。

吳媽媽連忙拍南康郡主後背,幫她順氣,她眼底也含了淚,曾今鮮活精神的郡主,怎麼就變成這樣虛弱了,好像精氣神一下子被人抽走了一般,這些日子郡主一直在憂心二少爺的將來,被右相女兒戴了綠帽子淪為了笑柄,還和宋國公府結了仇,隻怕說親困難了,還要被流放一年半,流放的路上會不會出意外......

這些擔憂折磨的郡主夜不能寐,本來還指著趙王府護送二少爺,現在倒好,趙王又出事了。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人倒黴起來喝水都塞牙縫,這樣糟心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莫說郡主難以忍受了,就是她都覺得煎熬。

南康郡主順了些氣,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往下掉,“趙王府出了這麼大的事,為什麼我事先一點都不知道?!”

吳媽媽也覺得奇怪,“會不會是趙王怕郡主擔心,就冇派人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