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末文回身,便見厲上南站在門口,正抬手解開大衣釦子,顯然是剛從外麵回來趕到這裡來的。

“末文剛纔的話,”羅君又問,“你聽見了嗎?”

厲上南瞥了眼蹲在床邊的女人,朝她輕闔了下雙眼,“聽見了。”

“那你趕緊發個申明否認結婚的事,”羅君說道,“給末文正名,洗掉那個不光彩的標簽。”

厲上南把大衣遞給候在一側的阿姨,“媽,結婚證怎麼否認?”

“那你趕緊辦理離婚,”羅君搭著安末文的手坐起來,“你總不能這樣委屈末文!”

“羅姨,這些事以後再說。”安末文趕緊幫她順氣,“你彆氣,這樣太傷身體了。”

羅君瞪著厲上南,“你就一點都不心疼你心愛的女人嘛?”

“少爺,您坐!”阿姨搬來椅子放在厲上南身側。

厲上南朝她道謝,隨即坐在床的另一側,“太太的身體,劉醫生怎麼說?”

“氣急攻心,需要靜養。”阿姨回道,“配了七天的中藥調理心氣。”

厲上南嗯了聲,“好好照顧太太!”

“是!”阿姨恭敬地應下。

羅君瞥了眼身側異常溫順的人,“昨晚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找了那種女人?”

“喝醉了,”厲上南長指按著眉心,“後麵的事就不受控製了。”

羅君手指點著他說落,“你讓我說你什麼好?你要女人,撥個電話給末文,她還不讓你碰?找那種下三濫的貨色,你都不嫌臟。”

“你好好養著,”厲上南起身,“彆動氣了。”

羅君上火,“你看看,我還不能說了?”

“照顧好太太!”厲上南叮囑了聲阿姨,便走出臥室。

羅君滿是怒火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我現在真是管不了他了。”

站在梧桐苑門口,厲上南雙手叉腰重重地歎了口氣。

“上南!”安末文急沖沖跑出來。

厲上南側身看過去,“什麼事?”

“羅姨的話,你彆放在心上。”安末文走近,雙手穿過他的腰身靠在他身前,“我知道你最近壓力大,昨晚的事,我不怪你!”

厲上南凝眉看著她的發頂,眼底閃過一絲不可思議,“你真的不介意?”

“不介意!”安末文抱著他的腰身,仰著目光看他,“我隻要知道你心裡愛的是我就夠了。”

厲上南低著頭,探究的目光看見她溢滿情誼的瞳孔,“你確定?”

“我也會難過,”安末文睫毛一垂,眼淚就掉下來,“但隻要你高興,我沒關係的。”

夏音站在路口,冷眼看著相擁在一起的兩人。

旁邊,馮管家提著眼簾看她一眼,見她麵色平靜,並無半點發怒的跡象,“少夫人,這是安小姐先動的手。”

“你家少爺很享受!”夏音睨他一眼。

馮管家看了眼厲上南的背影,“你真瞭解少爺,光看背影就能知道他的心情。”

夏音:……

“夏小姐!馮管家!”安末文挽著厲上南的胳膊朝兩人走來。

夏音瞥了眼厲上南淡漠的臉,朝她緩緩展開一抹非常友善的笑容,“厲總昨晚給媚色裡的性感女郎送溫暖,現在又來給安小姐送溫暖啊!”

見她眼角一勾,厲上南就知道她要使壞。

果然,這話……真難聽!-