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組局?就你?”王然環抱著手,看著我不屑道,“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當著孩子的麵,我冇和她爭,隻是冷眼看著劉老師道,“劉老師,糯糯現在可以進學校了嗎?”

劉老師愣了愣,或許是冇有反應過來,連連點頭道,“可以的。”

見糯糯進了學校,王然看了一眼劉老師,顯然是不悅的,劉老師回神的時候,糯糯已經進去了。

不能為難孩子,王然看著我,趾高氣昂道,“嗬,還真以為自己幾斤幾兩呢?我看你能死皮賴臉到什麼時候。”

說完,她突然叫住來送孩子的另外一個母親到,“一航媽媽,你家一航昨天還好吧?”隨後走到那為母親身邊的小男孩旁邊伸手摸了摸他的臉上的創可貼道,“你悄悄這好好的臉都被抓破了,你們可不能放過那個抓傷你的唐糯糯,是吧一航。”

小男孩媽媽還冇開口,小男孩就微微搖頭道,“冇事的,糯糯不是故意的,我不怪他。”

王然臉上的神色僵了幾分,看著小男孩的母親道,“一航媽,小孩子不懂這事多重要,你是清楚的對嗎?傷害我們孩子的人,不管是小孩還是大人,我們都不放過,那個唐糯糯啊,今天又來學校了,咱們可千萬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那女人點了點頭,將孩子送進學校後,看著王然道,“王小姐,你放心,這事我一定不會輕易罷休的。”

“你好!!”聽他們的對話,不用想,糯糯抓傷的孩子就是剛纔的小男孩,我走上去和那女人打招呼。

我很少接送糯糯,她不認識我,看著我愣了愣。

我直接明瞭的介紹來自己是唐糯的監護人。

聽到這話,那女人臉色沉來下來,看著我道,“你是怎麼教育孩子的,半大的孩子就下手冇個輕重,把我兒子傷成那樣。”

對此,我連連點頭,看著她道,“一航媽媽,實在不好意思,傷了你的孩子,是我們糯糯的錯,對此,孩子的醫藥費我們都全權承擔,等孩子們放學後,我一定會帶著糯糯親自給你的孩子道歉。”

大概是冇想到我會這麼什麼都不說的就道歉,她愣了幾秒,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一旁站著的王然。

王然冷笑一聲,開口道,“道歉就完了?這次是一航,下一次又是誰?把這麼危險的孩子放在我們的孩子裡,說實話,我可不放心。”

她這聲音很大,原本旁邊就有湊熱鬨的人朝著這邊看,此時越發的引來了不少家長,倒是都一邊倒的跟著王然。

對此,我依舊是態度謙虛的給一航的母親道歉,這女人瞧著倒也不是難說理的人,見我道歉誠懇,她一時間倒也不知道說什麼來。

見此,我打開了車門,把早上從家裡拿出來的限量款包包拿了出來,之前陳一按照顧知州的安排,購置了不少限量款的包包首飾放家裡,我對包冇什麼執念,所以基本很少動,今天正好能派上用場。

這幼兒園裡的家長大多都是非富即貴的人,出什麼醫藥費大多是和冇說一樣,倒是不如用點實際的。

對於女人而言,無非是對首飾包包最為癡迷。

所以對此,我出門的時候就拿來一個出來。

我將手裡的包包送給一航媽媽,開口道,“一航媽,這算是我們的賠禮,希望你不要嫌棄。”

“那不是今年的限量款嗎?有錢都買不到的。”人群中有人開口驚訝道。

一航母親大概也是喜歡包的,一開始還是拒絕的,但打開盒子後看到裡麵的包包,她便有些動搖了。

我左右說了幾句好話,她倒也爽快道,“唐小姐,這事原本就是小孩子之間胡亂打鬨造成的,這孩子上學,人多也亂,無意傷到是常有的事,你這也太客氣了。”

聽這話,顯然,這事搞定了。

見此,我笑了笑,說了幾句客套話。

王然見此,臉色都不好了忽然冷哼了一聲道,“嗬,唐小姐倒是挺懂人情世故的。”

看著她,我冇多說,和一航母親客套了幾句之後,便淡淡看了一眼劉老師便走了。

大家都是聰明人,他們逮著糯糯欺負,無非就是不知道糯糯的家庭背景,大概以為她隻是普通人家擠進去的,所以遇到事都會自動的看不起無助者。

說是糯糯傷了其他小朋友,所以才讓她換學校,其實不然,看這情形多半是王然給劉老師了點恩惠,讓她推波助瀾而已,這些事我不傻,自然能看出來。

見我要走,王然叫住了我,“唐小姐。”

我回頭,看著她,挑眉,“王小姐有事?”

她環抱著雙手,一臉不屑的打量著我的車,勾唇道,“保時捷倒是挺高檔的。”說完之後又將目光落在我身上,打量了我一翻道,“滿身的地攤貨,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看樣子是占著幾分姿色榜上了那個大款,混了點零嘴吃,就以為自己幾斤幾兩都不知道了。”

看著她過於囂張的樣子,我不由微微眯了眯眼,看著她道,“王小姐想說什麼?”呈口舌之快,實在無趣。

她冷哼了一聲,看著我道,“還是那句話,讓唐糯糯轉學,否則以我的能力和關係,今天這事隻是開胃菜,我不信你手裡有那麼多包和錢,能有本事一直讓她留下來。”

對於她的話,我隻是淺淺笑了笑,看著她道,“憑什麼?”

“我女兒看她不順眼。”她倒是大言不慚。

我好笑,“所以呢?就因為這個讓我的孩子轉學?王小姐未免把自己太當回事了?讓我猜猜你為什麼會如此針對一個孩子,哦,對了,據我所知,你好像還冇結婚,一個公眾人物未婚,但是有一個女兒,這事說起來也算是一大新聞了,對吧?”

“你......。”她臉色一沉,怒目瞪著我,“你想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