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道無極此話一出,偌大的踏天星域,在這個時候,可均是忍不住一陣齊齊深處涼氣的聲音。十年前天葬山驚現段氏傳人的訊息,在十年前,幾乎就已經傳遍了整個踏天星域,但那樣的場麵,對於踏天星域絕大多數人來講,卻是一件無比虛無縹緲的事情,畢竟,萬古段氏,不朽世家,對於踏天星域絕大多數人來講,已經

無恥無比渺遠的事情了。

但讓他們完全冇想到的是的,此刻的段氏傳人,那就站在他們麵前,而且,還是得到了道無極的承認的。

這意味著什麼?

眼前的段浪,的確是段氏傳人。而道無極此刻在說出這番話後,他整個人的心思,也是格外複雜了起來。道無極雖然從此前的戰鬥中,就已經判斷出段浪的身份不凡,但不管怎麼說,道無極怎

麼也冇想到,段浪竟然是段氏傳人。若是如此的話,他道無極想要將段浪如何,那就不得不慎重了。

“所以呢?”段浪若無其事地問道。“若是我們冇有此前的紛爭,或許,咱們之間,還是可以化乾戈為玉帛的。”道無極說道,“但是現在嘛,我們可是已經達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所以,即便你是

來自萬古段氏,不朽世家,你的命,我道無極也必須收了。”

“你敢嗎?”段浪威脅道。

“的確是有些不敢。”

道無極如實說道。“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現在的段氏,對於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人來講,已經是傳說中的存在了,但即便是如此,那也並不代表著,段氏就徹底冇有自己的底蘊,

現在的踏天宗雖然強大,但是在段氏這樣的古老世家麵前,簡直是螻蟻一般,不堪一擊。”“但是,有一點你可彆忘了,這裡是踏天星域,踏天星域因為其特速的規則個構造,老朽可以抹掉進入這片星域的任何人的痕跡,隻要老朽現在將你碾壓了,再將

你的痕跡抹掉,即便是萬古段氏,也並一定能夠發現。”

“再說了,即便是發現了,那又如何?我踏天宗能夠發展到今天這個程度,若是冇有一點兒底蘊的話,你覺得可能嗎?”

“隻怕是你已經冇有那個機會了。”段浪壓根冇有將道無極的威脅當成一回事,聲音冰冷地說道。“若是彆人,肯定的確冇有機會,但你可彆忘了,我是這片星域的主宰,是天道存在,完全可以調動整片星域的力量,來對付你,即便是你有著段氏血脈,天賦異稟,強悍異常,我就不相信,你能夠憑藉一己之力,硬抗整片星域的能量……”道無極說著,

雙手迅速在自己身前合適,但見一道巨大的能量球,瞬間在道無極的身前形成,來自整片星域的恐怖能量,幾乎在彈指席間,直接從四麵八方,一一朝著能量球彙聚而來,那能量球越來越大,裡麵的能量越聚越多,幾乎隨時隨地,都可能爆炸,而一旦爆炸,究竟具備著多麼恐怖駭然的能量,隻要不是一個癡呆傻,可都是完全能夠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