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踏天星域的曆史,依舊不可能改寫。”

“雖然說,這麼多年以來,段浪是踏天星域,最為接近改寫踏天宗曆史的人,但不得不說,踏天宗的曆史,尤其是那麼好改變的呢?”

“不得不說,段浪在如此年紀,能夠憑藉一己之力,將道無極前輩逼迫到現在這樣的程度,即便是終究不能夠改寫踏天宗的曆史,但他也是絕對強悍的存在了。”

……

此時此刻,

但凡見此一幕的人,無不唏噓感慨,議論紛紛。“道無極前輩使出全力的一擊,在這個世界上,怕是幾乎冇有幾個人能夠躲過……”李姿渝見到眼前這樣的場麵,整個人可是瞬間麵色煞白,心如死灰,壓根來不及多想,連忙對段浪說道,“段浪,道無極前輩,實在是太強了,現在的你,壓根就不是他的對手,雖然我不清楚,你跟踏天宗,亦或者是道無極前輩有著怎樣的

恩怨,但是我不得不告訴你,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憑藉你在修行一途的天賦,想要報仇雪恨的話,那對於你來講,也隻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趕緊走……”李姿渝現在,已經根本顧及不了那麼多了。即便是李姿渝十分清楚,自己在說出這番話後,自己和踏天宗,已經徹底背道而馳,即便是段浪現在能夠順利離開,

踏天宗也肯定不可能饒恕她,但這對於李姿渝來講,卻已經是一件十足的無關緊要的事情了。

段浪,對於她來講,實在是太重要了。

隻要段浪能夠活下來,這對於李姿渝來講,就是最大的滿足。“區區一個道無極而已,即便是他施展出至剛至強的一擊,對於我而言,也是完全不值一提呢。”段浪淡淡回答。李姿渝剛纔來到這裡時,段浪實際上就已經注意

到了,李姿渝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對段浪說出這樣一番話來,這對於段浪來講,的確也是一件比較意外的事情。不過,段浪剛纔那番話,也並不是信口雌黃,胡說八道。現在的段浪,還的確壓根冇有必要將道無極當成一回事。否則的話,段浪也就完全冇有必要,單槍匹馬

來到踏天星域,並且毫不猶豫地跟踏天宗為敵了。

“可是……”李姿渝可的確冇想到,自己剛纔,對段浪都已經提示到那個程度上了,可段浪對於自己的提示,卻壓根冇有當成一回事。

他是真的有戰勝道無極的實力嗎?

可是,這又怎麼可能?

道無極修行多少歲月?

段浪又才修行多少歲月?

“放心吧,區區一個道無極而已,還冇有資格當我段浪當成一回事。”段浪故作輕鬆地說道。“找死。”道無極聽到段浪的話,麵色本身就已經有些難看的他,在這個時候,可是已經難看到了極點,怒斥一聲,身前能量球,直接毫不猶豫地朝著段浪推將而來,但見那巨大的能量球,通體瀰漫著毀天滅地的能量,直接將段浪整個人徹底籠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